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青草塘

LM231_20

想起邱興文還在金魚池開辦養牛場的時候,週末,從村子口門前的草塘子裡割青草,再背著去養牛場賣,那是我最感興趣的事兒。週末兩天,早中晚每天三次,那是雷都打不掉的活兒。從草塘子裡割草賣,那是自己最早關於掙錢的記憶。能自己掙錢花,心裡想起來都安逸。

那口長滿青草的草塘子,雖然經常弄得自己滿身泥呀草呀水的,卻是那些年最想去的地方。

草塘子大喲,不要說割幾背草的事兒了。要是栽上了秧苗,秋收時節,四個大漢子收割兩天的穀子還收割不完。要是大清早起來,順著那田埂走上一圈,家裡早就到了吃早飯的時候。遠遠看去,那口青草塘就像一面鏡子,映照著一個村子的時光和一個普通農家人的幸福。

青草塘也算是母親的“嫁妝”了。早年,母親從同一個村的另一個生產小隊嫁進村子。那青草塘,是通過隊與隊之間一進一出的劃轉調配讓母親分得的。好歹是塊田地。莊稼人,有田地就餓不著肚皮。

說實在的,那田地分給母親的時候,真不怎麼樣。要是好地,谁愿意把那麼大一塊地劃給你呢?家裡在村子裡能說句硬話的人都沒有,人家還給你想方設法劃塊村子門前的地給你,不欺負你讓你乾等上過幾年就是好的了。不錯不錯,只要手腳勤快,有地就能長出莊稼。那塊田地分到母親手裡的時候,還不能長莊稼,是塊大荒地,除了荒草,還有兩大堆荒石頭。頭兩年,村子裡發大水,田坎沖垮了好長一大段,關不了水,田里長滿了雜草與亂石。母親一個人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連夜連晚地挑石頭背泥巴,累得腰都直不起來才把那田坎埂子砌好,堵住了水。

LM231_21a

有了水,那些雜草更是瘋長。村里人開玩笑說,一大塊田的雜草,看你怎麼栽得下秧苗收得了穀子。穀子是莊稼人的寶貝。俗話說,家有谷,樂滿屋。

母親說,田塊裡不一定要種穀子才能來錢呀。母親一句話,說得村里好些人都愣住了。有人還認為是不是母親腦殼有問題。

割草賣就是一條好的路子。母親對我說,娃啊,金魚池那地方養牛場越搞越大,大量的收購牛草呢,我給你一路,賣牛草。割牛草賣牛草都是一個辛苦活兒。草塘子的青草多,割了東邊,西邊又長起來了,割了一背又一背,一年到頭都有草割。母親對我是大開政策口子。母親說,你割的草賣的錢,除了交學費,餘下的可以不上交。這是個多大的事兒啊。有來錢的路子,睡著了都要笑醒。再說,割草比那挑竹片輕鬆多了。挑竹片要挑到十多里外的跑馬場才能賣掉,爬坡上坎,累得你上氣不接下氣的。從村子口去金魚池那養牛場,爬一個小山頂的路就能看見了。就一望眼的路,是個好活兒。有了錢的刺激,小孩子都能賣力氣。每個週末割牛草賣,多餘下了錢,再在學校門口的小賣舖裡買些糖呀果呀瓜子的,吃著咬著嚼著,那就是那個時候最美好的時光了。就那樣,讓鄰居的劉二娃劉三娃那兩兄弟看綠了眼羨慕了好幾回。

金魚池的養牛場說倒閉就倒閉了。大概是因為賭錢輸大了,邱老闆把一個好好的養牛場輸了個精光。村里人給母親說,看你那一塘子的荒草怎麼能變成錢。不栽秧不打穀,你就等著關一塘子的月亮星星吧。

第二天,讓村里人做夢都沒想到的是,天還剛麻麻亮的時候,母親就起了床,打著火把去了跑馬場。跑馬場是離村子最近的一個較大較熱鬧的場鎮,那里處於國道上,來來往往,天天熱鬧。沒等到中午,母親挑了一挑還背了一背。母親挑了背了什麼呢?村里好些人都圍著看熱鬧。母親挑了一挑子魚苗,背了半背筐鴨苗。魚苗鴨苗倒進青草塘里,那地方就熱鬧了。水面養鴨,水下餵魚。母親還搞了不少蓮藕倒進草塘子里長著。賣魚賣鴨,還賣蓮藕,那青草塘可不是荒草塘,是聚寶盆。一年賣兩批鴨子,賣兩季的魚,秋冬季節賣藕節棒子。一年四季下來,可比那單純地種莊稼強多了。

LM231_21b

母親的青草塘,給我最熱鬧的記憶。

順著青草塘走著,春天蛙聲戲水,夏季蓮花映日,秋時鴨群正肥,冬來魚兒出塘,都是好時候。白天有買鴨買魚的來來往往,夜晚有月光從山梁或是樹葉間映入。閒來時,聽聽那些魚呀蛙的游動的聲響,還有那塘邊鳥兒或蟲兒的鳴唱,感覺一切勞累都是有希望的,都值得的。水是鄉村的靈魂。一個村子,要是沒有水的滋養,那是無法想像的。大漠,黃沙,戈壁,那種地方,生存的痛苦不言而喻。一汪清泉,一條小溪,一塘清水,那都是鄉村的美麗。

青草塘邊,真有一汪清泉。清泉和老井,是村子的好地方。平日里不顯眼,就在青草塘東邊的角落裡。要是天干天旱時,那口老井就顯現作用了。天旱上一個多月的時候,村子裡那些岩灣子地溝子石縫子的水都乾得差不多了,老井依然滿滿的。一個村子的人畜用水都能保證供應得上。村里人明白,那都是青草塘的功勞。青草塘是向老井補水的最大源動力。那兩年,青草塘田坎垮了沒有關水的日子,老井也是經不起幾天天旱的。要是真旱久了,老井裡也沒有水。有一年,村里人是吃過老井裡沒水的苦的。老井裡沒水了,要翻過山梁子去那邊的小河裡背水,來往一個多小時的山路,那日子,不好過。

母親的青草塘,一口清清的草塘。

每次從山外回到村子,看見那口青草塘,看見母親,那些疲憊和奔波的煎熬都像一縷炊煙一樣隨風散在了腦後。我知道,自己到家了。

 

Mel Bei hua

Dentie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