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恩經歷

LM226_15

我從小學就常常思考有沒有“絕對真理”,就是不受時空影響、能夠放之四海、亙古永恆的真理。不因時代、國家、民族、階級、政權的變化而改變的真理。

老師教導我說:“沒有絕對真理,只有相對真理”。隨著統治階級的改變,真理(道德)會隨著改變。我當時就覺得這種教導是講不通的,因為一方面說沒有絕對的真理,一方面又要求學生們追求:真、善、美。如果沒有絕對真理,何來真、善、美呢?

中專畢業以後,我開始接觸儒家思想。孔子講:人應該知天命,就是尋求生命之道。思考:生從何來?死往何處?孔子說:朝聞道、夕死可矣。弟子們問孔子:為什麼聞“道”(知道)如此重要呢?乃至於一個人,早晨聽到“道”,晚上死了都心滿意足呢?孔子回答說:因為聞“道”(得道)者,可以升天。我對此特別驚訝!原來孔子一生,以聞“道”為最大的願望。

可惜,孔子只曉得:“道”不遠人。卻還是沒有能夠找到這個“道”。所以史書記載,孔子去問(詢問)“道”於老子。去向老子求教(求助)。我也追隨著孔子的心路歷程(腳踪),開始對道家思想感興趣。

老子知道:“道”先天地生,“道”生萬物。“道”充盈於天地萬物之間,無形無相,無所不及。但是老子又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這“道”不是人本之道,也不能夠用人的言語表達清楚。更不能憑人的理性可以參悟。

《聖經》使徒行傳17:27節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神離我們個人不遠。

最後連老子本人也為了尋求真“道”而西出函谷關,不知所踪。歷史再也沒有他的記錄了,從此了無踪跡……

中國知識分子講究:儒、道、釋三教合流。既然儒、道都不能給我明確的答案。自然而然的我就開始向佛教尋求答案了。

我1994年開始,從佛教的禪宗入門,進而淨土宗,最後險些陷入密宗。到2003年我經人指點開始了解原始佛教。才知道在喬達摩‧悉達多(即釋迦摩尼)在世宣講佛法(佛教教義)時,已經明確說明,他不能拯救人出離罪孽和逃避罪惡的報應。如來自己也明確的說他不是救世主。十年如一夢,當時正好是我進入佛教第10個年頭。當我讀到:《阿含經》中如來與阿難尊者的對話(記錄),我如冷水潑頭,大失所望。世上再無處可以尋求真理了!

我當時寫了一首小詩表達自己絕望的心情!

北京黃寺有感 (2003年)

色身經三變,浮生將已半。

紅塵騰萬丈,何處得清涼?

既然人間沒有真理,那麼我就隨波逐流,做一個百年凡夫吧!

感謝上帝,正當我萬念俱灰,渾渾噩噩,下決心只關注形而下的事物,認為一切形而上的追求都是虛無縹緲、自欺欺人的時候。 2004年下半年,上帝奇妙的安排三個人先後主動向我傳福音。儒家、道家、佛家是我主動尋求的。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尋找上帝,尋求耶穌基督。我當時盲目自大地認為:中華文化或者說儒、道、釋乃是人間最高的學問了。當時,一個弟兄送了我一套:遠志明牧師的見證《我為什麼信耶穌》。當我看到一半時,真理之光照到了我的心裡。2004年10月30日晚上12點,我自己從床上摸索下來(不敢開燈,怕打擾到孩子們睡覺),我自己跪在床邊,向上帝禱告,歸信了耶穌基督。

上帝真是奇妙!主真是慈愛!原來,從古至今:孔子、老子所尋求的生命之道(天道),得“道”能夠升天的救命之“道”就是上帝自己!

《聖經》約翰福音一章: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道”)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籍著“道”造的,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約翰福音一章18節:從來沒有人看見過上帝,只有在父懷裡的獨生子(道)將他表明出來。

原來孔子、老子苦苦尋求的“道”就是上帝,就是耶穌基督。中華民族的先賢們,憑著普遍啟示能夠知道有“道”,但是他們卻不知道“道”就是上帝。

孔子說:道先天地生。對呀!上帝在天地之先。神創造天地萬物。得“道”升天,就是認識上帝的人能夠到神那裡去。約翰福音書一章12節:認識上帝的人,上帝就賜給他們權柄,作上帝的兒女。中國的古書《尚書》中記著:人離開世界以後,最美好的結果就是:賓於帝。到天上去,在上帝的殿中安息。人最悲慘的結局就是:被天(神)棄絕,成為孤魂野鬼。

2005年我受洗以後總結自己的信仰經歷,寫了一首小詩:

信主感懷 (2005年)

儒道黃老釋迦佛,唯心唯物幾周折。

自我實現尋突破,一己心力終漂泊。

萬古恩流福音到,寶血洗淨身心惱。

我主耶穌慈愛妙,浪子回家風光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