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新一天

LM227_18

音乐治疗患忧郁症的单亲妈妈

 

我们生活在地球村里,每天听闻世界各地的新闻大多是苦难、凶杀、战乱、流离失所;就是身处的国家社会,生活上也时常充斥许多艰难挑战。我们要舒缓心理的压力,重整受伤害的情绪,引吭高歌或听听轻快优美的音乐,都是不错的选择。有人说:音乐、唱歌、舞蹈,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歌颂赞美,更是基督徒的敬拜生活;音乐实在可以是现代人身心灵调和的工具,极有利人体健康。

用音乐作治疗,初期社会早有记载,古埃及人视音乐为灵魂之药,波斯人称音乐为善之妖精,古希伯来人认为音乐能治愈疾病,《圣经》扫罗王的故事人所共知,他因为精神受到困扰,臣仆便推荐大卫弹琴舒畅他的心情;中国孔子也视音乐为六艺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不少伤兵在缺乏物资和医疗的情况下,身心灵受伤苦不堪言,美妙的音韵好像灵魂的良药,成为他们的安慰和镇静止痛药。

音乐能刺激右脑,有助激发感情和情绪机能,牵起人深处的感情,引发情绪的发泄和表达,又能提升辨别和反应等能力。音乐可以减低焦虑、稳定情绪和减轻痛楚,帮助松弛的治疗作用;但是噪音却对身体有严重的负面影响。

加拿大有一些中国移民,他们离乡别井,来到这里学习西方文化和过活,但是言语不通,有很多不适应。若一家三口移民,通常年幼孩子和妻子比较容易适应。女人什么都愿意作,男人则自尊心较强,有些返回中国做工,每年回来一两次;有些则放弃移民,在国内再婚,是变相离婚。留在加国的男人不能重操故业,投闲置散,靠妻子出外打工维持家计,传统男女角色互调而性格大变,酗酒、赌博,甚至发生家庭暴力。被虐妇女敢怒不敢言,又因为言语限制,求助无门,每天活在痛苦惶恐中,很多都患上忧郁症。

几年前,我以音乐治疗师和社会工作者的双重身份,为一班患有严重忧郁症的单亲妈妈,举办八堂的音乐治疗心理辅导工作坊(Music Psychotherapy),每次一个半小时。这些年轻母亲都由政府转介,因涉及个人私隐,以小组形式进行。这些妇女都有痛苦的过去,失去爱和自信,甚至有自杀倾向。他们觉得婚姻失败便失去倚靠,前途灰暗,没有希望,将所有事藏在心里,不懂得表达心里的郁结,日久成病。

这个音乐工作坊有的母亲是中国移民,正接受政府综缓,被转介有不同辅导,但还没有华人专业心理医疗人员跟进。工作坊在安全、没有压力的环境下进行,她们表露内心世界,无论说什么都不会被定罪、不会受指责,治疗师按着个别情况作适当辅导,鼓励她们用乐观正面的态度面对未来。首先有破冰游戏作开场白,让她们感觉轻松安全,例如用人生五味形容今天的心情;哪种乐器最能代表自己;又用减压松弛音乐法、歌名心理分析游戏、音乐健身运动、视听幻灯片表等活动,讨论个人压力、烦恼和忧虑,然后尝试找寻解决方法,令她们觉得前途有盼望,继续活下去。

起初大家都很安静,有些组员表情冷漠。时间长了,大家熟络认识,防御心减少,大家都愿意用心对话。借着音乐活动引起思维话题。若有组员哭诉内心困难,其他组员都乐意分享自身经历,并尝试互相找寻解决办法,气氛融洽。大家都愿意忘记背后,努力面前,重拾自信,向着标竿直跑(她们的目标多与子女有关,希望有一份安定工作等)。虽然每次分享有眼泪,有叹息、有悲痛、有情绪激动,但到结束时,总是彼此劝勉,用鼓励和积极的态度带着微笑离开。

这些单亲妈妈们都很喜欢我介绍的歌曲,觉得很有同感,能表达她们的心境,很有帮助,不论听歌或唱歌,心情难免受波动,却是很得安慰。其中三首歌曲成为她们的主题曲:《有一天》、《陪我》和《拥抱新的每一天》,作曲填词人都是台湾的基督徒歌手盛晓玫。这些歌曲轻描淡写的诗句,却描写人生孤单落寞,扣人心弦,很能引起共鸣。第三首「拥抱新的每一天」中间一段歌词,更是我送给每个组员的礼物和劝勉,她们都答应将这段歌词放在家中最显著的地方,成为她们每天生活的座右铭。

张开双手,拥抱一个新的开始。新的早晨,新的黑夜,新的每一天。

全新的一天,全新的一切;全新的世界,在等着你。

全新的恩典,全新的能力;全新的盼望,都在耶稣基督里。

拥抱新的每一天,过去让它过去。不用再留恋,不要再叹息。

今天要过得有意义,拥抱新的每一天,有爱就有神迹。

每一个心跳,每一个呼吸,我们应该好好珍惜。

在基督里 拥抱新的每一天。我们生活在地球村里,每天听闻世界各地的新闻大多是苦难、凶杀、战乱、流离失所;就是身处的国家社会,生活上也时常充斥许多艰难挑战。我们要舒缓心理的压力,重整受伤害的情绪,引吭高歌或听听轻快优美的音乐,都是不错的选择。有人说:音乐、唱歌、舞蹈,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歌颂赞美,更是基督徒的敬拜生活;音乐实在可以是现代人身心灵调和的工具,极有利人体健康。

