一盆南瓜湯

LM228-18

 

娘走上高店子的山嶺上往下看,黃的青的綠的,大的小的老的,南瓜一坡一地都是。南瓜黃,南瓜就成熟了。南瓜成熟,家裡的日子就有希望了。

南瓜好呀。白水南瓜湯,南瓜燉綠豆,南瓜蒸飯,那都是好吃的味道。南瓜絲炒青辣椒,南瓜炒肉片,南瓜炒腰片,這些就是好菜了。那年月,南瓜真要能和肉打上交道,不是逢年過節,就是家裡有客進門。平常的日子,上頓接下頓的,就只有南瓜湯上桌。南瓜湯也不錯。南瓜成熟的時候,正是鄉下青黃不接的季節。家里米桶經常空空的敲得咚咚響,有南瓜湯填飽肚皮,那也是快樂的。

娘有一手做南瓜湯的好手藝。南瓜湯看起簡單,那也是要考手藝的,否則,做出來不好下嘴。南瓜要選成熟了的老南瓜。選老南瓜也是經驗活兒。把南瓜抱起來,用手輕輕敲,有空聲響,那就是好南瓜,做出來的湯味道就好。娘在屋角里把那些老南瓜翻來覆去地抱起,輕輕敲幾下又放下,然後分門別類的擺好。能做南瓜湯的放在一邊,能做炒南瓜的又放一堆,其它壞了的就直接抱去砍了餵豬餵牲口。娘選好了南瓜,刨去皮,再泡上半碗綠豆。娘最拿手的就是南瓜綠豆湯。溫水下南瓜,開水下綠豆,這是一個火候問題。如果沒掌握好火候,南瓜湯不甜,綠豆煮不爛,那一鍋南瓜綠豆湯就不是好味道了。娘做出來的南瓜綠豆湯,不放糖都是甜的,喝起來爽口。

南瓜湯好啊。肚皮餓得嘰哩咕嘟叫,一盆南瓜湯上桌,幾碗南瓜湯下去,肚皮撐起,飽了。人過日子,最怕的就是肚皮不能飽。肚皮都吃不飽,那還叫什麼日子呢。家裡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桌人。娘有一句口頭語,飯不夠吃,瓜瓜菜菜總要想辦法讓你們吃飯。瓜瓜菜菜能吃飽也是好日子。鄰居隔壁劉老二家,他娘是英雄媽媽,男男女女生了九個娃,成活了七個。那日子就難了。不要說南瓜湯了,就是白水菜葉子湯頓頓都吃得乾乾淨淨一滴不留,娃兒大小的還是吃不飽。還沒到飯點呢,幾個娃兒就餓得哇哇哭,鬧得大人心煩。有南瓜湯吃飽,那是娘勤快的結果。有南瓜綠豆湯,那就更不錯了,喝在嘴裡,甜滋滋的,舒服。一盆南瓜綠豆湯上桌,一家人的日子就過得去了。

LM228-19

南瓜是個好東西。每年開春的日子,娘都會種上幾坡南瓜。門前小溪里的桃花水剛漲,娘就從窗台上那個小竹簍裡把一包一包的南瓜種籽取出來。娘在門前曬壩邊,一個一個地捏好糞球,再一粒一料地壓入南瓜籽。糞球育苗好啊,南瓜秧長得又粗又壯。等南瓜秧長到一尺左右,娘一挑一挑地挑上高店子的山樑上,一窩一窩地栽上。春天的早晨,太陽剛從東山上露頭的時候,走在高店子的嶺上,靜下來,能聽見南瓜秧拔節的聲音,那是多麼美妙的音樂。有南瓜,一家人的日子就好過了。娘細心地照看著南瓜苗,澆水,施肥,除草,打藥。南瓜苗在娘的眼裡,就像照看自己的娃一樣。南瓜苗長成南瓜藤,南瓜藤變長變粗,南瓜藤結上南瓜。每一步,都是娘用汗水和心澆灌出來的。

從高店子去三江口的路上,娘說,娃呀,再努一把力,趕緊走,早點到,說不定今天的南瓜又能賣個好價錢。南瓜除了做成南瓜湯填飽一家人的肚子,還是家裡的重要經濟來源。一挑一背的南瓜弄去三江口的場上,那就能變成白花花藍花花黃花花的票子。從南瓜變成票子,那心情,談起就讓人滿意。聽了娘的話,我的腳步明顯輕快了許多。南瓜賣了好價錢,說不定娘一高興,還能招待自己去三江口場口上劉二娘的豆花館吃一回豆花飯,要是再上一盤涼拌豬頭肉,那就是神仙般的日子了。這些,也只是神仙般的想像。娘說,有好東西,不能自己單獨吃,一家人坐在一張桌邊,大家一起吃,又熱鬧又高興,那才是一家人過的日子。

三江口是大山里方圓二三十里地界僅有的一個場鎮。早些年,三江口是個行政鄉,後來撤鄉並鎮被撤銷了,就只留下一個場鎮。那場鎮仍然熱鬧。三江口逢農曆三六九趕鄉場,來來往往的人多得很。畢竟地處出山進山的水陸要道上,人氣一直旺盛。有人氣,南瓜就好賣。一挑一背的南瓜擺在市場上,有一個一個買的,有一背一背買的。要是遇到做生意的菜販子,價錢說得滿意,一轉眼全都給你買了。

娘果然下了決心,要給一家子人改善生活。賣了南瓜,娘領著我直接去了肉市場。娘一狠心,割了五斤肉。娘說,娃啊,今天回家不吃南瓜湯了,吃頓肉。那肉好啊,看著就安逸,大肥肉,油氣足,吃起來肯定夠勁兒。那年頭,哪個不想吃幾塊肥肉。家裡的油壇子早就洗乾淨了,娘用開水燙了好幾次。燙出來的油湯煮南瓜,都被我們幾個搶著吃了個碗底子朝天。有肉吃,當然心裡跟撿了票子一樣美滋滋的。從三江口回家的路上,我一直緊緊地提著肉。娘說想給我換過手。我給娘說,不累,有的是力氣。娘走上前,摸了摸我的頭,說了句,你這個娃,想吃肉都想瘋了吧。我看見娘話音剛落,眼圈里紅紅的。

後來好多時候,我一直把娘、南瓜和娘那雙紅紅的眼圈聯繫在一起,無法割捨。這些的那些,在城市的夜晚那些難於入睡的時光,總是讓人翻來覆去地睡不著。時間和長江流水拍打著這座川南小城。就在小城山的那邊,老家就在那個小小的山村。那裡的南瓜依然年年成熟,青的綠的黃的南瓜,家家戶戶門前都堆著放著。南瓜早就不是一日三餐桌上的重要角色,只是那些曾經的味道還是讓自己難於忘懷。自己還是經常想著,一盆南瓜湯,隔三差五能吃上一回。

時間是最好的漂白濟,但總有一些是抹不去的。人啊,有回憶就好。走過的,都是生活。

一盆南瓜湯,一種歲月之上留存的味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