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花拾趣

澳洲花多,花美。家住小院,雖然很小,但我愛花喜花,常去植物園和花園觀賞,尤其自己動手養花種草,悠然其間,花趣,樂趣,融入花草間。擷取花叢中一束,共享之。

A、沙漠豌豆花,享受到花的美韻

LM232_12a

◎ 小院漠碗豆花(耀眼豆)

最早見到沙漠豌豆花(desert pea),是在南澳州的阿德萊德植物公園(Adelaid Botanic Garden)。

美麗的植物園坐落於阿德萊德北大街的東端,是城市中植物園。我到這裡時,看到園內一塊沙土地裡,花叢旁圍著許多人。近前一看,原來是艷麗的花,呵,好一朵艷麗俊美的花,似天女下凡,嬌豔嫵媚,翩翩起舞。

花叢標牌上寫著:沙漠豌豆花(desert pea),蔓性野生豆科植物。細目看去,葉呈羽狀複葉,晶瑩剔透。花朵綺麗,猩紅色,花莖上有白毛,花瓣五個,花蕊呈黃茸狀,新奇的是旗瓣上有一對圓柱形頭狀花序,好似一對亮晶晶的大黑眼珠,故又叫耀眼豆,又因花型似鳥,也被稱為吉祥鳥。此花是一九二八年由探險家查爾理‧斯特爾特(Charles Sturt)發現,又稱斯特的沙漠豌豆花。

沙漠豌豆花引人喜愛,被定為南澳州市花。植物園標牌旁的櫥窗裡,有一幅繪製的南澳州的州徽,圖案中央是一盾形,盾形的上方有四束沙漠豌豆花。

植物園是一個增長知識及觸動靈感的地方。阿德萊德植物公園觀賞沙漠豌豆花,給我留下美好的印象。養殖沙漠豌豆花,是一件溫馨開心的事。那日,我到悉尼弗勒明頓(Flemington Markets)花市,發現一個花攤上,有兩棵艷麗的沙漠豌豆花,我挑選了一盆。

賣花人是一位年約五十多歲的人,熱情健談,滔滔不絕地向我介紹沙漠豌豆花的養殖知識。沙漠豌豆花喜溫暖及陽光充足,喜溫潤,稍耐旱。土壤以疏鬆肥沃的沙質土壤為佳,通透性良好。賣花人的細心介紹使我受益匪淺。回到家裡,按照買花人的介紹,把沙漠豌豆花放在園中敞亮通風,陽光充足的地段,並按照賣花人的介紹,施肥、澆水,沙漠豌豆花在小園里安家落戶了。

歲月如梭。沙漠豆花在小園裡茁壯成長,花艷葉碧,以它的艷麗花色裝點著小園,引來蝶飛蜂舞,讓人感受到一種野趣之美,一種花豔的魅力。

B、普羅蒂亞花,在桌山見到的花

普羅蒂亞花(Protea Cynnaroides),神奇的花。

LM232_12b

◎ 南非桌山《食蜜鳥小立普羅蒂亞花》

蓮的心開在碧波里,而普羅蒂亞花怒放在土地上。在美的花界裡,普羅蒂亞花,讓人感受到神奇,感受到心蓮清香、素樸和冰潔。

我喜愛普羅蒂亞花。最早看到這種花,是二〇〇三年時在南非開普頓(Cape Town)桌山(Table Mountain)上,越看越感到神奇,此時正有一隻食蜜鳥,小落花上採蜜,好奇的我趕忙拍下了照片。

普羅蒂亞花,它的花朵神奇。亭亭玉立的普羅蒂亞花,圓形碧翠的葉片,宛如一條碧玉般的帶子,嫵媚嬌娟的紅邊花朵,由許多菊花形的花瓣組成,大自然的神手又在花朵中心點燃著許多向日葵狀的花蕊,碩大的花朵亭亭玉立在花莖上,花艷葉瑩,宛若玉盤,似睡蓮又像曇花。普羅蒂亞花(Protea cynaroides)為山龍眼科,常綠灌木。枝葉茂盛,苞葉和花瓣挺拔,具有粗壯的莖桿,大而深綠色、有光澤碧翠的葉片。花朵大,其鮮花實際是一個花球,在中心有許多的花心,並被巨大的、色彩豐富的苞葉所包圍。在一個生長季,一株大而粗壯的普羅蒂亞花能夠開出六至十個花球,個別植株能夠在一個生長季裡開出四十個花球。花球苞葉的顏色從乳白色到深紅色之間變化,其中一種名叫“冰粉色普羅蒂亞花”,淡粉色、稍帶銀色光澤的苞葉是最受歡迎和推崇的,被譽為最富貴華麗的鮮切花,其花的花蕊魅力動人。

