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花拾趣

澳洲花多,花美。家住小院,虽然很小,但我爱花喜花,常去植物园和花园观赏,尤其自己动手养花种草,悠然其间,花趣,乐趣,融入花草间。撷取花丛中一束,共享之。

A、沙漠豌豆花,享受到花的美韵

LM232_12a

◎ 小院漠碗豆花(耀眼豆)

最早见到沙漠豌豆花(desert pea),是在南澳州的阿德莱德植物公园(Adelaid Botanic Garden)。

美丽的植物园坐落于阿德莱德北大街的东端,是城市中植物园。我到这里时,看到园内一块沙土地里,花丛旁围着许多人。近前一看,原来是艳丽的花,呵,好一朵艳丽俊美的花,似天女下凡,娇艳妩媚,翩翩起舞。

花丛标牌上写着:沙漠豌豆花(desert pea),蔓性野生豆科植物。细目看去,叶呈羽状复叶,晶莹剔透。花朵绮丽,猩红色,花茎上有白毛,花瓣五个,花蕊呈黄茸状,新奇的是旗瓣上有一对圆柱形头状花序,好似一对亮晶晶的大黑眼珠,故又叫耀眼豆,又因花型似鸟,也被称为吉祥鸟。此花是一九二八年由探险家查尔理‧斯特尔特(Charles Sturt)发现,又称斯特的沙漠豌豆花。

沙漠豌豆花引人喜爱,被定为南澳州市花。植物园标牌旁的橱窗里,有一幅绘制的南澳州的州徽,图案中央是一盾形,盾形的上方有四束沙漠豌豆花。

植物园是一个增长知识及触动灵感的地方。阿德莱德植物公园观赏沙漠豌豆花,给我留下美好的印象。养殖沙漠豌豆花,是一件温馨开心的事。那日,我到悉尼弗勒明顿(Flemington Markets)花市,发现一个花摊上,有两棵艳丽的沙漠豌豆花,我挑选了一盆。

卖花人是一位年约五十多岁的人,热情健谈,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沙漠豌豆花的养殖知识。沙漠豌豆花喜温暖及阳光充足,喜温润,稍耐旱。土壤以疏松肥沃的沙质土壤为佳,通透性良好。卖花人的细心介绍使我受益匪浅。回到家里,按照买花人的介绍,把沙漠豌豆花放在园中敞亮通风,阳光充足的地段,并按照卖花人的介绍,施肥、浇水,沙漠豌豆花在小园里安家落户了。

岁月如梭。沙漠豆花在小园里茁壮成长,花艳叶碧,以它的艳丽花色装点着小园,引来蝶飞蜂舞,让人感受到一种野趣之美,一种花艳的魅力。
B、普罗蒂亚花,在桌山见到的花

普罗蒂亚花(Protea Cynnaroides),神奇的花。

LM232_12b

◎ 南非桌山《食蜜鸟小立普罗蒂亚花》

莲的心开在碧波里,而普罗蒂亚花怒放在土地上。在美的花界里,普罗蒂亚花,让人感受到神奇,感受到心莲清香、素朴和冰洁。

我喜爱普罗蒂亚花。最早看到这种花,是二〇〇三年时在南非开普顿(Cape Town)桌山(Table Mountain)上,越看越感到神奇,此时正有一只食蜜鸟,小落花上采蜜,好奇的我赶忙拍下了照片。

普罗蒂亚花,它的花朵神奇。亭亭玉立的普罗蒂亚花,圆形碧翠的叶片,宛如一条碧玉般的带子,妩媚娇娟的红边花朵,由许多菊花形的花瓣组成,大自然的神手又在花朵中心点燃着许多向日葵状的花蕊,硕大的花朵亭亭玉立在花茎上,花艳叶莹,宛若玉盘,似睡莲又像昙花。普罗蒂亚花(Protea cynaroides)为山龙眼科,常绿灌木。枝叶茂盛,苞叶和花瓣挺拔,具有粗壮的茎杆,大而深绿色、有光泽碧翠的叶片。花朵大,其鲜花实际是一个花球,在中心有许多的花心,并被巨大的、色彩丰富的苞叶所包围。在一个生长季,一株大而粗壮的普罗蒂亚花能够开出六至十个花球,个别植株能够在一个生长季里开出四十个花球。花球苞叶的颜色从乳白色到深红色之间变化,其中一种名叫“冰粉色普罗蒂亚花”,淡粉色、稍带银色光泽的苞叶是最受欢迎和推崇的,被誉为最富贵华丽的鲜切花,其花的花蕊魅力动人。

