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先母-楊趙瑾屏女士

每年到了復活節的時候,在先母臨終前,發生的種種的跡象,總是不斷地在腦海中出現,一再的提醒我「人世間是短暫的,要追求永恆的價值,要將財寶積在天上,只有在天家才是真正的相聚」

LM228-22

話說先母於1998年一次車禍意外,造成頸椎三、四節發生移位,壓迫了神經,以致於下半身癱瘓,從那時候開始她就坐輪椅。當時她已經72歲,直到82歲她才蒙主恩召,當中經過了10年的時間。在這10年當中,她的故事很多,就不一一的述說。我要說的是她人生最後的階段,從她的真實故事中,讓我真實的了解為什麼要信靠主,並追求永生?因為唯有如此活著才有意義,才有希望。

2007年九月我回到台灣,當時因為婆婆患了重病,直到2008年的五月底婆婆蒙主恩召,我才離開台北,回到雪梨。當時母親已經82歲了,身體也不太好,我實在是捨不得離開她,因為這九個月時間,我與她朝夕相處,真是難捨難分。況且她老年又得了阿茲海默氏症,幾乎近幾年發生的事情都忘記了,甚至忘記她出車禍的事,而常常停留在我童年時,住在金瓜石的那段時間。九個多月的相聚,我們常常走進時光的隧道,回到從前,好像我變成小孩子,她又恢復到年輕的時候。我們在一起每天讀經、禱告、唱詩歌,心中真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那時 。

當我辦好婆婆的後事,要離開台灣的時候,我有一位同學是信奉天主教,我告訴她:我心中的不捨。可是我和家人也分別快十個月,此時必須要回家和先生以及兩個女兒相聚,不得不離開母親。我的同學告訴我:天主教是可以為母親做一個善終的禱告,求老人家最後可以得到一個善果。於是我開始為媽媽的善終,以及最後時刻我可以在她身旁陪伴她的禱告。

回到雪梨之後,我天天都打電話給母親,和她一同禱告,一同分享生活中點點滴滴,有一天她腦筋突然變得很清楚,她很高興的告訴我:她要走了,當時我並不明白她的意思,我就說:「媽媽妳要走到哪裡去呢?」她很神秘的說:「不能告訴妳。」我就說:「如果我找不到妳,我會哭。 」母親這時候大聲地說:「我要去天家了!」我說:「媽媽妳先別急著走,至少妳要等我回來,看看妳,然後歡送妳,妳才能走。」沒想到媽媽居然說:「妳住的太遠啦!我們只有在天堂,才是真正的相會。」這真是奇怪!平常我打電話給媽媽的時候,她都以為我就住在她家的附近。這倒是第一次聽到她說我住的太遠了。

當時我覺得媽媽真可愛,心裡就有一種聲音催逼著我要回去,說實在的,我不是回去想要送她終,實在是因為心裏太想媽媽了。所以,我於2008年的十二月二號到達了台北,沒想到此時先母又住進醫院了。這次看到她總是笑嘻嘻地,不像有甚麼大病。我問了醫生她什麼時候可以出院?醫生告訴我說:「大概下星期就可以出院了。」她既沒有插管,也沒有用餵食管。看上去挺好的,十二月五號早上去看,她還是很高興,我的二女兒-宇恩,在她旁邊唸了詩篇90篇,她一直笑著點頭。傍晚我再去看她的時候,她累得張不開眼睛,直想睡覺。我在病床旁邊,為她做個禱告,然後對她說:「媽媽!明天早上我再來看妳。」她點點頭。沒想到半夜兩點鐘醫院打來的電話叫我趕快去,當我走進了病房,她所有儀表上的心跳、心電圖、血壓以及血液的含氧值,都歸為零。我只好安靜的在她旁邊禱告,求上帝接納她的靈魂。就在我禱告的時候,沒想到這時她的心電圖又開始跳動了,好像是給我一個回應,她將要去天家了。可是沒多久又停了,她含笑躺在天父的懷抱中。當時姐姐和我心裡有說不出來的平安,我們不想哭,因為我們知道總有一天會見到她的。正如她曾說過:「只有在天家,才是真正的相聚在一起。」

在她身旁照顧她多年的外傭-阿信說:「奶奶信主我也要信主,將來在天家我們可以再見面。」真沒想到她臨終前還能為神結出一個果子。

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祂流出的寶血淨我們的罪,聖殿裡的幔子從中裂為兩半,為我們開啟了一條與天父和好的道路。使上帝的兒女有永生的盼望,我們真應該好好把握當下,多為主做工,多積財寶在天上。我們未領一人來歸耶穌,豈可空手回天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