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顺流又逆流,长江三峡游

暑期时,朋友们都纷纷离开成都旅游去,只剩下我一人,又知道长江三峡很快便要动工程筑水灞,以后要看天然的三峡便不容易了,于是决定自己一人独游三峡。

在一位女医生朋友安排下,我独个儿坐车从成都到重庆市坐游船去!

重庆是一个山城,坡多坡陡,很多土生土长的重庆人是不骑自行车的,因不仅爬坡上坎累死人,连功率不够的摩托车都很难爬上坡。重庆别名火城,是非常炎热和潮湿,我在宾馆休息一整天,就好像坐在火炉上,热得要命;在房间里,一边吹着风扇,还是汗如雨下,热不可耐;洗个冷水浴后还是汗流浃背,所以对重庆印像不太好。

LM228-13

顺流下游 — 骤降室友

下午朋友带我到码头找寻往长江三峡游轮优惠,那里有很多游轮公司,都出奇制胜争生意。最后我们找了一条新船的处女航;因为天气太热,我选了有空调的双人房,这个长江三峡游轮套票是包括从重庆到宜昌市的两日两夜船程,加“宜昌一日游” ,所以只买了单程票。 (注1 )

「注1:原来「邮轮」和「游轮」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水上旅游,邮轮是海轮,航行海上,有美食和文娱供应;游轮或游轮是河轮,河上航行,规型较小,吨位在千吨级别,而邮轮则是以万吨起步。国内游轮在97年是刚开始的新尝试,没有餐食供应,船上分四个舱等,有6人间, 4人间和2人间,特等为大床间,只有特等和2人间有空调,所以费用较高」。

当时大概是黄昏五点多,朋友陪我上船到房间,那双人房有两张小小的木床,中间是一条很窄的通道,只能让一人走过,没有私人洗手间,要到外面公共厕所(只供双人房专用)。

因为是单人租住双人舱房,我好奇问朋友船公司会否安排一个女同房,她说应该会吧,若来的是个男生,我可以找导游换人,若没有同房,我便可以独占这个双人房了!她又说有空调的双人房收费比较昂贵,不是一般本地人可以负担得起;若然来个男士,能够住空调房的,一定是有教养的,应该没有问题吧!听后我仍然担忧,若是来了个男士怎么办? (我知道在中国住旅馆都可租床位的,是男跟男,女跟女一间房,但游轮有这种安排吗?)

游轮在晚上七点才启航,我独自在房里呆坐,频频看手表,希望没有人进来,那我可以独占房间,多好啊!在6:54 p.m. 我还庆幸不会有人来之际,想不到一分钟后却进来了两个大汉,我的心马上沉下来,怎办?我有个男室友啊!

他们两个一肥一瘦,瘦的像本地人,胖的较斯文,像个有教养的人。小胖子大概30出头,和我打了个招呼,放下一些行李,便跟他的同伴离开房间。他们很晚才回来,瘦的离开了,小胖子留下来。闲谈中才知道他「小郝是北京人,念工商管理,被一间在德州休斯敦的美国公司聘请,做产品销售主任,穿梭中美两国间;因我曾在美国德州念书,大家便有了共同话题!

他星期一要到重庆开会,趁着周末畅游长江三峡,跟他一齐来的是重庆公司派来的职员!因为「小郝常常出差,为了解闷,所以随身携带影碟机(注2),我们还一起看了两出外国电影呢!夜深了,我们也累了,大家都睡觉去,谢谢上主的保守带领,相安无事!第二天大清早他便离开房间,找他的朋友去!我又“独行侠独游长江了”。

LM228-14

「注2:影碟机在1997年刚在北美流行,但在中国流行已久,当他拿出影碟机时,我好像刘姥姥入大观园,又如大乡里出城,是第一次见到影碟机,觉得很好奇」。

我们的船经过万县、丰都鬼城、石宝寨塔楼、白帝城和三峡等地。三峡是瞿塘峡,西陵峡和巫峡。我们的船还停留在三峡的一个小城镇,然后再坐小船漫游秭归的小三峡,观峡内飞瀑清泉,有悬棺和古栈道。那天风光明媚,沿途都看到不同石头的奇形怪状,有些还有特别名称,真的是状如其名,唯肖唯妙。偶尔仰头一望,也可以看见悬棺,真的惊讶当时的人如何将棺木放在悬崖峭壁上,这种奇景已被列在古代世界奇观之一!

每次下船上岸时,沿路总有很多小地摊,售卖一些地方特色产品,因为不懂讲价,只是拍照作纪念。

两天都是走马看花,因天气实在太炎热了,每次上船后便马上回到空调房享受冷气,都没有到船上甲板逛逛,看看长江的雄伟和周遭的美景。后来知道第二天一早便到达宜昌要离船上岸,才在甲板上溜了整个下午,拍了些夕阳和江上景色作为留念。船儿在午夜时到达葛州垻水闸,但船大闸小,船身总是碰到石坝边,发出巨响,惊险百出。

第二天清早游轮抵达目的地宜昌,我的同房很早就离船,对我又是另一个历险记的开始!

逆流上游 — 友情何求

船到岸时,乘客都纷纷离船,我却安静坐在房间,等候领队通知去参加宜昌市一日游,接着他会安排我去张家界游玩事宜。怎知在房中等候很久都没人来,对面房间住的一对从重庆来的年青母子,见我迟迟没有离开,好奇来问我原因,我说等待领队来接我,她说所有人都走了,我听后愕然,因为人地生疏,有被出卖的感觉,后来知道他们俩也是参加宜昌一日游,所以我们便结伴上岸。她告诉我那些领队都是年轻小伙子,没有责任心,为了自己快活,不管客人死活。

LM228-15

上岸后,我们走到一个用帐幕搭成的临时旅行社找那些领队,但他们早已逃之夭夭,不知所踪。查询游张家界的价目表,发现他们就地起价,三天两夜短程的价钱太贵,我们决定不去张家界,游毕宜昌后便再坐船回重庆去。

宜昌回重庆是逆流,所以要多花一天的时间,即三天两夜,逆流而上没有很多乘客,主要是用来载货,因多数人都会坐飞机或火车回家去,所以回程的船上比较安静,中途也有几个下货站,我们都可以上岸走走。

这次跟“重庆母子”同游,我们是住在三等舱的四人房间,有一陌生男人与我们同房,我们都战战兢兢地不敢熟睡,恐怕会被劫财劫色呢!幸好,一夜平安。到达重庆后,我们一同吃了一顿很有风味的石锅餐,后来他们母子还送我到车站坐公车回成都去。

这次长江三峡游,不但经历船的顺流逆流,也体会到人生的顺流逆流。每一个在我身旁刷身而过的人,不论是室友、导游、旅行社职员、重庆母子或朋友的朋友等,与他们的接触,都给了我新的体验和学习。虽然如此,一直自责自己当日的愚昧无知,不懂得先查看游轮的运作和设备,不懂得去查问导游的安排,以致发生不必要的狼狈和惊恐,也衷心谢谢重庆两母子在逆境中的照顾。

感谢上主的保守,让我在这个长江游平安渡过,在这些新的经历中,令我想起「临江仙」的几句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在这次长江经历中,想到遇见的不同人物,在日后怀旧时,一切都只会在笑谈中轻轻走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