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先母-杨赵瑾屏女士

每年到了复活节的时候,在先母临终前,发生的种种的迹象,总是不断地在脑海中出现,一再的提醒我「人世间是短暂的,要追求永恒的价值,要将财宝积在天上,只有在天家才是真正的相聚」

LM228-22

话说先母于1998年一次车祸意外,造成颈椎三、四节发生移位,压迫了神经,以致于下半身瘫痪,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坐轮椅。当时她已经72岁,直到82岁她才蒙主恩召,当中经过了10年的时间。在这10年当中,她的故事很多,就不一一的述说。我要说的是她人生最后的阶段,从她的真实故事中,让我真实的了解为什么要信靠主,并追求永生?因为唯有如此活着才有意义,才有希望。

2007年九月我回到台湾,当时因为婆婆患了重病,直到2008年的五月底婆婆蒙主恩召,我才离开台北,回到雪梨。当时母亲已经82岁了,身体也不太好,我实在是舍不得离开她,因为这九个月时间,我与她朝夕相处,真是难舍难分。况且她老年又得了阿兹海默氏症,几乎近几年发生的事情都忘记了,甚至忘记她出车祸的事,而常常停留在我童年时,住在金瓜石的那段时间。九个多月的相聚,我们常常走进时光的隧道,回到从前,好像我变成小孩子,她又恢复到年轻的时候。我们在一起每天读经、祷告、唱诗歌,心中真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时 。

当我办好婆婆的后事,要离开台湾的时候,我有一位同学是信奉天主教,我告诉她:我心中的不舍。可是我和家人也分别快十个月,此时必须要回家和先生以及两个女儿相聚,不得不离开母亲。我的同学告诉我:天主教是可以为母亲做一个善终的祷告,求老人家最后可以得到一个善果。于是我开始为妈妈的善终,以及最后时刻我可以在她身旁陪伴她的祷告。

回到雪梨之后,我天天都打电话给母亲,和她一同祷告,一同分享生活中点点滴滴,有一天她脑筋突然变得很清楚,她很高兴的告诉我:她要走了,当时我并不明白她的意思,我就说:「妈妈妳要走到哪里去呢?」她很神秘的说:「不能告诉妳。」我就说:「如果我找不到妳,我会哭。 」母亲这时候大声地说:「我要去天家了!」我说:「妈妈妳先别急着走,至少妳要等我回来,看看妳,然后欢送妳,妳才能走。」没想到妈妈居然说:「妳住的太远啦!我们只有在天堂,才是真正的相会。」这真是奇怪!平常我打电话给妈妈的时候,她都以为我就住在她家的附近。这倒是第一次听到她说我住的太远了。

当时我觉得妈妈真可爱,心里就有一种声音催逼着我要回去,说实在的,我不是回去想要送她终,实在是因为心里太想妈妈了。所以,我于2008年的十二月二号到达了台北,没想到此时先母又住进医院了。这次看到她总是笑嘻嘻地,不像有什么大病。我问了医生她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医生告诉我说:「大概下星期就可以出院了。」她既没有插管,也没有用喂食管。看上去挺好的,十二月五号早上去看,她还是很高兴,我的二女儿-宇恩,在她旁边念了诗篇90篇,她一直笑着点头。傍晚我再去看她的时候,她累得张不开眼睛,直想睡觉。我在病床旁边,为她做个祷告,然后对她说:「妈妈!明天早上我再来看妳。」她点点头。没想到半夜两点钟医院打来的电话叫我赶快去,当我走进了病房,她所有仪表上的心跳、心电图、血压以及血液的含氧值,都归为零。我只好安静的在她旁边祷告,求上帝接纳她的灵魂。就在我祷告的时候,没想到这时她的心电图又开始跳动了,好像是给我一个回应,她将要去天家了。可是没多久又停了,她含笑躺在天父的怀抱中。当时姐姐和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平安,我们不想哭,因为我们知道总有一天会见到她的。正如她曾说过:「只有在天家,才是真正的相聚在一起。」

在她身旁照顾她多年的外佣-阿信说:「奶奶信主我也要信主,将来在天家我们可以再见面。」真没想到她临终前还能为神结出一个果子。

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祂流出的宝血净我们的罪,圣殿里的幔子从中裂为两半,为我们开启了一条与天父和好的道路。使上帝的儿女有永生的盼望,我们真应该好好把握当下,多为主做工,多积财宝在天上。我们未领一人来归耶稣,岂可空手回天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