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夏雨情怀

LM184_05

父亲喜雨,尤喜夏天里的雨。 “春云夏雨秋夜月”,极言大自然之美,曾让多少文人墨客或诗或画!做农民的父亲却不懂这些风雅,可偏偏就喜欢了其中的夏天的雨,这么一景。

初夏时节,那雨和春雨差不多,金贵得很。偶尔下了,也是绵绵的温柔,很是迷人。软软的风,夹带着游丝般的细雨,慢悠悠地飘洒着,似乎在进行着一场特别的舞蹈,展示出优美的线条与静谧的氛围。细雨中鸟们的鸣啭,也带上了一股泠泠的水音。那花更红了,草也更绿了。而田野里的庄稼呢,也纷纷伸展开枝叶,萌动着一个生长的梦想。 阅读全文 »

给予生活月刊读者及旅居澳洲华人同胞公开信

LM184_06

我以前工作场所中结交了许多行业中的同性恋朋友,母亲就曾问我其中一位朋友说:你人好好的,为何要做个同性恋呢?我朋友便回答说:伯母,这就像您爱吃水煮蛋,但我却爱吃荷包蛋嘛!然后,便很快的避开我母亲,就担心长辈会来关心他……

然而,您可知道这几周澳洲最具争议性的新闻头条,竟然是“为保护同性恋,悉尼一间女子高中禁止教师使用“女孩”,“女士”称谓,不遵守就是违法……,曾几何时社会竟已反过来,成了非同性恋者得被管束了呢?详情请上网查看,以下报导(在此附上标题,以便读者搜寻所提之相关新闻。)! 阅读全文 »

在秋风中想你

LM184_08

如今,又是墨尔本金色的秋天了,每年的这个季节,我都会想起于阿姨,想起那个待人真诚善良却又命运多牟,带着诸多遗憾魂归异乡的于阿姨。

与于阿姨相识缘于芳芳,那时我经常去附近的一家图书馆看书,而芳芳则是图书馆的义工。有一次,我找一本与澳洲本土文化的学习资料,却怎么也没找到。此时,芳芳走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忙。就这样聊起来,才知道芳芳是在​​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澳洲的北京人。很自然地彼此之间就格外多了几分亲切,我们很快成了朋友。有一天,我正在家中读书,芳芳打来电话说,你来开门,我已经在你家门口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