普罗蒂亚花,它的名字神奇。普罗蒂亚花,属名是以希腊神话中海神普罗透斯的名字命名,海神普罗透斯具有可以随意变换外形的神力,以此为名用来形容普罗蒂亚花属植物多变的外观。普罗蒂亚花,又名:帝王花、菩提花,花语:胜利,圆满,富贵,吉祥。

LM232_12c

◎ 小院普罗蒂亚花

普罗蒂亚花,它的传说神奇。普罗蒂亚花与火结下不解之缘,有时林火还会成为它的生命的传播者,并经过火的洗礼繁衍后代。普罗蒂亚花非但在森林大火中不会灭绝,而且没有森林大火的帮忙无法繁衍后代。普罗蒂亚花在种子授粉以后,坚韧的花苞就把包含种子的花头包住,形成一个保护壳,能经二十年风雨侵蚀而不坏。由于它的果实坚硬,令鸟与老鼠都无法消受,所以它只能靠大火的高温使果实破裂并将种子喷撒在地上,等到下雨时发芽,展开生命的新旅程。大火过后肥沃的土壤,则是普罗蒂亚花繁殖的天堂,可谓浴火怒放。

家居小园种植着两棵普罗蒂亚花,一棵是冰粉色的,一棵是鲜红色的,花开时节,花艳叶碧,常吸引近邻前来观赏。坐在自家小园阳台,尽心欣赏,长得宛似中国夏日盛开的莲,给人以胜利,圆满,富贵,吉祥之感。

C、针垫花,忆起母亲的针线包

一盆针垫花(Leucospermum cordifolium),引起我的往事追忆。

 

在新州安南山澳洲植物园(The Austrlian Botanic Garden Mount Annan),我看到一盆开着橘色的花,花盆标牌上写着:针垫花(Leucospermum cordifolium),澳洲特有的山龙眼科植物,属于山龙眼科针垫花属。全属植物约五十多种。因为花朵盛开时像插满了针的针垫,因而得名。针垫花花语:欢乐,无限祝福。

细目看去,盛开的花朵,拳头般大,小花球是由无数个小花朵组成,那伸出的“斜头”正是一个舞动的花蕊,像插满了针的针包垫,颜色鲜艳夺目。

LM232_13b

◎ 小院针垫花

从花店买来后,放在小园醒目处,叶碧花艳,细目看着针垫花,勾起我的“慈母​​​​线”往事回望:母亲心灵手巧,做得一手好的针线活。从我记事起,她身边总放着一个针线包,里面除了线、顶针、钮扣外,有一个绣着荷花的针垫,上面插着大、中、小各式针。这个针垫是后来才有的,开始母亲做针线活时,有时把针放忘了地方,后来母亲为了方便,自己动手做了这个小巧玲珑、上面绣着荷花的针垫。一进腊月,母亲就拿着这个针线包,忙活起来,用她那双灵巧的手,为我们兄弟姊妹穿针引线。

往事情长。睹针垫花,养针垫花,忆“慈母线”,一种醇厚的花中情──慈母情,沁入心田。

D、翠绿龙舌兰,让人感受到花的悲壮

家门前,木栅栏旁,一朵长长翠绿,圆锥花序,呈黄绿色,好似天鹅的颈脖优雅地向木栏外弯曲伸起,又好似一条翠绿的飘带飘向木栅栏外,为小街增添了一幅绚丽的画,引得时有行人驻足观赏,或用手机拍照。

