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理想不能沒有,就算沒有實現

悉尼學醫記

LM228-05

 

常常聽到人家說這句話,“理想不能沒有,萬一實現了呢。“。很多成功人士的勵志故事也常常應用這句話,說明這些成功人士從小就有與人不同的遠大理想。而走向機會的大門只向那些有所準備的人敞開。

其實我也是屬於從小就有遠大理想的人物。比如,當我看了”雷鋒“的電影從電影院出來,我就下定決心,長大以後要像雷鋒叔叔那樣,做一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解放軍戰士。又比如當我讀了《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這部長篇小說(讓我顯擺一下,我小學二年級就能連蒙帶猜地讀完所有能找到的長篇小說),又立志長大以後要做一個像小說的主人公保爾·柯察金那樣的人,我還把他的名言一字不漏地抄下來:“人最寶貴的是生命,生命屬於人只有一次。一個人的一生應該是這樣度過: 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他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而羞恥;這樣,在臨死的時候,他就能夠說:“我的整個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經獻給世界上最壯麗的事業—為人類的解放而鬥爭。”可是,我的第一個理想很快就破滅了。因為看完電影不久,就听我參了軍回家鄉探親的二堂哥告訴我,有“鴨蹄腳”(扁平腳)的人不能參軍,我就是有”鴨蹄腳“的人啊。而第二個理想我到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實現。因為我還沒有到總結一生的時候。不過,我在這篇文章想說的意思是,有理想總比沒有理想要好,就算這個理想沒有實現,也可能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得到”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 ”的好結果。下面我就以我另一個沒有實現的理想–當醫生來加以說明。

在我童年時代的眾多理想中,有一個比較明確的理想就是長大後當一個“救死扶傷,發揚革命的人道主義”的醫生。儘管我對什麼是“革命的人道主義”並不清楚,對於什麼是“救死扶傷”還是明白的。當時連小學生都能背誦下來“老三篇”之一的《紀念白求恩》中的加拿大醫生白求恩就是一個最好的榜樣,他從加拿大到中國支持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而犧牲。至今我還能背出這些句子:“白求恩同志是個醫生,他以醫療為職業。為了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大意)。不過,對我有更直接影響的是我認識的一個醫生–我家的鄰居老中醫吳醫生。我讀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我們家不能在我爸爸工作單位的家屬宿舍繼續住了,好在經過我媽媽公司一個同事的介紹,向他的堂哥借了一套老祖屋給我們一家居住。他堂哥在汕頭市工作,家也在那裡。老祖屋空置多年。他不肯收我們租金,說好等我們租到房子就把房子還他。可是沒想到我們一住就7、8年,兩家人成為了好朋友。在那裡住的時候,我媽媽就經常請住在隔一個巷口的吳中醫給她看病。我們家當時遭遇極大的困難,我媽媽心理壓力很大,常常有劇烈的偏頭痛。每次服了吳醫生開的中藥,總是能解除不少的痛苦。我們家其他人有感冒發燒等毛病,也是請吳醫生開藥。吳醫生體恤我家的困難,看病分文不取。他的小兒子德成哥也跟著他父親學中醫,跟著“望聞問切”,他父親也常常讓他為病人先開藥方,然後他加以審查加減。以前的鄰居們無需預約,大人小孩都可以隨時拜訪鄰居(除了睡覺時間)。

我也常常在旁邊看他們父子給人家看病,很羨慕德成哥年紀輕輕(大約二十歲)就可以給人看病。我看他常常在背誦一本書《湯頭歌訣》,什麼“犀角解乎心熱,羚羊清乎肺肝”,朗朗上口,很是好聽。有一天,我鼓起勇氣向德成哥借了這本書,回家抄了好幾頁,也開始背誦這些歌訣。後來我還向他借了一些現代出版的醫學書籍,囫圇吞棗地讀起來。吳醫生弟弟一家也和他家住在一祖屋,他弟弟是個中藥藥劑師,經常在家炮製各種中藥製劑,我也是常常在旁邊參觀,使我能把在書本上學到的中藥材的知識和實物聯繫起來。他們一家對我的影響,使我後來一直保持著對中國傳統醫學知識的興趣和對中醫師的尊重。雖然我沒有當成中醫師,但是我學到的中醫學的知識卻在幫助我保持和提高身體健康方面發揮不小的作用。比如,在我還是一個青少年的時候,我們在學校沒有接受過任何生理衛生健康知識的教育,但是我卻比當時大多數同齡人擁有更多這方面的知識,明白了保持好身體的健康才能少生病、不生病。 (我後來明白這就是《黃帝內經》所謂的“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這些對我後來下鄉當知青和後來出國在各種艱苦環境下還能保持健康的體質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LM228-06

在七、八年前,我還因為受到一個從北京到悉尼開中醫診所的中醫師的鼓勵去學習了一門人體解剖課程。原來我經常去他的的診所請他做針灸和保健推拿。在他空閒的時候,我們常常討論中醫學等問題,特別是社會上經常引起爭論的中醫是不是偽科學之類的問題。他的英文程度不是很好,常常會請我當面或在電話里為他與他的顧客當翻譯。他常常勸我去學一個中醫針灸師的課程,拿個針灸師的資格,和他合作,我雖然沒有答應他。但是也有些心動。針灸師也是中醫師,而中醫師是越老越值錢的。不過我當時還忙於小生意和家庭事務,不可能脫產幾年去讀書。再說,年紀大了,有沒有必要再去重新擇業?但是,他的話激起我進一步學習醫學知識的興趣。我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時間,到我家附近的技術學院報讀了一門人體解剖學的課程。我覺得這門課程可以彌補我對現代人體生理知識的缺陷,對於減少和防止在自己喜歡的健身運動和日常工作中受到的傷害很有好處。這門課程的教材和老師上課全是英文的,平時的作業和學期末的筆試和口試也都是英文的。醫學術語很多是拉丁文,對我的難度實在不小。好在我從小喜歡讀書,也不怕考試。最後終於拿到畢業證書。我還順便拿了一個急救證書。後來,我還用我的急救知識幫助過兩個出事故而受傷的路人和鄰居,受到救護車醫務人員的稱讚。通過這門課程,我更加深入具體了解人體高度複雜精細的結構和功能,更加體會和讚嘆造物主的奇妙。如果我們不好好使用和愛護造物主賜給我們的身體,就真的是“暴殄天物”,自找苦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