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時期,如何帶孩子在家自學?

wan ke

 

從年初開始,新冠病毒的風暴肆意蔓延,而今成了每個人生活的一部分,也讓眾人看到面對病毒來襲,各種不同的國情與應變態度。有的人泰然自若、淡然處之,有的人如覺醒的先知一般,迫切地分享各種抗疫信息。

對於進入養兒育女階段的為人父母者而言,如何在戶外活動受限的同時,繼續照顧到不同年齡與性格的孩子的身體、心靈與認知上的需要,是一個具有挑戰的話題。

許多海外朋友圈裡的討論,由一開始對國內疫情的擔心,已經轉為親身面對難題時的恐懼。許多父母開始掙扎,應不應該讓孩子請假在家防疫隔離?學校停止上課,如何讓孩子的學習不被耽延?如何24小時面對與孩子共處而不抓狂?如何讓孩子在家不無聊?身為一個帶著孩子在家自學的母親,不少朋友也開始向我打聽,這段特殊時期在家自學,該怎麼開始,要用什麼樣的教材?我可以和孩子在家自學嗎?

讓冠狀病毒成為孩子的“老師”

許多人擔心孩子在家,語文、數學等科目的進度會落後。其實,現在網絡的教學資源相當豐富,多數華人家長也很看重孩子的學科發展,所以學科這部分的影響不會太大。事實上,在這一段人心惶惶的日子裡,“冠狀病毒”與其衍伸出的各種爭論與議題,正是我們在家自學期間最好的教材。

筆者在北美一個自學社群裡任教,負責帶領一群9到10歲的自學孩子。每一周,孩子們會預備一個簡短的專題短講。在最近的一次課堂中,班上的一個男孩便以當下各地流行的冠狀病毒作為專題,做了一場深入淺出的分享。他提到各種病毒傳播的地區、對身體各器官的傷害程度,以及面對的方式。而後,班上的其他孩子也在提問中參與討論了冠種病毒對身體的侵害與如何預防,等等。自學的孩子們因為有許多時間可以在家與父母討論學習,會比多數在校生有機會進行深度思考與對話訓練。

孩子們的討論給了我許多觸動與靈感。於是,冠狀病毒成為我和他們近日自學課程中的一個主要課題。我和孩子們一起思考:在病毒蔓延之際,可以學習到什麼寶貴的功課?聖經上說“萬事都相互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著益處”(參《羅馬書》8:28),那麼,上帝允許病毒存在和蔓延,我們如何從中得到益處呢?最寶貴的益處又是什麼呢?

孩子們的好奇心會激發他們不斷地提問,我們刷手機時在看什麼?我們和朋友在討論什麼?為什麼超市裡的衛生紙、食物都被搶光了?為什麼不能到人多的地方?為什麼足球課和生日派對要取消?不可否認,冠狀病毒可以使人的肺部纖維化、致人於死地,但同時,它也可以成為孩子認識這個世界的最好的老師。

從科學知識與醫學的角度,每個父母可以按照孩子的學習基礎與吸收程度,在網絡上找一些親子共讀的好文章。此外,我們還可以從品格成長、生活習慣、全球化的社群關係來看冠狀病毒的影響。這些和孩子一起深度對話的機會,是過去孩子在群體教學中較缺乏的,我們正可以把握這段時間陪孩子一起探討。

讓孩子的改變從餐桌對話開始

當我們準備利用這段居家抗疫的時光和孩子一起學習之前,一定要給孩子留點時間緩衝,來想想我們該做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是一個啟發孩子學習動機的機會,因為自主學習是在家自學的關鍵,如果孩子不是因為找到意義而學習,而是因為父母趕鴨子上架,被迫執行,那麼自學無法持久,而且親子關係也會很受傷。

我們的做法是藉著餐桌上的討論,先一起釐清孩子對整個疫情的所有疑惑,這個病毒是怎麼開始的?為何會傳播到全球各地?病毒的蔓延是人的疏忽嗎?還是當代全球化生活型態下的必然結果?以孩子能理解的方式解釋給他們聽,和他們一起謙卑地重新了解當前的疫情。不要認為孩子太小就無法理解。我的二兒子今年3歲,在聽過許多討論之後,他現在是家裡最願意為疫情來調整飲食習慣的人。讓這些實際發生的事件,成為我們與孩子討論的根基,以此激發孩子更多的主動性,來參與到抗疫期間生活型態的改變。

認識疫情之後,我們便得到一個機會,陪伴孩子來疏理面對疫情的恐懼,試著問一些問題,幫助他們更全面地來思考,我們一家也藉著這段抗疫時光,成為彼此的支持與祝福。

我們會問:

如果冠狀病毒的爆發是一封上帝寫給人類的信,那麼,這封信的內容是什麼?上帝要對我們的心說什麼?

