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時代,脫離電子產品的捆綁

LM228-01安息的靈魂會改變你對每件事的態度。

台上,幾個穿著亮色服裝的喇嘛在誦經。台下,一群西裝革履高跟鞋的矽谷大咖(大角色,精英) 正襟危坐、洗耳恭聽——這發生在2019年“智慧2.0高峰會議”(Wisdom 2.0 Summit)的現場。

 

邊制毒,邊排毒

“智慧2.0”是2009年由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eBay、谷歌、微軟、思科等美國IT公司高管和頂級技術大腕聯合創辦的一個業界會議,其後每年都有一次聚會,主題是在這個電子產品讓人匆忙浮躁、分心走神的數字時代,如何進行“數字排毒”,讓人能夠脫離電子產品的捆綁,求得心靈的平靜。

我不知道你是否覺得這很諷刺。要知道這些業界大咖(大角色,精英) 平時設計、創造的產品,很多都是以吸引人多花時間在上面,甚至欲罷不能、上癮成癖為目的的。他們開完這樣的會以後,回到公司繼續研發那些讓你我心煩意亂、走神分心的apps ( 應用程式)。

這令人感覺他們幾乎是一邊“制毒”,一邊“排毒”。顯然,他們知道自己也會“中毒”,也有不能免於被電子產品影響、無法集中精神的煩惱。他們也意識到,雖然人們使用這些電子產品的初衷,是希望它們使生活更加便捷省心,增加幸福感,但這些產品反而讓他們的生活更加忙碌,工作效率降低。他們做的大數據跟踪也表明,一個人用這些產品越多,在上面花的時間越多,就越不快樂。

這些IT精英們似乎相信,他們可以通過冥想、靜坐、培養“正念”(mindfulness)等,在東方神秘主義裡面找到所需要的智慧,來克服電子產品的煩擾。我不知道這樣的修身養性對他們有多大幫助。但除了這些帶有宗教色彩的解決方法,一些矽谷精英平時也有一些更實際的操練,採取諸如“數字安息日”(Digital Sabbath)和“社交網絡禁食”(social media fasting)的方法來操練節制,克服對電子產品的依賴。

社交網絡禁食

LM228-0

我自己也是這些電子產品的用戶,也時常被它們煩擾和分心。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我希望自己養成每天早上靈修的習慣,希望在一天的工作和生活之前先讀經禱告,與上帝親近。跟很多E時代的基督徒一樣,我的手機上也裝了聖經軟件。因為要跟小組的弟兄姐妹共享一個讀經計劃,我需要先到微信群裡去看當天要讀的聖經章節。但當我進了微信後,時常會被一些貌似需要盡快處理的事情分神,不知不覺在裡面晃了二三十分鐘,才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還沒有讀經禱告,心裡一陣愧疚……

諸如此類的走神和浪費時間的“閒逛”常常很難避免,這讓我意識到自己有被電子產品轄制、捆綁的輕微“上癮”症狀。所以,我也嘗試過諸如“數字安息日”和“社交網絡禁食”的自律方法。按照我的體驗,從實際效果來說,我覺得這類做法是有幫助的。

有一次,我嘗試了一個月的“社交網絡禁食”,我算了一下,單單是微信,就起碼少看了幾十個小時。節省下來的時間,不但幫助自己在讀經、禱告和工作上更集中精力,做優先次序更高的事情,而且也讓我有平時難得的時間,做一些更有益於家庭、婚姻和自我提高的事情(如寫文章、讀紙書、跟妻子一起散步)。

更美好的是,這樣的自我節制讓自己體會到一點點脫離電子產品捆綁、得到自由釋放的甜頭;嚐過一點主恩的滋味,對自己戰勝捆綁的信心也是一種鼓勵。我平時也會努力堅持做一些實際的操練,養成好的使用電子產品的習慣,比如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不是去拿手機或平板來看,而是先禱告、讀紙質的聖經;晚上睡覺之前把所有的電子設備留在臥室之外,免得受到誘惑……

禁食與安息日

同時,我也清楚地知道,若要真正能擺脫電子產品的轄制,需要的不僅僅是實踐性的方法和竅門。因為我們要面對的,是人性裡面缺乏節制和自律的弱點,其實也就是聖經所說的人的罪性的一部分。 “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參《哥林多前書》9:27)當然一定是很難的。我們真地需要上帝的恩典,依靠聖靈的能力,才能勝過忙碌而無為、沒有節制和自律的E時代“流行病”。

