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永不“隔離”!

LM230_09

 

數月前,新冠疫情在武漢大爆發。看到生命的無助,以及那些日夜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筆者深感傷心之餘,也被很多基督徒的愛心和勇氣所感動。他們不顧生命安危,給獨居老人買必需品,給無家可歸的人分發口罩、食物……

那時,我問自己:如果此時我在武漢,我會選擇只待在家裡,還是會走出去,做力所能及的事,關心有需要的人?

我沒有答案。

顧念他所顧念的

Mel Bei hua在最危險的時候,我順利回到了工作所在的國家。當時我所在的城市尚無感染病例,街上戴口罩的人很少,生活似乎一切如常。但我卻因沒能與家鄉父老共患難而感到愧疚,也因無法為他們做點什麼而感到深深的無力。因此我陷入掙扎。我如何能身處世外“過正常生活”呢?

當我帶著一顆貧窮無助的心,來到上帝面前祈求時,他用一句經文回應我,“你當依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他的信實為糧。”(《詩篇》37:3)

我突然意識到,是他帶領我順利通過層層關卡,是他呼召我回來的。他鼓勵我要“以他的信實為糧”,因此我不要陷入無止境的悲傷,因為他仍在掌權。

如今,家鄉的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人們的生活逐漸恢復正常。但我所在的國家疫情卻開始爆發,幾天之內當地政府出台各種管制措施,全國的學校和娛樂場所被關閉。政府鼓勵所有人待在家中,無特殊情況不要外出,晚上還有宵禁(宵禁,指禁止夜間的活動,編註)。

於是有家庭的忙著在家教小孩;單身們忙著追劇打發時間。我是後者。追完一部劇,我感覺自己不能這樣繼續下去,但又真想不出可以做什麼。我只好去問上帝:“我可以如何與你同工?”他依然用這句經文回應我:“你當依靠耶和華而行善”。問題是,大家都不出門,我要如何行善?

Mel pingqin我想到可以包餃子出去送!上帝還感動我邀請幾位單身朋友一起,我們包好多餃子,送給十幾個認識的家庭。我原本擔心鄰居們會對我們送去的“禮物”感到尷尬,但他們都非常開心。之後,我陸陸續續收到了他們回贈的各種點心和水果。

還有一位朋友打電話來,說他院子裡的菠蘿蜜熟了,讓我去砍下來和鄰居們分享。我花了整整兩個小時剝開了一個大大的菠蘿蜜,藉著這些菠蘿蜜,我又認識了好幾位新鄰居。

幫助他願意幫助的

我所在的城市生活水平遠遠沒有國內三四線城市好,疫情的爆發使很多年輕人失去工作或收入減少,能在家工作的人少之又少。

我有一位當地的朋友——布,她是一所語言學校的老師,雖然她可以在家工作,收入也沒減少,但日常開銷卻增加了。由於不方便外出吃飯,她要在租來的單間公寓裡自己做飯,就要買廚具和冰箱,在家工作電費也漲了不少……她那微薄的薪水已經無力承擔這些額外開銷。為了省電,她開始洗冷水澡。

我問上帝,我要怎樣幫助布?上帝感動我敞開自己的家接待她,我們一起吃飯、分享、玩遊戲。布還不是基督徒,但愛的行動勝過萬語千言。

也有很多朋友和家人擔心我這樣做會不安全,其實我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一來徵得了對方同意,二來我們都沒去過人群密集的地方。我也會盡量做好防護措施,出門戴口罩、回家勤洗手、不去人多的地方……

但我深知,保護我的並不是我所做的這些,上帝才是我的終極保護;我依靠的也不是口罩和洗手液,以及自我隔離,我依靠的是他。其實與在重災區的那些志願者相比,我真的沒做什麼。

也有人勸我,等疫情過去,有大把時間可以做這些事情,若是染了病,可能就再也沒機會做了,何必這樣得不償失?

這話聽起來挺有道理,但在當下最艱難的環境中,我們更應該活出信仰。我們所信靠的上帝,他不會因疫情而改變。而且,愛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耶穌愛我們,甚至付上生命的代價,我們被呼召來跟隨他,怎能奢望不冒風險?

 甘心為他使用

我害怕得病嗎?兩個月前,我非常害怕,甚至一天洗30次手,兩三天可用掉一捲紙巾,一天量無數次體溫,打個噴嚏都心慌。我在怕什麼?也許我不想因為自己得病而感染他人?也許我還想繼續在這里工作下去?

但漸漸的,我意識到如果我真的知道我所信靠的是誰,那麼我也要確信我的生命在他手中,而不是在我自己或在病毒手中。

面對疫情,我們可以選擇只待在家裡,也可以選擇走出去關心有需要的人,這不是重點。因為有些人就算待在家裡,也能通過網絡做很多事情,鼓勵在困難中的人;但也有些人就算走出去,也只不過是為了自己的榮耀。重點是我們的心,我們是被害怕籠罩著,還是被他的平安包圍著?我們只想著自己的安危,還是也與哀哭的人同哭?

我深深相信,上帝不會讓任何一個患難和一場危機平白無故發生在我們的生命中。他使“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參《羅馬書》8:28)。也許我們都可以來到他的面前,求問他:“你要我在這次危機中得到什麼益處呢?”

只要我們有一顆渴求的心,他必定會讓我們知道他的心意以及他要怎樣使用我們。

有一位阿姨,她患有一種慢性病,在疫情嚴重的這段時間,她的病也更加嚴重,她不得不每天去醫院治療。她卻說,她深信上帝允許她經歷這些痛苦,不僅一定有美意,而且還是一個“特權”。因為當所有人都被迫待在家中,她卻可以每天到醫院,去跟醫護人員、其他病人見面,並且和他們分享好消息,為他們禱告。

我們是否發現上帝給我們的特權呢?

LM230_09b

(轉載自海外校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