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天父的一封信

LM227_15

我自己知道這封信會很快寫完,因為不用想著怎麼寫。滿滿的感恩之情是從我心的深處湧現出來的。

親愛的天父,我想把我在醫院發生的一切寫出來,讓大家一起分享我的見證。

去年十一月我住進了R.P.A醫院。因為我的膝蓋斜了出來,走路失去了平衡,需要置換膝蓋和修理。那天手術很順利。

但相當複雜。一般刀痕是手的一巴掌長,我的刀痕是三巴掌長。手術之後全條腿固定和包紮,四分之一身體不能動。就在手術後的第八天晚上,發生了意外。突然我的胃激烈劇痛,來勢之猛和絞痛的程度,醫生和護士都不知所措。我拼命大叫:救​​命!救命!一連幾個小時,床上的四個大枕頭全被我的汗水濕透了。接下來我昏了過去。有時小醒一會兒,接著又昏了過去。不昏迷的過程中,我眼前出現了類似寬銀幕一幕又一幕,全是呲牙裂嘴的妖魔鬼怪,可怕極了,衝著我嘶聲吼叫。在我小醒著的時候,我的頭腦格外清醒和冷靜,對一群又一群的魔鬼說:我不怕的,我的天父是天下之王,我是王的女兒,我是王的女兒……然後有一個魔鬼叫我和他一起走在一條滿是臭垃圾的街上,走得十分艱難,只能一步一步的走。我仍念著:我不怕你們的,我是王的女兒,王的女兒……突然有一個很大的聲音:不對,不對,回去,往回走,往回走……我心想,這麼難走的路,好不容易走了快一半了,現在又要回去?但只能轉身再艱難的一步一步往回走。昏迷的我又醒了,十二分疲憊的躺在病床上。突然我感到我的手上有股暖暖的……我無力地睜開眼睛,看到有一只溫暖的手,拉著和慢慢地撫摸著我的手背。我即刻意識到,噢,這是上帝的手,天父的手。我特安靜地看著天父的手,停止了大叫。清晨到了,天亮了,醫生一進門就說:馬上緊急手術,“胃潰瘍穿孔”。我被推進了手術室,我不住地懇求天父:陪我,陪我,不要離開。手術後我醒來,醫生第一句話:你差一點點,差一點,差一點點死了。

天父你又一次給我奇妙的恩典,把我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是你安排了全悉尼最好的骨科醫生為我手術,讓我50年不能彎曲的腿,現已可彎到88度了。

天父,你給我奇妙的恩典是數算不過來的。連我的朋友不止一次的說過:Jenny,我總感到上帝對你特別眷顧。是的,神的恩典帶著聖光的。

天父,你是知道的,十幾年來我每天禱告的第一句:謝謝天父揀選了我成為了你的女兒。我十二分的驕傲,這感恩之情的驕傲會時不時地流露在我的臉上。當有人對我說:你看上去總是很開心,好有朝氣,有種特別的不一樣,是什麼原因呢?我回答的特棒,特真實:因為我是基督徒呀!

目前我仍在理療,恢復。不久我會用我的新腿虔誠地跪下向你感恩,讚美你,頌揚你。你的大能,你的無所不能!您所賜給我們的大大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永遠永遠感恩我敬愛的天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