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判前的思考

LM231_16

其實人生中有許多難以判斷是非,明白正確和錯誤的事情和思想。比如我一直覺得,有位朋友總是不回我電話,我心裡覺得是不是得罪他了?結果是:我不小心把他的手機電話號碼給拉黑了!他也打不通我電話,也同樣猜想,他是不是得罪我了?在生活中的似是而非,即使常見也大都可以一笑了之。

然而,當我第一次即將要走上法庭,等待宣判時,我的心情就不可能也不會這麼輕鬆。澳大利亞的法律體係是比較複雜的,法庭受理過程也是曠日持久的。

之前,有一家公司少付了我在星期六上班的工資,經過幾次調解無效,我就把它告上了法庭。從2018年初到現在已經兩年有餘,正式開庭一次,私下調解多次。在此期間,我做為原告與被告律師之間的電郵往來就不計其數了。回想這兩年走過的官司之路,真的後悔,不該當初這樣莽撞的做決定!

後來一想,我為什麼要告訴它呢?這初心來自於這家公司,沒有按法律支付過工人正確的工資,名義上是非盈利慈善機構,從政府上得到了不少捐款,但對待員工上,確實不良善。

我實在是有一種“秋菊打官司”的倔脾氣—就要一個說法。

這個說法已經不可能在雙方的調解中解決了,只能等待法庭的宣判了。明天就要宣判了,我既高興又擔心。

擔心的是:一旦我輸了,不僅要賠償對方一大筆錢,律師費肯定不在1萬元以下,另一個擔心是法庭都判這個公司是無辜的,那麼我就是冤枉這家公司了,這不僅僅涉及到賠償的金額的數目大,還讓我這個人,從小到大都沒有去冤枉人的思想和行為,情何以堪?我是不是要找個地溝鑽下去呢?

高興的是,事情總算有一個了結了!不管官司結果是勝還是負,但總有結果的時候,就像產婦即將有一個新生命要出生的時候,那心情,也類似如此。

今天我也聽到一個新聞,某大小姐被加拿大法庭裁定雙重欺騙罪成立。之前的一天,這大小姐還在法院建築物面前,樹立V手指,充滿自信的神情不言而喻。

我想我是絕對不敢也不可能做出這種自信的神情的,因為我不知道是勝是負!明天我要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呢?

首先我是基督徒,應該尊重上帝的公義審判和無私判決,因為我們自己的原罪,以致讓死亡罪惡時刻限制著,如果沒有耶穌基督為我們受死埋葬,我們的生命終將是一場走向滅亡的不歸之路。澳大利亞的司法公正獨立性是無需質疑的。那麼,明天的審判就是代表了公義,公正的審判。

明天我要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呢?

我的答案是:無論我願意還是不願意接受這個審判的結果,我都服從這個結果。既然,我已經把自己的申訴和辯解材料完全地呈現給法官了,那麼,法官一定也會考慮到雙方的立場、觀點和證據,加上法官本身的專業知識和公正無私的判決和他的經驗,我不可能也不需要去挑戰法庭的判決。

如果我輸了,我會堅決不上訴。因為我服從法庭的判決,同時我也要按照法庭的要求,對被告一方所造成的損失進行賠償,同時希望得到他們的原諒,我真的是誠心向他們道歉。

如果我勝了,我也會選擇服從法庭的判決,如果被告堅持上訴,我也奉陪!

如果被告向我道歉,請求原諒,我也會接受。因為我沒有,也不可能把恨永遠留在心裡,不原諒不饒恕他們,尤其是一些出來為公司作證的,來攻擊我的員工們。之前我和這些員工關係很好,大家其樂融融。可是,在他們的證詞中,寫了許多攻擊我的不實言論,這讓我的心如刀割,難以置信!之前的親密關係,竟然因為一場官司而變得如此的不堪和醜陋。

但是,我再說:我是基督徒,如果我不選擇原諒,饒恕他們,即使他們也不可能向我認錯,我也不會被上帝饒恕!因為主耶穌在自己被釘十字架的時候,還在為劊子手代求:“主啊,原諒他們吧,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這場官司無論是勝是負,我都得到了釋放,得到了解放!我原諒了自己,不再埋怨自己,“為什麼要去打官司。”我原諒了傷害我的這些員工,不再埋怨他們,“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他們不這樣攻擊我,他們可以繼續地留在那家公司嗎?我也要原諒這家公司,當然,如果是我輸了,我也祈求這家公司原諒我。雖然在我的眼裡,他們做了一些在我看來不對的事情,我也要原諒他們,因為法庭已經為我和其他受屈的人伸張正義了!

我更要堅信。我所一直持守的基督的信仰,我的主,我的王,衪是永活的上帝。衪行公義,施行審判,斷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要追討我們的一切罪惡,無論是肉體上犯了罪,還是心裡,心思意念裡所犯的罪,就像洪水來臨的時候,人人不可赦免。

罪在哪裡顯多,恩典就在那裡顯得更多。我的主,我的王,不僅行公義,也顯出更多的恩典和慈愛。衪預備了諾亞方舟,在洪水之上。只要我們願意順服,降卑自己,就像挪亞一家一樣,我們就必蒙拯救,我們就必蒙祝福!這祝福不僅是在地上,我們可以得到公正公義的對待,而且我們可以永遠地活在主的榮耀裡,與衪在一起,直到永永遠遠!

阿門!

Padsto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