这“翠灿夺目”的花,便是翠绿龙舌兰(Agave attenuata)。

我熟悉它,还有一段趣味的事儿。在悉尼,平时,我就看到许多人家院落里头,就有这种植物,因此并不感到稀奇。所以,搬到新居时,看到在木栅栏旁就有五、六棵翠绿叶大的植物,不开花,也不结果,因此,我很少浇水,也很少施肥,然而,它却在无声无息中,却顽强生长在木栅栏旁。

LM232_14a

◎ 小院翠绿龙舌兰

岁月如梭。一晃五、六年光景,今年六月中旬,只见其中一棵,好似天鹅飞天,依然向木栅栏伸出翠绿长长且弯曲的花朵来,进而,又长又弯,冲出木栅栏,昂首伸向小街人行道,似一串翠绿花环,又似随风飘舞的翠绿花环,给家人常来了意外惊喜。又引得行人驻足观赏或拍照留影。

于是,我和一位邻里聊起此花,邻居也是一知半解。于是,我用手机拍照下来,到花市询问—位老年女花农,她告知,这便是翠绿龙舌兰。并我向介绍说,它的学名叫Agave attenuate,这里人常称它为Agave,又称翡翠盘、狐尾龙舌兰,为龙舌兰属植物,原产于墨西哥,是多年生大型常绿植物,也属于多肉植物的一种。她还风趣地说,龙舌兰花开悲壮而又漫长的,一株龙舌兰要长十几年后才开花,说悲壮它一生只开一次花,花后随着种子成熟,母株也逐渐枯死,所以翠绿龙舌兰又被称为世纪植物(Century plant)。

接着,她还带我来到花圃中一棵翠绿龙舌兰前,为我“看花识花”,她介绍说,龙舌兰花叶大,肥厚肉质四季常绿,聚生在茎端,呈莲座式排列,中间的心叶聚合紧抱成尾巴状,尾尖细长,因而翠绿龙舌兰又被称为翡翠盘。托起肥大叶子的龙舌兰茎,呈灰白色或是灰褐色。老株的茎基部或下半端萌生幼苗,可以直接取下种植,有根无根均能成活。她还向我介绍了翠绿龙舌兰的生长和养护,它不怕光强光弱,也不怕干旱贫瘠,但怕霜冻低温。它什么土壤都能生长,只要排水通畅即可。你若不施肥,不浇水,它长得也开心;你若稍加用心,它长得更壮美。翠绿龙舌兰草株型大,叶常绿,质感强,造景容易,成景也快,能营造出一种现代风格的简约大气之美,与结构式建筑很相配。

听罢老花农的介绍,上了一堂生动的花卉课。无独有偶。近日,晨练时,猛抬头,看到两位邻居的院内,也分别有两棵翠绿龙舌兰,赫然绽放,开出好似天鹅,又好似翠绿飘带,为小街增添了花趣,也增添了乐趣。

E、艳若牡丹,想起山东荷泽的牡丹

读杜甫的诗“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想起澳洲新州的州花特洛皮:可谓“晓看红湿处,花重‘新州城’”。

LM232_14b

◎ 小院特洛皮的特洛皮

特洛皮(Telopea),又名新州帝王花,属于山龙眼科,象征着荣耀与尊贵。原产于澳洲的新州,因为宛似中国的牡丹,高雅华贵,被称为澳洲牡丹。

我第一次见到特洛皮,是在离蓝山不远的布克莱希思(Blachat)的“杜鹃山花园”的沙土地里,花硕大,深红色,似红火球,艳若牡丹。一九六二年被选为新州州花。它的图案在新州大城小镇随处可见:建筑物外观、新州驾照上的图案、火车上的图案、植物学杂志以及新州的橄榄球队的命名,可谓“花重锦官城”。我到新州花园小镇卢拉(Leura)参加花园节时,在格伦赛德花园(Glenshiel Garden)的园中园里又看到了这种花。在高大杉树下生长着红色和粉色的特洛皮,枝繁叶茂,花艳绚丽。而在这里的布莱姆斯遗产花园(The Braes Garden)山顶上的紫藤旁,我看到有一个大的、长形特洛皮花坛,一边是乳白色特洛皮,另一边是红色特洛皮,正当花开时节,艳若株株牡丹。此时,让我想起我到山东荷泽看到的牡丹花。

