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兒女何等有福

 

LM233_20

我有五個舅舅,每個舅舅都視我為寶。

2019年一月底,得知我的四舅榮祥身患癌症已進入晚期,醫生告知生命最多只有三個月。所有親戚都痛心無比。

期間,每天通過視頻安慰在深圳照顧我爸的媽媽。媽媽特別牽掛自己的弟弟,可是她一個人帶著生活不能自理的父親根本無法回蘇州探望。我跟媽媽說,四月底我回國,屆時一定替她回蘇州探望四舅。期間,每天都有來自蘇州的消息,隨著四舅第二次入院,被告知,我可能見不到四舅了。那段時間,幾乎每個晚上,當我在湖邊散步時都會和舅舅舅媽們通話,了解情況,然後就是淚水洗面,回到家裡我就盡量掩飾,不讓家人擔心。但是始終逃不過先生Jimmy的眼睛。我說想改機票,早點回去。他安慰我說:“你放心,我有信心,你一定能見到舅舅最後一面。”雖然他是信心滿懷,可我依然躊躇滿志、夜不成寐。之前完成了“癌症病人臨終關懷”的課程,我是多麼希望自己能在舅舅病榻前照顧他啊!

終於等到了可以回國的日子。Jimmy說他要陪我一起回蘇州探望舅舅,可是我希望他可以多點時間留在廣州陪伴自己的父母。他堅持,我更堅持,因為我想他把這僅有的三個星期回國的假期用於陪伴父母。我們倆互相堅持著……

最後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打電話給92歲、82歲的公婆,問他們願不願意和我們一起去蘇州,這樣Jimmy可以陪他們在蘇州遊玩,我就可以去醫院陪伴我四舅。感謝主!當我提出這個想法時,我公婆滿口答應願意與我們同行。感恩!

5月5日,我們一行四人來到蘇州。當天下午就和Jimmy去醫院探望。看到病榻上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的四舅,我淚水奪眶而出,但我依然深深感恩,神讓我見到了我的四舅!接下來的幾天,我要向他傳福音,讓他在生命終結前領受這上好的福份。那天臨別時,我們在病床前拉著他的手一起為他禱告。原諒我,還沒有勇氣,一見面就向他傳福音。

第二天,我去醫院時,舅舅的血糖降到很低,他一直在昏睡,我找不到時機,向他傳福音。

第三天,我開始發高燒,躺在床上,不敢去醫院,擔心把病毒傳染給舅舅。

第四天,高燒40度,不得已去了醫院掛水,並緊急聯繫牧師,請他為我禱告。

第五天,依然在醫院掛水。

我知道,我們越是執著向舅舅傳福音,魔鬼的攻擊就越厲害,因為撒旦的名字本身就是攔阻,他在竭力攔阻我們……

晚上我給舅媽打電話,告訴她,明天我們要回廣州了,早上我會戴上口罩去醫院跟他們道別。第六天,5月10日,中午我們就要回廣州了。

早上五點多我和Jimmy不約而同醒來,稍加洗漱,就去了醫院。

醫院裡還一片漆黑,走進病房,看見舅舅已經起來,準備坐上輪椅。我們推著他,去了過道聊天。我跟舅舅說,“舅舅,你知道我是基督徒哦?”舅舅說“我知道。佛教在求,為的是自己求,而基督教是拯救靈魂,信耶穌好!”我脫口而出“舅舅,你願意信耶穌嗎?”舅舅立刻回答我“我願意!“此刻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奪眶而出,但這已不是悲傷的眼淚,是喜樂的眼淚。我知道,神已揀選了我的舅舅,我們在地上暫別,有一天,我們一定可以在永生的天國相聚。我滿心感恩!

我們拉著舅舅、舅媽的手,帶領他們決志禱告,並合影留念。這時候我們發現舅舅的眼睛裡開始發光,那是無比喜樂,是充滿盼望的眼光!感謝主!

回深圳一周,四舅安息主懷。家人按照基督教儀式,舉行了追思會。“榮耀歸主,祥和平安”。原來舅舅的名字裡早已有神的祝福!為四舅在最後日子得到救恩而感恩。感謝主!

也許你會覺得跟家人傳福音很難,但真的不用擔心,因為神在作工,我們只是被祂使用的一個卑微的器皿。大膽地去傳!通過這件事,我堅信,我的家人得救的人數會越來越多!感謝主!

Central Bapti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