普羅蒂亞花,它的名字神奇。普羅蒂亞花,屬名是以希臘神話中海神普羅透斯的名字命名,海神普羅透斯具有可以隨意變換外形的神力,以此為名用來形容普羅蒂亞花屬植物多變的外觀。普羅蒂亞花,又名:帝王花、菩提花,花語:勝利,圓滿,富貴,吉祥。

LM232_12c

◎ 小院普羅蒂亞花

普羅蒂亞花,它的傳說神奇。普羅蒂亞花與火結下不解之緣,有時林火還會成為它的生命的傳播者,並經過火的洗禮繁衍後代。普羅蒂亞花非但在森林大火中不會滅絕,而且沒有森林大火的幫忙無法繁衍後代。普羅蒂亞花在種子授粉以後,堅韌的花苞就把包含種子的花頭包住,形成一個保護殼,能經二十年風雨侵蝕而不壞。由於它的果實堅硬,令鳥與老鼠都無法消受,所以它只能靠大火的高溫使果實破裂並將種子噴撒在地上,等到下雨時發芽,展開生命的新旅程。大火過後肥沃的土壤,則是普羅蒂亞花繁殖的天堂,可謂浴火怒放。

家居小園種植著兩棵普羅蒂亞花,一棵是冰粉色的,一棵是鮮紅色的,花開時節,花艷葉碧,常吸引近鄰前來觀賞。坐在自家小園陽台,盡心欣賞,長得宛似中國夏日盛開的蓮,給人以勝利,圓滿,富貴,吉祥之感。

C、針墊花,憶起母親的針線包

一盆針墊花(Leucospermum cordifolium),引起我的往事追憶。

 

在新州安南山澳洲植物園(The Austrlian Botanic Garden Mount Annan),我看到一盆開著橘色的花,花盆標牌上寫著:針墊花(Leucospermum cordifolium),澳洲特有的山龍眼科植物,屬於山龍眼科針墊花屬。全屬植物約五十多種。因為花朵盛開時像插滿了針的針墊,因而得名。針墊花花語:歡樂,無限祝福。

細目看去,盛開的花朵,拳頭般大,小花球是由無數個小花朵組成,那伸出的“斜頭”正是一個舞動的花蕊,像插滿了針的針包墊,顏色鮮豔奪目。

LM232_13b

◎ 小院針墊花

從花店買來後,放在小園醒目處,葉碧花艷,細目看著針墊花,勾起我的“慈母​​線”往事回望:母親心靈手巧,做得一手好的針線活。從我記事起,她身邊總放著一個針線包,裡面除了線、頂針、鈕扣外,有一個繡著荷花的針墊,上面插著大、中、小各式針。這個針墊是後來才有的,開始母親做針線活時,有時把針放忘了地方,後來母親為了方便,自己動手做了這個小巧玲瓏、上面繡著荷花的針墊。一進臘月,母親就拿著這個針線包,忙活起來,用她那雙靈巧的手,為我們兄弟姊妹穿針引線。

往事情長。睹針墊花,養針墊花,憶“慈母線”,一種醇厚的花中情──慈母情,沁入心田。

D、翠綠龍舌蘭,讓人感受到花的悲壯

家門前,木柵欄旁,一朵長長翠綠,圓錐花序,呈黃綠色,好似天鵝的頸脖優雅地向木欄外彎曲伸起,又好似一條翠綠的飄帶飄向木柵欄外,為小街增添了一幅絢麗的畫,引得時有行人駐足觀賞,或用手機拍照。

這“翠燦奪目”的花,便是翠綠龍舌蘭(Agave attenuata)。

我熟悉它,還有一段趣味的事兒。在悉尼,平時,我就看到許多人家院落裡頭,就有這種植物,因此並不感到稀奇。所以,搬到新居時,看到在木柵欄旁就有五、六棵翠綠葉大的植物,不開花,也不結果,因此,我很少澆水,也很少施肥,然而,它卻在無聲無息中,卻頑強生長在木柵欄旁。

