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新一天

LM227_18

音樂治療患憂鬱症的單親媽媽

 

我們生活在地球村裡,每天聽聞世界各地的新聞大多是苦難、兇殺、戰亂、流離失所;就是身處的國家社會,生活上也時常充斥許多艱難挑戰。我們要舒緩心理的壓力,重整受傷害的情緒,引吭高歌或聽聽輕快優美的音樂,都是不錯的選擇。有人說:音樂、唱歌、舞蹈,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歌頌讚美,更是基督徒的敬拜生活;音樂實在可以是現代人身心靈調和的工具,極有利人體健康。

用音樂作治療,初期社會早有記載,古埃及人視音樂為靈魂之藥,波斯人稱音樂為善之妖精,古希伯來人認為音樂能治癒疾病,《聖經》掃羅王的故事人所共知,他因為精神受到困擾,臣僕便推薦大衛彈琴舒暢他的心情;中國孔子也視音樂為六藝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不少傷兵在缺乏物資和醫療的情況下,身心靈受傷苦不堪言,美妙的音韻好像靈魂的良藥,成為他們的安慰和鎮靜止痛藥。

音樂能刺激右腦,有助激發感情和情緒機能,牽起人深處的感情,引發情緒的發洩和表達,又能提升辨別和反應等能力。音樂可以減低焦慮、穩定情緒和減輕痛楚,幫助鬆弛的治療作用;但是噪音卻對身體有嚴重的負面影響。

加拿大有一些中國移民,他們離鄉別井,來到這裡學習西方文化和過活,但是言語不通,有很多不適應。若一家三口移民,通常年幼孩子和妻子比較容易適應。女人甚麼都願意作,男人則自尊心較強,有些返回中國做工,每年回來一兩次;有些則放棄移民,在國內再婚,是變相離婚。留在加國的男人不能重操故業,投閒置散,靠妻子出外打工維持家計,傳統男女角色互調而性格大變,酗酒、賭博,甚至發生家庭暴力。被虐婦女敢怒不敢言,又因為言語限制,求助無門,每天活在痛苦惶恐中,很多都患上憂鬱症。

幾年前,我以音樂治療師和社會工作者的雙重身份,為一班患有嚴重憂鬱症的單親媽媽,舉辦八堂的音樂治療心理輔導工作坊(Music Psychotherapy),每次一個半小時。這些年輕母親都由政府轉介,因涉及個人私隱,以小組形式進行。這些婦女都有痛苦的過去,失去愛和自信,甚至有自殺傾向。他們覺得婚姻失敗便失去倚靠,前途灰暗,沒有希望,將所有事藏在心裡,不懂得表達心裡的鬱結,日久成病。

這個音樂工作坊有的母親是中國移民,正接受政府綜緩,被轉介有不同輔導,但還沒有華人專業心理醫療人員跟進。工作坊在安全、沒有壓力的環境下進行,她們表露內心世界,無論說甚麼都不會被定罪、不會受指責,治療師按著個別情況作適當輔導,鼓勵她們用樂觀正面的態度面對未來。首先有破冰遊戲作開場白,讓她們感覺輕鬆安全,例如用人生五味形容今天的心情;哪種樂器最能代表自己;又用減壓鬆弛音樂法、歌名心理分析遊戲、音樂健身運動、視聽幻燈片表等活動,討論個人壓力、煩惱和憂慮,然後嘗試找尋解決方法,令她們覺得前途有盼望,繼續活下去。

起初大家都很安靜,有些組員表情冷漠。時間長了,大家熟絡認識,防禦心減少,大家都願意用心對話。藉著音樂活動引起思維話題。若有組員哭訴內心困難,其他組員都樂意分享自身經歷,並嘗試互相找尋解決辦法,氣氛融洽。大家都願意忘記背後,努力面前,重拾自信,向著標竿直跑(她們的目標多與子女有關,希望有一份安定工作等)。雖然每次分享有眼淚,有歎息、有悲痛、有情緒激動,但到結束時,總是彼此勸勉,用鼓勵和積極的態度帶著微笑離開。

這些單親媽媽們都很喜歡我介紹的歌曲,覺得很有同感,能表達她們的心境,很有幫助,不論聽歌或唱歌,心情難免受波動,卻是很得安慰。其中三首歌曲成為她們的主題曲:《有一天》、《陪我》和《擁抱新的每一天》,作曲填詞人都是台灣的基督徒歌手盛曉玫。這些歌曲輕描淡寫的詩句,卻描寫人生孤單落寞,扣人心弦,很能引起共鳴。第三首「擁抱新的每一天」中間一段歌詞,更是我送給每個組員的禮物和勸勉,她們都答應將這段歌詞放在家中最顯著的地方,成為她們每天生活的座右銘。

張開雙手,擁抱一個新的開始。新的早晨,新的黑夜,新的每一天。

全新的一天,全新的一切;全新的世界,在等著你。

全新的恩典,全新的能力;全新的盼望,都在耶穌基督裡。

擁抱新的每一天,過去讓它過去。不用再留戀,不要再嘆息。

今天要過得有意義,擁抱新的每一天,有愛就有神蹟。

每一個心跳,每一個呼吸,我們應該好好珍惜。

在基督裡 擁抱新的每一天。

 

個案一

萍兒移居加國只有三年,婚姻不理想,常被丈夫虐打,右手韌帶嚴重受傷,抬舉無力。和丈夫離婚後,獨力支撐養育一個兩歲多的女兒,她教育程度低,不懂英語。在音樂療程中,她看甚麼都是灰暗消極,很無助和無奈。有幾次聽別人分享時,心情非常激動,甚至哭起來,說受不了,要離開房間出外透透氣。在一些音樂討論中,她所看到、選擇感受的,都是灰暗負面的一面。經過治療後,她有些正面改變,較多笑容,也因為在組理找到朋友和義工,可以接送她來工作坊和接載她買菜看醫生等,令她心情豁然開朗。她仍然要看精神科醫生,要有輔導跟進。

個案二

凱倫和丈夫都是知識分子,移民加國後幾年,又被差派到其他國家工作。丈夫在新工作上有婚外情,竟拋妻棄子,凱倫傷心之餘,帶著三個小孩回加國去。回國後因嚴重憂鬱症要吃藥,不能工作,只靠政府綜緩過活。經過一段艱辛的日子,曾想過結束生命,為著三個孩子,咬著牙根堅持下去,後來找到信仰,生命有寄託和希望,才從憂鬱低谷慢慢爬上來。音樂幫助凱倫很多,特別是歌曲,以前不想談傷心事,但在音樂分享中,學會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學會「柳暗花明」和「雨後彩虹」的道理,明白在黑夜裡也可以歌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