用音乐作治疗,初期社会早有记载,古埃及人视音乐为灵魂之药,波斯人称音乐为善之妖精,古希伯来人认为音乐能治愈疾病,《圣经》扫罗王的故事人所共知,他因为精神受到困扰,臣仆便推荐大卫弹琴舒畅他的心情;中国孔子也视音乐为六艺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不少伤兵在缺乏物资和医疗的情况下,身心灵受伤苦不堪言,美妙的音韵好像灵魂的良药,成为他们的安慰和镇静止痛药。

音乐能刺激右脑,有助激发感情和情绪机能,牵起人深处的感情,引发情绪的发泄和表达,又能提升辨别和反应等能力。音乐可以减低焦虑、稳定情绪和减轻痛楚,帮助松弛的治疗作用;但是噪音却对身体有严重的负面影响。

加拿大有一些中国移民,他们离乡别井,来到这里学习西方文化和过活,但是言语不通,有很多不适应。若一家三口移民,通常年幼孩子和妻子比较容易适应。女人什么都愿意作,男人则自尊心较强,有些返回中国做工,每年回来一两次;有些则放弃移民,在国内再婚,是变相离婚。留在加国的男人不能重操故业,投闲置散,靠妻子出外打工维持家计,传统男女角色互调而性格大变,酗酒、赌博,甚至发生家庭暴力。被虐妇女敢怒不敢言,又因为言语限制,求助无门,每天活在痛苦惶恐中,很多都患上忧郁症。

几年前,我以音乐治疗师和社会工作者的双重身份,为一班患有严重忧郁症的单亲妈妈,举办八堂的音乐治疗心理辅导工作坊(Music Psychotherapy),每次一个半小时。这些年轻母亲都由政府转介,因涉及个人私隐,以小组形式进行。这些妇女都有痛苦的过去,失去爱和自信,甚至有自杀倾向。他们觉得婚姻失败便失去倚靠,前途灰暗,没有希望,将所有事藏在心里,不懂得表达心里的郁结,日久成病。

这个音乐工作坊有的母亲是中国移民,正接受政府综缓,被转介有不同辅导,但还没有华人专业心理医疗人员跟进。工作坊在安全、没有压力的环境下进行,她们表露内心世界,无论说什么都不会被定罪、不会受指责,治疗师按着个别情况作适当辅导,鼓励她们用乐观正面的态度面对未来。首先有破冰游戏作开场白,让她们感觉轻松安全,例如用人生五味形容今天的心情;哪种乐器最能代表自己;又用减压松弛音乐法、歌名心理分析游戏、音乐健身运动、视听幻灯片表等活动,讨论个人压力、烦恼和忧虑,然后尝试找寻解决方法,令她们觉得前途有盼望,继续活下去。

起初大家都很安静,有些组员表情冷漠。时间长了,大家熟络认识,防御心减少,大家都愿意用心对话。借着音乐活动引起思维话题。若有组员哭诉内心困难,其他组员都乐意分享自身经历,并尝试互相找寻解决办法,气氛融洽。大家都愿意忘记背后,努力面前,重拾自信,向着标竿直跑(她们的目标多与子女有关,希望有一份安定工作等)。虽然每次分享有眼泪,有叹息、有悲痛、有情绪激动,但到结束时,总是彼此劝勉,用鼓励和积极的态度带着微笑离开。

这些单亲妈妈们都很喜欢我介绍的歌曲,觉得很有同感,能表达她们的心境,很有帮助,不论听歌或唱歌,心情难免受波动,却是很得安慰。其中三首歌曲成为她们的主题曲:《有一天》、《陪我》和《拥抱新的每一天》,作曲填词人都是台湾的基督徒歌手盛晓玫。这些歌曲轻描淡写的诗句,却描写人生孤单落寞,扣人心弦,很能引起共鸣。第三首「拥抱新的每一天」中间一段歌词,更是我送给每个组员的礼物和劝勉,她们都答应将这段歌词放在家中最显著的地方,成为她们每天生活的座右铭。

张开双手,拥抱一个新的开始。新的早晨,新的黑夜,新的每一天。

全新的一天,全新的一切;全新的世界,在等着你。

全新的恩典,全新的能力;全新的盼望,都在耶稣基督里。

拥抱新的每一天,过去让它过去。不用再留恋,不要再叹息。

今天要过得有意义,拥抱新的每一天,有爱就有神迹。

每一个心跳,每一个呼吸,我们应该好好珍惜。

在基督里 拥抱新的每一天。

 

个案一

萍儿移居加国只有三年,婚姻不理想,常被丈夫虐打,右手韧带严重受伤,抬举无力。和丈夫离婚后,独力支撑养育一个两岁多的女儿,她教育程度低,不懂英语。在音乐疗程中,她看什么都是灰暗消极,很无助和无奈。有几次听别人分享时,心情非常激动,甚至哭起来,说受不了,要离开房间出外透透气。在一些音乐讨论中,她所看到、选择感受的,都是灰暗负面的一面。经过治疗后,她有些正面改变,较多笑容,也因为在组理找到朋友和义工,可以接送她来工作坊和接载她买菜看医生等,令她心情豁然开朗。她仍然要看精神科医生,要有辅导跟进。

个案二

凯伦和丈夫都是知识分子,移民加国后几年,又被差派到其他国家工作。丈夫在新工作上有婚外情,竟抛妻弃子,凯伦伤心之余,带着三个小孩回加国去。回国后因严重忧郁症要吃药,不能工作,只靠政府综缓过活。经过一段艰辛的日子,曾想过结束生命,为着三个孩子,咬着牙根坚持下去,后来找到信仰,生命有寄托和希望,才从忧郁低谷慢慢爬上来。音乐帮助凯伦很多,特别是歌曲,以前不想谈伤心事,但在音乐分享中,学会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学会「柳暗花明」和「雨后彩虹」的道理,明白在黑夜里也可以歌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