LM232_14a

◎ 小院翠綠龍舌蘭

歲月如梭。一晃五、六年光景,今年六月中旬,只見其中一棵,好似天鵝飛天,依然向木柵欄伸出翠綠長長且彎曲的花朵來,進而,又長又彎,衝出木柵欄,昂首伸向小街人行道,似一串翠綠花環,又似隨風飄舞的翠綠花環,給家人常來了意外驚喜。又引得行人駐足觀賞或拍照留影。

於是,我和一位鄰里聊起此花,鄰居也是一知半解。於是,我用手機拍照下來,到花市詢問—位老年女花農,她告知,這便是翠綠龍舌蘭。並我向介紹說,它的學名叫Agave attenuate,這里人常稱它為Agave,又稱翡翠盤、狐尾龍舌蘭,為龍舌蘭屬植物,原產於墨西哥,是多年生大型常綠植物,也屬於多肉植物的一種。她還風趣地說,龍舌蘭花開悲壯而又漫長的,一株龍舌蘭要長十幾年後才開花,說悲壯它一生只開一次花,花後隨著種子成熟,母株也逐漸枯死,所以翠綠龍舌蘭又被稱為世紀植物(Century plant)。

接著,她還帶我來到花圃中一棵翠綠龍舌蘭前,為我“看花識花”,她介紹說,龍舌蘭花葉大,肥厚肉質四季常綠,聚生在莖端,呈蓮座式排列,中間的心葉聚合緊抱成尾巴狀,尾尖細長,因而翠綠龍舌蘭又被稱為翡翠盤。托起肥大葉子的龍舌蘭莖,呈灰白色或是灰褐色。老株的莖基部或下半端萌生幼苗,可以直接取下種植,有根無根均能成活。她還向我介紹了翠綠龍舌蘭的生長和養護,它不怕光強光弱,也不怕干旱貧瘠,但怕霜凍低溫。它什麼土壤都能生長,只要排水通暢即可。你若不施肥,不澆水,它長得也開心;你若稍加用心,它長得更壯美。翠綠龍舌蘭草株型大,葉常綠,質感強,造景容易,成景也快,能營造出一種現代風格的簡約大氣之美,與結構式建築很相配。

聽罷老花農的介紹,上了一堂生動的花卉課。無獨有偶。近日,晨練時,猛抬頭,看到兩位鄰居的院內,也分別有兩棵翠綠龍舌蘭,赫然綻放,開出好似天鵝,又好似翠綠飄帶,為小街增添了花趣,也增添了樂趣。

E、艷若牡丹,想起山東荷澤的牡丹

讀杜甫的詩“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想起澳洲新州的州花特洛皮:可謂“曉看紅濕處,花重‘新州城’”。

LM232_14b

◎ 小院特洛皮的特洛皮

特洛皮(Telopea),又名新州帝王花,屬於山龍眼科,象徵著榮耀與尊貴。原產於澳洲的新州,因為宛似中國的牡丹,高雅華貴,被稱為澳洲牡丹。

我第一次見到特洛皮,是在離藍山不遠的布克萊希思(Blachat)的“杜鵑山花園”的沙土地裡,花碩大,深紅色,似紅火球,艷若牡丹。一九六二年被選為新州州花。它的圖案在新州大城小鎮隨處可見:建築物外觀、新州駕照上的圖案、火車上的圖案、植物學雜誌以及新州的橄欖球隊的命名,可謂“花重錦官城”。我到新州花園小鎮盧拉(Leura)參加花園節時,在格倫賽德花園(Glenshiel Garden)的園中園裡又看到了這種花。在高大杉樹下生長著紅色和粉色的特洛皮,枝繁葉茂,花艷絢麗。而在這裡的布萊姆斯遺產花園(The Braes Garden)山頂上的紫藤旁,我看到有一個大的、長形特洛皮花壇,一邊是乳白色特洛皮,另一邊是紅色特洛皮,正當花開時節,艷若株株牡丹。此時,讓我想起我到山東荷澤看到的牡丹花。

