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順流又逆流,長江三峽遊

暑期時,朋友們都紛紛離開成都旅遊去,只剩下我一人,又知道長江三峽很快便要動工程築水灞,以後要看天然的三峽便不容易了,於是決定自己一人獨遊三峽。

在一位女醫生朋友安排下,我獨個兒坐車從成都到重慶市坐遊船去!

重慶是一個山城,坡多坡陡,很多土生土長的重慶人是不騎自行車的,因不僅爬坡上坎累死人,連功率不夠的摩托車都很難爬上坡。重慶別名火城,是非常炎熱和潮濕,我在賓館休息一整天,就好像坐在火爐上,熱得要命;在房間裡,一邊吹著風扇,還是汗如雨下,熱不可耐;洗個冷水浴後還是汗流浹背,所以對重慶印像不太好。

LM228-13

 

 

順流下游 — 驟降室友

下午朋友帶我到碼頭找尋往長江三峽遊輪優惠,那裡有很多遊輪公司,都出奇制勝爭生意。最後我們找了一條新船的處女航;因為天氣太熱,我選了有空調的雙人房,這個長江三峽遊輪套票是包括從重慶到宜昌市的兩日兩夜船程,加“宜昌一日遊” ,所以只買了單程票。 (註1 )

「註1:原來「郵輪」和「遊輪」是完全兩種不同的水上旅遊,郵輪是海輪,航行海上,有美食和文娛供應;遊輪或遊輪是河輪,河上航行,規型較小,噸位在千噸級別,而郵輪則是以萬噸起步。國內遊輪在97年是剛開始的新嚐試,沒有餐食供應,船上分四個艙等,有6人間, 4人間和2人間,特等為大牀間,只有特等和2人間有空調,所以費用較高」。

當時大概是黃昏五點多,朋友陪我上船到房間,那雙人房有兩張小小的木牀,中間是一條很窄的通道,只能讓一人走過,沒有私人洗手間,要到外面公共廁所(只供雙人房專用)。

因為是單人租住雙人艙房,我好奇問朋友船公司會否安排一個女同房,她說應該會吧,若來的是個男生,我可以找導遊換人,若沒有同房,我便可以獨佔這個雙人房了!她又說有空調的雙人房收費比較昂貴,不是一般本地人可以負擔得起;若然來個男士,能夠住空調房的,一定是有教養的,應該沒有問題吧!聽後我仍然擔憂,若是來了個男士怎麼辦? (我知道在中國住旅館都可租床位的,是男跟男,女跟女一間房,但遊輪有這種安排嗎?)

遊輪在晚上七點才啟航,我獨自在房裡呆坐,頻頻看手錶,希望沒有人進來,那我可以獨佔房間,多好啊!在6:54 p.m. 我還慶幸不會有人來之際,想不到一分鐘後卻進來了兩個大漢,我的心馬上沉下來,怎辦?我有個男室友啊!

他們兩個一肥一瘦,瘦的像本地人,胖的較斯文,像個有教養的人。小胖子大概30出頭,和我打了個招呼,放下一些行李,便跟他的同伴離開房間。他們很晚才回來,瘦的離開了,小胖子留下來。閒談中才知道他「小郝是北京人,念工商管理,被一間在德州休斯敦的美國公司聘請,做產品銷售主任,穿梭中美兩國間;因我曾在美國德州念書,大家便有了共同話題!

