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南瓜汤

LM228-18

 

娘走上高店子的山岭上往下看,黄的青的绿的,大的小的老的,南瓜一坡一地都是。南瓜黄,南瓜就成熟了。南瓜成熟,家里的日子就有希望了。

南瓜好呀。白水南瓜汤,南瓜炖绿豆,南瓜蒸饭,那都是好吃的味道。南瓜丝炒青辣椒,南瓜炒肉片,南瓜炒腰片,这些就是好菜了。那年月,南瓜真要能和肉打上交道,不是逢年过节,就是家里有客进门。平常的日子,上顿接下顿的,就只有南瓜汤上桌。南瓜汤也不错。南瓜成熟的时候,正是乡下青黄不接的季节。家里米桶经常空空的敲得咚咚响,有南瓜汤填饱肚皮,那也是快乐的。

娘有一手做南瓜汤的好手艺。南瓜汤看起简单,那也是要考手艺的,否则,做出来不好下嘴。南瓜要选成熟了的老南瓜。选老南瓜也是经验活儿。把南瓜抱起来,用手轻轻敲,有空声响,那就是好南瓜,做出来的汤味道就好。娘在屋角里把那些老南瓜翻来覆去地抱起,轻轻敲几下又放下,然后分门别类的摆好。能做南瓜汤的放在一边,能做炒南瓜的又放一堆,其它坏了的就直接抱去砍了喂猪喂牲口。娘选好了南瓜,刨去皮,再泡上半碗绿豆。娘最拿手的就是南瓜绿豆汤。温水下南瓜,开水下绿豆,这是一个火候问题。如果没掌握好火候,南瓜汤不甜,绿豆煮不烂,那一锅南瓜绿豆汤就不是好味道了。娘做出来的南瓜绿豆汤,不放糖都是甜的,喝起来爽口。

南瓜汤好啊。肚皮饿得叽哩咕嘟叫,一盆南瓜汤上桌,几碗南瓜汤下去,肚皮撑起,饱了。人过日子,最怕的就是肚皮不能饱。肚皮都吃不饱,那还叫什么日子呢。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桌人。娘有一句口头语,饭不够吃,瓜瓜菜菜总要想办法让你们吃饭。瓜瓜菜菜能吃饱也是好日子。邻居隔壁刘老二家,他娘是英雄妈妈,男男女女生了九个娃,成活了七个。那日子就难了。不要说南瓜汤了,就是白水菜叶子汤顿顿都吃得干干净净一滴不留,娃儿大小的还是吃不饱。还没到饭点呢,几个娃儿就饿得哇哇哭,闹得大人心烦。有南瓜汤吃饱,那是娘勤快的结果。有南瓜绿豆汤,那就更不错了,喝在嘴里,甜滋滋的,舒服。一盆南瓜绿豆汤上桌,一家人的日子就过得去了。

LM228-19

南瓜是个好东西。每年开春的日子,娘都会种上几坡南瓜。门前小溪里的桃花水刚涨,娘就从窗台上那个小竹篓里把一包一包的南瓜种籽取出来。娘在门前晒坝边,一个一个地捏好粪球,再一粒一料地压入南瓜籽。粪球育苗好啊,南瓜秧长得又粗又壮。等南瓜秧长到一尺左右,娘一挑一挑地挑上高店子的山梁上,一窝一窝地栽上。春天的早晨,太阳刚从东山上露头的时候,走在高店子的岭上,静下来,能听见南瓜秧拔节的声音,那是多么美妙的音乐。有南瓜,一家人的日子就好过了。娘细心地照看着南瓜苗,浇水,施肥,除草,打药。南瓜苗在娘的眼里,就像照看自己的娃一样。南瓜苗长成南瓜藤,南瓜藤变长变粗,南瓜藤结上南瓜。每一步,都是娘用汗水和心浇灌出来的。

从高店子去三江口的路上,娘说,娃呀,再努一把力,赶紧走,早点到,说不定今天的南瓜又能卖个好价钱。南瓜除了做成南瓜汤填饱一家人的肚子,还是家里的重要经济来源。一挑一背的南瓜弄去三江口的场上,那就能变成白花花蓝花花黄花花的票子。从南瓜变成票子,那心情,谈起就让人满意。听了娘的话,我的脚步明显轻快了许多。南瓜卖了好价钱,说不定娘一高兴,还能招待自己去三江口场口上刘二娘的豆花馆吃一回豆花饭,要是再上一盘凉拌猪头肉,那就是神仙般的日子了。这些,也只是神仙般的想像。娘说,有好东西,不能自己单独吃,一家人坐在一张桌边,大家一起吃,又热闹又高兴,那才是一家人过的日子。

三江口是大山里方圆二三十里地界仅有的一个场镇。早些年,三江口是个行政乡,后来撤乡并镇被撤销了,就只留下一个场镇。那场镇仍然热闹。三江口逢农历三六九赶乡场,来来往往的人多得很。毕竟地处出山进山的水陆要道上,人气一直旺盛。有人气,南瓜就好卖。一挑一背的南瓜摆在市场上,有一个一个买的,有一背一背买的。要是遇到做生意的菜贩子,价钱说得满意,一转眼全都给你买了。

娘果然下了决心,要给一家子人改善生活。卖了南瓜,娘领着我直接去了肉市场。娘一狠心,割了五斤肉。娘说,娃啊,今天回家不吃南瓜汤了,吃顿肉。那肉好啊,看着就安逸,大肥肉,油气足,吃起来肯定够劲儿。那年头,哪个不想吃几块肥肉。家里的油坛子早就洗干净了,娘用开水烫了好几次。烫出来的油汤煮南瓜,都被我们几个抢着吃了个碗底子朝天。有肉吃,当然心里跟捡了票子一样美滋滋的。从三江口回家的路上,我一直紧紧地提着肉。娘说想给我换过手。我给娘说,不累,有的是力气。娘走上前,摸了摸我的头,说了句,你这个娃,想吃肉都想疯了吧。我看见娘话音刚落,眼圈里红红的。

后来好多时候,我一直把娘、南瓜和娘那双红红的眼圈联系在一起,无法割舍。这些的那些,在城市的夜晚那些难于入睡的时光,总是让人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时间和长江流水拍打着这座川南小城。就在小城山的那边,老家就在那个小小的山村。那里的南瓜依然年年成熟,青的绿的黄的南瓜,家家户户门前都堆着放着。南瓜早就不是一日三餐桌上的重要角色,只是那些曾经的味道还是让自己难于忘怀。自己还是经常想着,一盆南瓜汤,隔三差五能吃上一回。

时间是最好的漂白济,但总有一些是抹不去的。人啊,有回忆就好。走过的,都是生活。

一盆南瓜汤,一种岁月之上留存的味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