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理想不能没有,就算没有实现

悉尼学医记

LM228-05

常常听到人家说这句话,“理想不能没有,万一实现了呢。“。很多成功人士的励志故事也常常应用这句话,说明这些成功人士从小就有与人不同的远大理想。而走向机会的大门只向那些有所准备的人敞开。

其实我也是属于从小就有远大理想的人物。比如,当我看了”雷锋“的电影从电影院出来,我就下定决心,长大以后要像雷锋叔叔那样,做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解放军战士。又比如当我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长篇小说(让我显摆一下,我小学二年级就能连蒙带猜地读完所有能找到的长篇小说),又立志长大以后要做一个像小说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那样的人,我还把他的名言一字不漏地抄下来:“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 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可是,我的第一个理想很快就破灭了。因为看完电影不久,就听我参了军回家乡探亲的二堂哥告诉我,有“鸭蹄脚”(扁平脚)的人不能参军,我就是有”鸭蹄脚“的人啊。而第二个理想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因为我还没有到总结一生的时候。不过,我在这篇文章想说的意思是,有理想总比没有理想要好,就算这个理想没有实现,也可能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得到”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好结果。下面我就以我另一个没有实现的理想–当医生来加以说明。

在我童年时代的众多理想中,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理想就是长大后当一个“救死扶伤,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的医生。尽管我对什么是“革命的人道主义”并不清楚,对于什么是“救死扶伤”还是明白的。当时连小学生都能背诵下来“老三篇”之一的《纪念白求恩》中的加拿大医生白求恩就是一个最好的榜样,他从加拿大到中国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而牺牲。至今我还能背出这些句子:“白求恩同志是个医生,他以医疗为职业。为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大意)。不过,对我有更直接影响的是我认识的一个医生–我家的邻居老中医吴医生。我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家不能在我爸爸工作单位的家属宿舍继续住了,好在经过我妈妈公司一个同事的介绍,向他的堂哥借了一套老祖屋给我们一家居住。他堂哥在汕头市工作,家也在那里。老祖屋空置多年。他不肯收我们租金,说好等我们租到房子就把房子还他。可是没想到我们一住就7、8年,两家人成为了好朋友。在那里住的时候,我妈妈就经常请住在隔一个巷口的吴中医给她看病。我们家当时遭遇极大的困难,我妈妈心理压力很大,常常有剧烈的偏头痛。每次服了吴医生开的中药,总是能解除不少的痛苦。我们家其他人有感冒发烧等毛病,也是请吴医生开药。吴医生体恤我家的困难,看病分文不取。他的小儿子德成哥也跟着他父亲学中医,跟着“望闻问切”,他父亲也常常让他为病人先开药方,然后他加以审查加减。以前的邻居们无需预约,大人小孩都可以随时拜访邻居(除了睡觉时间)。

我也常常在旁边看他们父子给人家看病,很羡慕德成哥年纪轻轻(大约二十岁)就可以给人看病。我看他常常在背诵一本书《汤头歌诀》,什么“犀角解乎心热,羚羊清乎肺肝”,朗朗上口,很是好听。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向德成哥借了这本书,回家抄了好几页,也开始背诵这些歌诀。后来我还向他借了一些现代出版的医学书籍,囫囵吞枣地读起来。吴医生弟弟一家也和他家住在一祖屋,他弟弟是个中药药剂师,经常在家炮制各种中药制剂,我也是常常在旁边参观,使我能把在书本上学到的中药材的知识和实物联系起来。他们一家对我的影响,使我后来一直保持着对中国传统医学知识的兴趣和对中医师的尊重。虽然我没有当成中医师,但是我学到的中医学的知识却在帮助我保持和提高身体健康方面发挥不小的作用。比如,在我还是一个青少年的时候,我们在学校没有接受过任何生理卫生健康知识的教育,但是我却比当时大多数同龄人拥有更多这方面的知识,明白了保持好身体的健康才能少生病、不生病。 (我后来明白这就是《黄帝内经》所谓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这些对我后来下乡当知青和后来出国在各种艰苦环境下还能保持健康的体质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LM228-06

在七、八年前,我还因为受到一个从北京到悉尼开中医诊所的中医师的鼓励去学习了一门人体解剖课程。原来我经常去他的的诊所请他做针灸和保健推拿。在他空闲的时候,我们常常讨论中医学等问题,特别是社会上经常引起争论的中医是不是伪科学之类的问题。他的英文程度不是很好,常常会请我当面或在电话里为他与他的顾客当翻译。他常常劝我去学一个中医针灸师的课程,拿个针灸师的资格,和他合作,我虽然没有答应他。但是也有些心动。针灸师也是中医师,而中医师是越老越值钱的。不过我当时还忙于小生意和家庭事务,不可能脱产几年去读书。再说,年纪大了,有没有必要再去重新择业?但是,他的话激起我进一步学习医学知识的兴趣。我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到我家附近的技术学院报读了一门人体解剖学的课程。我觉得这门课程可以弥补我对现代人体生理知识的缺陷,对于减少和防止在自己喜欢的健身运动和日常工作中受到的伤害很有好处。这门课程的教材和老师上课全是英文的,平时的作业和学期末的笔试和口试也都是英文的。医学术语很多是拉丁文,对我的难度实在不小。好在我从小喜欢读书,也不怕考试。最后终于拿到毕业证书。我还顺便拿了一个急救证书。后来,我还用我的急救知识帮助过两个出事故而受伤的路人和邻居,受到救护车医务人员的称赞。通过这门课程,我更加深入具体了解人体高度复杂精细的结构和功能,更加体会和赞叹造物主的奇妙。如果我们不好好使用和爱护造物主赐给我们的身体,就真的是“暴殄天物”,自找苦吃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