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荻花开

芦苇之花,乃极其平凡,平凡到令人觉得它并非花卉之一。年少时,我读过《诗经》中的《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当时只觉得这是一首对意中人深藏爱慕、却又求之不得的惆怅诗篇。然而,我当时并未能真正体会到诗人那份凄迷的心情。 阅读全文 »

又到「蟹秋」

俗话说:「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踏入九、十月,便是品尝螃蟹的黄金时刻。那橘红的蟹黄,白玉般的脂膏,以及细嫩的蟹肉,其色、香、味都令人难以形容。

自古以来,螃蟹便被视为百鲜之冠。清代文人李渔形容秋天为「蟹秋」,意指在秋季不品尝螃蟹就如同错过了这季节的美好时光。 阅读全文 »

父亲养荷

作者 / 余平 | 文章分享

父亲是地道的农民,在老家他有半亩方塘,养鱼、种荷花,也能增加些收入。进城后的父亲包揽了几乎所有的家务,他每天总是早早起床就直奔菜场,父亲以乡下人特有的眼光挑菜,总能买到物美价廉的蔬菜。父亲不适应都市里关门闭户的日子,他很怀念曾经的农家生活。

父亲看到家里的阳台很大,他突发奇想,想在阳台上种荷花,我笑着对父亲说:只要您觉得有趣,想种什么都行。父亲采用莲子种荷,刚买来的莲子外壳密实,浸种前必须人工破口,父亲把莲子有凹点的端部磨平,然后用小钳子夹破,看到露出胚芽后,父亲便将莲子放入清水盆中浸泡,此后每天还要换水一次。夏季水温适合莲子发芽,一周内莲子出芽,父亲再接再厉,将装莲子的盆放在阳台加强光照,两周后莲子便长出细根和几片幼嫩的荷叶,荷叶悄然舒展,显得稚嫩而乖巧。待叶如钱状,根系形成便可以定植了。 阅读全文 »

父親養荷

父親是地道的農民,在老家他有半畝方塘,養魚、種荷花,也能增加些收入。進城後的父親包攬了幾乎所有的家務,他每天總是早早起床就直奔菜場,父親以鄉下人特有的眼光挑菜,總能買到物美價廉的蔬菜。父親不適應都市裡關門閉戶的日子,他很懷念曾經的農家生活。

父親看到家裡的陽台很大,他突發奇想,想在陽台上種荷花,我笑著對父親說:只要您覺得有趣,想種什麼都行。父親採用蓮子種荷,剛買來的蓮子外殼密實,浸種前必須人工破口,父親把蓮子有凹點的端部磨平,然後用小鉗子夾破,看到露出胚芽後,父親便將蓮子放入清水盆中浸泡,此後每天還要換水一次。夏季水溫適合蓮子發芽,一周內蓮子出芽,父親再接再厲,將裝蓮子的盆放在陽台加強光照,兩周後蓮子便長出細根和幾片幼嫩的荷葉,荷葉悄然舒展,顯得稚嫩而乖巧。待葉如錢狀,根系形成便可以定植了。 阅读全文 »

苦瓜的记忆


在我的故乡,苦瓜也被称为癞瓜,外观不好看,表面布满疙瘩,还不能生吃,因此我一直不太喜欢苦瓜。记得在我们物质匮乏的童年,我和小伙伴常常在暑假时去村民的菜园偷菜,黄瓜、西红柿、红薯无一幸免,唯独苦瓜无人问津。然而,苦瓜却是村民喜爱种植的农作物,不仅在菜园里有它的身影,还可以在门前、屋后、土墙边以及篱笆旁处处可见苦瓜的踪迹。苦瓜的藤蔓纤细婀娜,但却拥有着坚强的生命力,它们沿着架子缠绕向上攀爬,后来,叶间绽放着鹅黄色的花朵,散发着清新的香气,花朵凋谢后,藤蔓上就结满了大小翠绿的苦瓜。爷爷最喜欢在夏日午后,捧着《三国演义》在苦瓜架下闲读,他也喜欢在苦瓜架下为孩子们讲述三国故事,那是我童年美好时光的一段记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