在病毒蔓延時,你認為最重要、最有價值的東西是什麼?

因為病毒的關係,我們的行動受到了許多限制,但有哪些東西無法因此被限制住的呢?

病毒的蔓延,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近,還是越來越遠?

當我們心中感到恐懼時,我們可以怎樣去回應?我們可以如何去尋求幫助?

我們要怎麼分配在家裡的時間與家庭事務? ……

我會讓孩子參與設計這段時間的學習計劃與每天的待辦事項。

討論之後,我二兒子在生活習慣上有了許多改變,為了提高免疫力,開始嘗試過去不想吃的食物,有幾次吃了大蒜,覺得很辣不想吃,一聽說大蒜是抵抗病毒的天然抗生素,便多喝了兩口水,安靜地把口中的蒜頭吞下去;我的老大也在討論中分享了許多可愛的想法。他說,疫情蔓延時,爸爸必須在家工作,所以如果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或完成了什麼新的學習,他可以直接和爸爸分享,而不用等到爸爸下班。他覺得這樣的時光很珍貴、很有價值。孩子看待事情的眼光,比我們清澈多了,不是嗎?

讓在家自學變成父母的“補課”

在不知不覺中,我們進入了一個以實現“自我價值”為主流意識的時代,整個教育體系、主流媒體、乃至我們周遭的生活環境,都一致認為,生命終極的幸福在於追求自我價值與實現自我的成就。多數時候,我們更多地享受自己在職場與外部朋友圈中建立起來的形象,而不是我們在家中、在最親密的人面前所承擔的角色,因為與另一半、與孩子之間的共處需要捨棄許多自由,捨棄我們的傾向與喜好,捨棄我們可以用來得到更好職場表現的精力與時間。

世界的聲音、我們的野心與害怕自己因家庭的羈絆而失去自我的恐懼,催逼我們把最好的時間、體力與活力,奉獻給職場與外部世界的各種舞台。這樣的掙扎與困境普遍存在於當代每一個成年人的內心深處。自我實現這個概念本是好的,它幫助我們看重自身價值,激發潛能,但若因為一味地追求自我實現,而忽略了上帝在其他方面與角色上的呼召,逃避我們作為妻子或丈夫、母親或父親的職分,我們便容易在迷失中付出更大的代價。

如果我們因為疫情蔓延,被迫和孩子共處而感到焦慮煩躁,那很可能是因為過去自己已經太習慣於以忙碌的工作與社交生活(甚至是教會服事)來逃避親職角色。而疫情的蔓延,則使我們不得不重新回歸家庭,學習與最親密的人共處,學習為他們捨棄自己的時間與愛好,在一個沒有觀眾、沒有舞台,也不可能有掌聲的角落裡,重複執行著看來與“追求自我”毫無關聯的諸多瑣事:每天面對孩子們的學習、反覆叮嚀、糾正、陪伴、處理手足爭執……疫情的蔓延,迫使在孩子們生命中缺席的父親與母親重新“補課”,回歸家庭。

聖經裡說:“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4:23)每次,只要有好奇的父母向我詢問如何在家自學,以及在家自學的挑戰時,我便會告訴他們,在自學的一開始,最需要學習與調整的不是淘氣叛逆的熊孩子,而是父母親的心。而每一個父母所必須做的,就是來到上帝的面前,安靜下來,讓上帝開啟我們的眼睛,看到他如何呼召我們,在與配偶和孩子的相處中學習愛的功課。

唯有上帝能使人的心轉向

上帝就是愛,唯有上帝的愛可以使父母的心轉向兒女,使兒女的心轉向父母。每當我在婚姻與帶領孩子的過程中遇到挫折時,我便會來到上帝面前,求上帝重新讓我看見他對於我生命的呼召,而上帝也一次次奇妙地藉著細微小事告訴我,他一直與我同在。

我常常也會覺得,帶孩子在家自學,自己放棄了生命中許多美好又有價值的事物,我不再能像以前那樣東奔西跑做學生事工,也因為沒有太多獨處寫稿的時間而推去了許多稿約,看到過去身邊的人一步一步地完成了許多事,心裡也會焦急,甚至嫉妒。但上帝總是用一段經文安慰我,帶我重新回到他的面前,安心面對他在這個生命階段加給我的任務與功課: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家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參《哥林多前書》13:4-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