有意思的是,矽谷大咖(大角色,精英)們藉用的“禁食”和“安息日”這樣的說法,也是來源於聖經的詞彙。

今天,很多人可能因為健康的原因,偶爾禁食或節制飲食。但在聖經裡,禁食是敬畏上帝的人為了專心禱告而做的一種屬靈操練。所以禁食是跟禱告聯繫在一起的。禱告也是基督徒靈修的基本方式之一。基督徒的個人禱告,不同於東方神秘主義放空意識的冥想,而是跟上帝交談、溝通:一方面我們向上帝傾心吐意,讚美他、敬拜他、向他認罪悔改、把他人和自己的需要帶到上帝面前,求上帝按照他自己的旨意帶領、看顧;另一方面我們在上帝面前側耳聆聽,等候上帝向我們說話。

禱告是單獨花時間跟上帝在一起,讓我們的心成為安靜的居所,能夠享受上帝的同在,從上帝那裡支取力量,包括克服沒有節制的軟弱的能力。禁食禱告也是印證耶穌所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參《馬太福音》4:4)

所以,我相信,社交網絡禁食不但能幫助基督徒擺脫電子產品apps的轄制,享受自由,也應該能幫助我們更專心地與上帝親近,更加認識上帝,經歷聖靈讓我們從罪性和軟弱中釋放出來的大能,“脫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以至於能夠真正地實踐出節制與自律,“與上帝的性情有分”(參《彼得後書》1:3-4)。

“安息日”同樣具有屬靈的含義。基督徒守“安息日”最重要的兩個意義,一是把禮拜天專門分別出來敬拜上帝,記念耶穌基督的複活;二是安息日也是上帝在創造之初就設立,給人暫停工作、休養生息、享受安息的日子。安息日的背後,是上帝對人的憐憫和關愛。聖經教導基督徒:“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參《以賽亞書》30:15)古代神學家奧古斯丁曾說:“除非我們的心在上帝里面得著安息,否則它們永遠浮躁不安。”

LM228-03

脫離捆綁的救贖

E時代的我們終日忙碌、疲於奔命,同時心氣浮躁、不得安寧,電子產品其實只是讓我們靈魂疾病的症狀更加明顯凸出。現代人的匆忙,其實是心靈空虛的表現。我們在上帝之外尋求價值與意義,最後終將在追尋中迷失。我們拼命用工作的成就和電子產品的娛樂來填補內心的空虛,但這些外在的受造之物無法真正滿足我們心靈的飢渴。那些矽谷大咖(大角色,精英)即使能用自己的自製力克服電子產品之毒,很可能仍然會受工作的捆綁,心靈仍然不得安息。

要真正解決我們心靈的問題,我們需要歸回上帝的救贖,學習、操練在基督裡面得到真正的安息。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到他面前“得安息”,因為他“柔和謙卑”,他的“擔子是輕省的”(參《馬太福音》11:28-30)。

凱勒牧師說,當我們把工作當成實現自我價值甚至自我救贖的途徑時,工作就成為我們的“偶像”,我們就成為工作的奴隸。 “但如果我們的內心得享福音的安息,不再靠工作去賺取救恩,就能體會到注入身體中的源源不斷的新鮮活力,賜予我們力量,重燃我們的熱情。”安息日的安息,是上帝“創造的慶祝”,是基督徒脫離罪的捆綁的“自由的宣言”,也是一種依靠上帝的“信任的行為”,提醒我們世界運轉、我們養家糊口、在工作中取得成果甚至脫離電子產品的捆綁,都不是靠我們自己的努力和能力,而是在上帝的主權、護理與恩典之下。

美國基督徒作家虔克(Brenda Jank)說:“科技的進展剝奪了我們的安息,致使信徒成為匆忙生活方式下的犧牲品。培育安靜和安息的恩賜,會使我們大力活出基督要賜給所有信徒的豐盛生命。安息的靈魂會改變你對每件事的態度──不管是對你的目標和樂趣,或是所面對的壓力和麻煩,你的看法不再一樣。”

在這個E時代,我們如何能脫離電子產品的捆綁?你不妨也有一些實際的操練,養成好的使用習慣,或者試試“電子產品apps禁食”和“數字安息日”。但請別忘了,真正擺脫忙碌、分心、無節制之罪的捆綁,需要我們依靠上帝的恩典和能力。

參考資料:

【1】“建造教會領袖”系列培訓資料之《忙碌教會領袖的屬靈操練》,https://member.buildingchinesechurchleaders.org/

【2】《工作的意義》,Timothy Keller、Katherine L.Alsdorf著,潘喬、李怡棉譯。上海三聯,2016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