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中經歷主耶穌

LM230_20

──急性膽囊炎發作手術經歷

2020年3月31日週二清晨約4點半鐘我的腹部劇烈疼痛,難忍,我大聲呼求主耶穌救我,不停地禱告,堅持到早上起床時間,女兒讓我服用兩粒止痛藥NUROFEN,服用後似乎穩定一些疼痛,但腹部及至腰部仍然難受。

大約四周前腹部有過類似疼痛,但是半天多的時間就好了,這次疼痛強烈很多,心裡想也會像上次一樣過去的,我不知道怎樣形容這樣的痛,想到可能是胃痙攣,後來電話諮詢表侄女Dr Ying,也是我的家庭醫生,她根據我所形容的部位,估計是腸痙攣,並給我開了舒緩腸痙攣的藥Buscopan,我吃了Buscopan後好像有些緩解,但無質的改變,腹部還是難受;第二天週三早晨我又致電Dr Ying, Dr Ying 讓我去她的診所,並聯繫好附近的醫學影像中心做CT​​拍片檢查,檢查報告出來,醫生說我是急性膽囊炎,並囑咐我拿著報告,馬上去醫院。我意識到事態有點嚴重,但不知道有多嚴重。

Bri xuandaohui

週三下午先生帶我來到RPA醫院急診處,可能是疫情特殊時期,急診處等候的人不像往常那麼多,很快在急診處有醫生來看我,給我掛上了1000毫升的生理鹽水,對我說:因為現在是疫情階段,不採取馬上手術,先控制你的炎症,等疫情緩和,一個月後再做手術。我也接受了這個方案,心裡在想,最好是避免手術,手術就是摘除膽囊,人的器官都是上帝所造的,沒有一樣是沒有作用的,缺哪一樣都不好。

稍後來了另一個醫生跟我談明天手術的事,我有點驚訝,難道醫生之間沒有溝通嗎?到底會對我進行怎樣的治療?急疹處護士說病房己準備好,會有人來接我,當一袋1000毫升的鹽水掛完後又給我掛上了第二袋,並告知我的血壓低,後來總算被推進了病房,肝膽科的主任醫生Dr Crawford 和他的醫生團隊來看我,告訴我明天早上手術,因為我膽囊發炎非常嚴重、膽囊己很腫脹,Dr Crawford語氣的肯定和他專業的權威,使我沒有反對或疑惑的力量,我同意了明早手術。

那夜護士一直給我掛鹽水,為了升高我的血壓,掛了三袋1000毫升鹽水後血壓最終升到90以上,看到因為掛了太多鹽水我的手指已經好像胡蘿蔔一樣,早上護士就讓我準備好等待手術室來人接我,下午1點多有人來接我了,我在移動的病床上開始禱告:阿爸父神,創造天地、宇宙萬物的大主宰,祢是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獨一真神;感謝祢在我們犯罪、抵擋祢、不認識祢的時候,就差派祢的愛子主耶穌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主耶穌的救恩變得如此真切,我彷彿看見遍體鱗傷的主耶穌被掛在十字架上,受盡痛苦折磨、受盡羞辱,祂對我的愛如此真實,我的眼淚嘩嘩地流淌,不是因為自己的疼痛或是害怕手術的危害,而是我的心被主耶穌的愛和恩典所觸摸;在眼淚歡暢的流淌中,我第一次如此真實地經歷主耶穌的同在,“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詩篇23:4)

Central Baptist

在愛中我被聖靈感動,我向神認罪悔改,我沒有以基督的心為心,愛人如己;我要去愛那位我認為傷害我的同工,因為這是主要我做的,我願意降服祂,不再堅持自己的思想和意志,完全地降服在十字架上為我流血捨身的主;我的眼淚歡暢地流淌、心靈舒暢、靈裡被釋放,在神的愛與恩典中我被重生,我看見為我受苦的主,突然更深刻地明白我人生的目的和意義:不是只為了今生有平安、有喜樂,蒙祝福,乃是主要我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隨祂!

週四下午1:30打了麻藥以後,一直到我醒來己是下午5點,我被推回了病房,肚子上多了三個洞眼貼著膠布,還有一條管子插在腹腔,將腹中的血水引導出來,術後每6小時服用止痛藥又稱快速嗎啡安頓,加普通止痛片Panadol,這樣經歷24小時後到週五傍晚,術後的疼痛依然讓我極其難受,我告訴醫生,醫生說將插在腹腔裡的管子取出後可能會好些。週六上午護士為我拔除管子​​,她讓我深吸氣、再呼出,在我吐氣時她就往外拉管子,兩次將插在腹腔中長長的管子拉了出來,管子取出後我的疼痛也減輕了。

週六中午在我的催促和請求下,醫生護士很快給我辦妥了出院手續,在離開病房前我拿著隨身帶的兩份英文福音小冊,一份送給為我開出院後的處方藥並參與我手術的醫生,我向他問了些手術的​​問題,知道手術中我失血較多,與這位年輕的醫生Adam交談,我問他是否信耶穌,他說他什麼都沒有信,我將福音小冊交給他,他放入上衣口袋,並答應我,他會看,感謝主!

另一份福音

小冊送給同病房週五夜裡入住並造成很多響聲的名叫Michael的病人,從他說話的聲調和與護士的對話中,我猜想他是個靠政府救濟、癌症、可能還吸毒的一個單身人,當護士問他要怎樣回家時,他說他可能是乘公交車回家,我就讓先生給了他一些錢,囑咐他坐出租車回家;我真的想把主耶穌的愛介紹給他,告訴他主耶穌能救他。

感謝主,從3月31日我突發急性膽囊炎、4月2日接受手術、4月4日出院回家休息康復,是主耶穌拯救了我;這一切發生的是這樣快,不是我自己的意願,3月底4月初正是澳洲新冠疫情暴發時期,感染者從幾百例急升至幾千例,此時,我不願意去診所看醫生,更不願意去醫院這些高風險的地方,但這一切的發生有上帝的美意,我第一次經歷到,其實我離死亡並不遙遠,假如我己腫脹並開始出血的膽囊在腹腔裡多呆一兩天,暴裂了,我就有生命的危險;假如手術中膽囊破裂了,腹腔難以清洗乾淨,我一生都會因此受苦;父親2010年做了類似的手術後就離世了,假如我和他一樣,任何一個因素、一個意外都有可能使我們離開世界,更何況在這新冠疫情當中,平增了生命的不確定性。我深信我們每天的平安,並非理所當然,乃是上帝的恩典。

4月10日是基督受難的紀念日,我們紀念主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犧牲、也紀念祂第三天從死裡復活,帶給了人類永生的盼望。就在受難週的前夕,神充許這病痛災殃臨到我,的確有祂的美意。雖然我知道自己己被主基督所救,假如我離開世界,我知道我會在天堂,而我將要向主耶穌交賬,這便使我慚愧,因為我還沒有侍奉祂、沒有為祂做工,這是我假如現在離世唯一的遺憾。

感謝主,靈裡最深的感悟是在苦難中獲得的,苦難的確是化了妝的祝福,屬神的兒女並不白白經歷苦難,而是在其中得著最大的恩典,使我們的生命更像主基督,我對自己被造、被拯救的生命的目的和意義有了進一步的認識,為了主基督,我甘願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捨己、跟隨祂、侍奉祂,直到見祂面的那一天,阿門!

LM230_2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