他星期一要到重慶開會,趁著週末暢遊長江三峽,跟他一齊來的是重慶公司派來的職員!因為「小郝常常出差,為了解悶,所以隨身攜帶影碟機(註2),我們還一起看了兩齣外國電影呢!夜深了,我們也累了,大家都睡覺去,謝謝上主的保守帶領,相安無事!第二天大清早他便離開房間,找他的朋友去!我又“獨行俠獨遊長江了”。

LM228-14

「註2:影碟機在1997年剛在北美流行,但在中國流行已久,當他拿出影碟機時,我好像劉姥姥入大觀園,又如大鄉裡出城,是第一次見到影碟機,覺得很好奇」。

我們的船經過萬縣、豐都鬼城、石寶寨塔樓、白帝城和三峽等地。三峽是瞿塘峽,西陵峽和巫峽。我們的船還停留在三峽的一個小城鎮,然後再坐小船漫遊秭歸的小三峽,觀峽內飛瀑清泉,有懸棺和古棧道。那天風光明媚,沿途都看到不同石頭的奇形怪狀,有些還有特別名稱,真的是狀如其名,唯肖唯妙。偶爾仰頭一望,也可以看見懸棺,真的驚訝當時的人如何將棺木放在懸崖峭壁上,這種奇景已被列在古代世界奇觀之一!

每次下船上岸時,沿路總有很多小地攤,售賣一些地方特色產品,因為不懂講價,只是拍照作紀念。

兩天都是走馬看花,因天氣實在太炎熱了,每次上船後便馬上回到空調房享受冷氣,都沒有到船上甲板逛逛,看看長江的雄偉和周遭的美景。後來知道第二天一早便到達宜昌要離船上岸,才在甲板上溜了整個下午,拍了些夕陽和江上景色作為留念。船兒在午夜時到達葛州垻水閘,但船大閘小,船身總是碰到石壩邊,發出巨響,驚險百出。

第二天清早遊輪抵達目的地宜昌,我的同房很早就離船,對我又是另一個歷險記的開始!

逆流上游 — 友情何求

船到岸時,乘客都紛紛離船,我卻安靜坐在房間,等候領隊通知去參加宜昌市一日遊,接著他會安排我去張家界遊玩事宜。怎知在房中等候很久都沒人來,對面房間住的一對從重慶來的年青母子,見我遲遲沒有離開,好奇來問我原因,我說等待領隊來接我,她說所有人都走了,我聽後愕然,因為人地生疏,有被出賣的感覺,後來知道他們倆也是參加宜昌一日遊,所以我們便結伴上岸。她告訴我那些領隊都是年輕小伙子,沒有責任心,為了自己快活,不管客人死活。

LM228-15

上岸後,我們走到一個用帳幕搭成的臨時旅行社找那些領隊,但他們早已逃之夭夭,不知所踪。查詢遊張家界的價目表,發現他們就地起價,三天兩夜短程的價錢太貴,我們決定不去張家界,遊畢宜昌後便再坐船回重慶去。

宜昌回重慶是逆流,所以要多花一天的時間,即三天兩夜,逆流而上沒有很多乘客,主要是用來載貨,因多數人都會坐飛機或火車回家去,所以回程的船上比較安靜,中途也有幾個下貨站,我們都可以上岸走走。

這次跟“重慶母子”同遊,我們是住在三等艙的四人房間,有一陌生男人與我們同房,我們都戰戰兢兢地不敢熟睡,恐怕會被劫財劫色呢!幸好,一夜平安。到達重慶後,我們一同吃了一頓很有風味的石鍋餐,後來他們母子還送我到車站坐公車回成都去。

這次長江三峽遊,不但經歷船的順流逆流,也體會到人生的順流逆流。每一個在我身旁刷身而過的人,不論是室友、導遊、旅行社職員、重慶母子或朋友的朋友等,與他們的接觸,都給了我新的體驗和學習。雖然如此,一直自責自己當日的愚昧無知,不懂得先查看遊輪的運作和設備,不懂得去查問導遊的安排,以致發生不必要的狼狽和驚恐,也衷心謝謝重慶兩母子在逆境中的照顧。

感謝上主的保守,讓我在這個長江遊平安渡過,在這些新的經歷中,令我想起「臨江仙」的幾句話,「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在這次長江經歷中,想到遇見的不同人物,在日後懷舊時,一切都只會在笑談中輕輕走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