之后,我从花市买回了一盆特洛皮。但细心养了一年不见开花,且开始出现叶黄枝枯。于是,我到花市请教卖花人,他谦和耐心地向我介绍,要注意特洛皮的“野”性,要适地、适湿、适温、适光。野生的特洛皮是生长在深厚的沙质土壤里,人工栽种时,一定要用排水良好的土壤,如果在大的花地里,要选择有点坡度的地方,以利于排水。虽然野生的植株是生长在疏林下面,栽培时最好在全日照的环境下,花才会长的好。另外需要充足的阳光或半阴的环境,湿润、排水良好、微酸性至中性的土壤。花农的介绍使我找到了花衰的原因,主要是排水不畅,土质不适,于是我进行了调整,不久特洛皮叶碧枝壮,并开出艳丽的花,成了小园花卉中的佼佼者。

F、银桦,看到飞落花上的与蝶儿鸟儿

银桦(Grevillearobusta),属山龙眼科,常绿乔木,原产于昆州南部和新州北部河流两侧、沿海地区。叶背密生白色毛茸,故得名银桦。花色品种多,艳丽挺拔,穗状花序,似大型的毛刷生于枝顶。

LM232_15

◎ 粉色银铧

我在安南山植物园(The Austrlian Botanic Garden Mount Annan)曾看到几种奇特的银桦。有一棵枝多细长,花朵呈粉红色的银桦,花枝有的直指蓝天,有的伸向路旁,迎风摇曳,与路经汽车,形成一幅美丽的景致。在园林幽深处,还看到一棵开着绿色花朵的银桦,细长的花朵,好似一只绿头蜻蜓,展翅欲飞。

我从安南山植物园花店,买回两棵开着粉色和黄色花的银桦。每当花枝招展之时,时有蝶儿鸟儿,小立枝头,绘成一幅美丽的银桦与蝶儿鸟儿的图画。有一次,隔窗相望,忽见飞蝶登落粉色花朵上,我拿出相机拍照了一张蝶儿花落银桦的照片。

G、草树,想起墨尔本皇植物园看到的百年草树

我对澳洲草树情有独钟,喜欢它碧翠的绿叶,细长似草,坚韧似针,如绿色喷泉;喜欢它顶端密集的小花,膨大的花亭,开花时似燃烧的绿色蜡烛。

家居小园里,有两盆草树。小盆草树是从大盆草树分株培植的。两盆草树可谓小园中的“佳木异草”。我真正了解草树的奇妙之处,还是友人陪我们参观墨尔本皇家植物园(Royal Botanic gardens Melbourne)时所获知。

二月的一天,我到墨尔本时,友人陪同参观墨尔本皇家植物园。走到园中小湖边,友人手指翠绿草地上的两棵高大树木说:“百年草树!”立刻,我看到两棵高大的树木,屹立在翠草地上。远看,像手持长矛狩猎、满头蓬发的黑人孩子。近观,树形奇妙,黑矮的树干;似丛丛乱草的叶子,细长尖锐;上面有六个花亭。

此时,正赶上一位园艺师在给游客讲解。她说,草树(grasstree)是澳洲的特有植物,又叫黑孩儿(Black Boypcant grasstree) ,学名:(Xanthorr Hoea)。接着介绍说,草树的奇妙特色:它生长得十分缓慢,树杆形成的过程需要十年的时间,因为这个树杆是由无数的叶片基部剩余部分堆积而成,而且是它分泌的类似松脂的粘液粘合,形成的树杆。每年可以生长一至二厘米,这种植物最高的记录也很少有超过四米的,因为其生长得缓慢,生长一米的高度就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据观察每生长二至三厘米将形成一个花序,开花时花莛生长得很快,果实成熟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大约二至三年的时间。草树的树干吸引了大量的蜥蜴和昆虫前来安家,在它开花的时候,它的花蜜会吸引蜜蜂,蜂鸟和蝴蝶。

听罢园艺师的介绍,我们聚集在百年草树下留影,奇妙的草树,让人感受到大千世界的奇光异彩。
Queensland  TBCZhang lao hu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