之後,我從花市買回了一盆特洛皮。但細心養了一年不見開花,且開始出現葉黃枝枯。於是,我到花市請教賣花人,他謙和耐心地向我介紹,要注意特洛皮的“野”性,要適地、適濕、適溫、適光。野生的特洛皮是生長在深厚的沙質土壤裡,人工栽種時,一定要用排水良好的土壤,如果在大的花地裡,要選擇有點坡度的地方,以利於排水。雖然野生的植株是生長在疏林下面,栽培時最好在全日照的環境下,花才會長的好。另外需要充足的陽光或半陰的環境,濕潤、排水良好、微酸性至中性的土壤。花農的介紹使我找到了花衰的原因,主要是排水不暢,土質不適,於是我進行了調整,不久特洛皮葉碧枝壯,並開出艷麗的花,成了小園花卉中的佼佼者。

F、銀樺,看到飛落花上的與蝶兒鳥兒

銀樺(Grevillearobusta),屬山龍眼科,常綠喬木,原產於昆州南部和新州北部河流兩側、沿海地區。葉背密生白色毛茸,故得名銀樺。花色品種多,艷麗挺拔,穗狀花序,似大型的毛刷生於枝頂。

LM232_15

◎ 粉色銀鏵

我在安南山植物園(The Austrlian Botanic Garden Mount Annan)曾看到幾種奇特的銀樺。有一棵枝多細長,花朵呈粉紅色的銀樺,花枝有的直指藍天,有的伸向路旁,迎風搖曳,與路經汽車,形成一幅美麗的景緻。在園林幽深處,還看到一棵開著綠色花朵的銀樺,細長的花朵,好似一隻綠頭蜻蜓,展翅欲飛。

我從安南山植物園花店,買回兩棵開著粉色和黃色花的銀樺。每當花枝招展之時,時有蝶兒鳥兒,小立枝頭,繪成一幅美麗的銀樺與蝶兒鳥兒的圖畫。有一次,隔窗相望,忽見飛蝶登落粉色花朵上,我拿出相機拍照了一張蝶兒花落銀樺的照片。

G、草樹,想起墨爾本皇植物園看到的百年草樹

我對澳洲草樹情有獨鍾,喜歡它碧翠的綠葉,細長似草,堅韌似針,如綠色噴泉;喜歡它頂端密集的小花,膨大的花亭,開花時似燃燒的綠色蠟燭。

家居小園裡,有兩盆草樹。小盆草樹是從大盆草樹分株培植的。兩盆草樹可謂小園中的“佳木異草”。我真正了解草樹的奇妙之處,還是友人陪我們參觀墨爾本皇家植物園(Royal Botanic gardens Melbourne)時所獲知。

二月的一天,我到墨爾本時,友人陪同參觀墨爾本皇家植物園。走到園中小湖邊,友人手指翠綠草地上的兩棵高大樹木說:“百年草樹!”立刻,我看到兩棵高大的樹木,屹立在翠草地上。遠看,像手持長矛狩獵、滿頭蓬髮的黑人孩子。近觀,樹形奇妙,黑矮的樹幹;似叢叢亂草的葉子,細長尖銳;上面有六個花亭。

此時,正趕上一位園藝師在給遊客講解。她說,草樹(grasstree)是澳洲的特有植物,又叫黑孩兒(Black Boypcant grasstree) ,學名:(Xanthorr Hoea)。接著介紹說,草樹的奇妙特色:它生長得十分緩慢,樹杆形成的過程需要十年的時間,因為這個樹杆是由無數的葉片基部剩餘部分堆積而成,而且是它分泌的類似松脂的粘液粘合,形成的樹杆。每年可以生長一至二厘米,這種植物最高的記錄也很少有超過四米的,因為其生長得緩慢,生長一米的高度就需要上百年的時間,據觀察每生長二至三厘米將形成一個花序,開花時花莛生長得很快,果實成熟需要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大約二至三年的時間。草樹的樹幹吸引了大量的蜥蜴和昆蟲前來安家,在它開花的時候,它的花蜜會吸引蜜蜂,蜂鳥和蝴蝶。

聽罷園藝師的介紹,我們聚集在百年草樹下留影,奇妙的草樹,讓人感受到大千世界的奇光異彩。

Queensland  TBCZhang lao hu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