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槍擊案中的恩典與饒恕

LM233_18

 

“瑪麗,是我。”多麼普通的問候。

不過,在2006年10月2日上午11點,瑪麗‧羅伯茨在電話裡聽到丈夫的聲音時,她覺得一定出了什麼事。

給妻子打了最後一通電話,他鎮定地在只有一間房子的校舍內,槍擊了10名阿米甚女孩,打死5人,打傷5人,隨後他把槍對準了自己。這場槍擊案當時引起國際社會對賓夕法尼亞州蘭開斯特縣的關注。

這一事件在當時引起廣泛關注的原因是,受害者阿米甚人對殺人犯及其遺孀一家所表達出的恩典和饒恕超出常人的理解。

雖說是舊聞,可在這充滿苦毒、爭鬧、怨恨的2020年,能讓人心平安的仍然是恩典與饒恕。

1

槍擊事件之後,在阿米甚社區長老的陪同下,失去孩子的家庭代表出人意外地出現在兇手羅伯茨的家門口,他們不是去譴責,而是去安慰失去丈夫的妻子瑪麗。

當他們從兇手家裡走出來時,臉上帶著平靜,就像是去喝了一個下午茶。

屋外的記者問長老:“你們這麼做,是不是教會有規定,你們必須例行公事?”長老回答說:“原諒是從心底發出,無條件的。否則就不是真正的原諒。”

這一舉動不僅震動了瑪麗,也震動了媒體和所有關注此事件的人們。

大家把這超乎尋常的舉動稱為:“阿米甚人的恩典和饒恕”。他們在失去親人的當下選擇了饒恕,並且帶著悲痛去安慰同樣經歷悲痛的人。

這不禁讓人感到疑惑,難道他們只是機械地遵循“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的聖經教導嗎?(《馬太福音》6:14)難道他們有將悲傷化為安慰的秘訣嗎?

有一位失去女兒的父親在勸慰自己憤怒悲傷的妻​​子時說:“信仰,當一切都順利時不是真的信仰;當我們的生活轟然倒塌時,我們才有機會樹立真正的信仰。”

2

選擇原諒或許容易一些,但那份刻骨銘心的傷痛又怎能消除呢?失去女兒的母親們也曾想過向世界大喊不公平,她們也曾想要表達自己的憤怒,但在內心深處,她們知道,上帝有預備,上帝讓她們付出愛,上帝讓她們饒恕。所以,她們眼裡滿了淚水,心裡儘管無法止息思念,但依然願意遵行上帝的話,去饒恕。

事件中,有一個7歲的女孩,她非常想念亡故的姐姐。看著每晚空著的姐姐的床,她恨那個兇手。父親看著可憐的孩子,對她說:“仇恨是一個巨大而飢餓的野獸,武裝到牙齒,充斥你整個身心,讓愛無處安置。上帝知道發生的事,他會親自去施行公義。而我們只有原諒。”

詩人大衛曾這樣歌頌上帝的公義與慈愛:“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平和平安彼此相親。誠實從地而生;公義從天而現。”(《詩篇》85:10-11)

上帝是慈愛的,也是公義的;他是公義之主,也是和平之君,他賜人平安。只有受傷害的心不斷地被平安的膏油塗抹,負傷者才能以平安與人相待。當我們受害被欺,最先關注我們和愛我們、為我們伸冤的不是別人,正是上帝自己。

這也是那些阿米甚人能原諒兇手以及去安慰兇手遺孀的緣由。

3

原諒像一束耀眼的光,讓看見的人覺得又驚奇又恐懼,因為這道光照明的不僅是隱藏在人心裡的仇恨,也照明人罪惡的本相。

阿米甚人的饒恕就是這樣的光,在這些無辜被害的女孩子們下葬後,孩子的家長和瑪麗坐在一起,做心理輔導。交談中,就連瑪麗自己都不能原諒丈夫,她無法理解阿米甚人的饒恕,也無法理解上帝的作為。當她情緒激動忍不住哭泣時,遇害孩子的母親們還去擁抱她,安慰她。

阿米甚的長老說:“原諒,並不意味著遺忘。我們相信兇手會站在公正的上帝面前,但如果我們堅持著自己的憤怒和怨恨,那我們也成了受懲罰的人。”

原諒是不因痛苦而尋求報復,而將自己從仇恨中釋放出來,成為可以自由去愛和接受愛的人。已經失去女兒,難道還要讓自己被仇恨捆綁嗎?阿米甚人的恩典和饒恕裡帶著極大的智慧,這智慧來自世代相傳的信仰之光。

面對記者的不解和疑惑,阿米甚人用實際行動證實了饒恕的真實意義,追踪報導此事的記者們從中也得到了生命的力量。而瑪麗,經歷了這一切之後,她開始真正認識這一群阿米甚人,感受到他們的愛,也感受到他們所信靠的上帝是怎樣的上帝,後來她選擇投靠這位上帝。

4

後來,瑪麗寫了一本書《仍然有一盞燈在閃亮》(One Light Still Shines),書中講述了她在那次事件後的幾個月裡,從悲傷和恐懼中走向愛與平安的經歷。

瑪麗在書中描述了上帝如何鼓勵她,並向她展示了即使在悲劇之後依然存在的善良和愛的真諦。

她從一個基督徒的角度來寫這本書,她說的“一盞燈”就是聖經的話語和她與上帝的交流。她希望這本書能對那些經歷悲劇和創傷的人們給予支持,無論他們的背景如何。

當她在書中寫道,“你曾經歷過什麼?是被虐待、不公正、折磨、痛苦、悲傷,甚至是人類對彼此所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接受愛的禮物吧,”她說,“當四周變得漆黑一片時,你會看到有一盞燈仍在閃耀。”

瑪麗在書中記錄了她在蘭開斯特縣的農村長大的經歷,以及和查理·羅伯茨相識結婚的過程。婚後,這對夫婦因早產失去了一個女兒,又因宮外孕失去了另一個孩子。雖然他們後來又生了3個健康的孩子,但前面兩個孩子的去世帶給他們無限的傷痛。

羅伯茨在給瑪麗的一封信中說:“失去伊莉絲永遠改變了我的生活,我心中充滿了仇恨,對自己的憎恨,對上帝的憎恨及無法想像的空虛。”失去女兒後,羅伯茨患有多年未經治療的臨床抑鬱症。

瑪麗說丈夫一生中從未有過暴力行為,直到那天早上,她接到他從學校打來的電話,那之前,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5

讀到瑪麗對往事的回憶,羅伯茨不再只是讓人憎恨的殺人犯,他也曾是兒子、丈夫和三個孩子的父親,而且也經歷了失去愛女的傷痛。只是他的傷痛從未經過治療,以至於積怨成恨。

有人說這樣的人死了也應該遭到懲罰,其實他的懲罰早已在活著的時候經歷到了。而上帝要我們放棄怨恨,從罪裡走出來,並非僅僅是為逃脫末日的審判,也是遠離現今的邪惡。他召喚我們信靠他,並非僅僅是為了死後上天堂,他要讓我們在此時此地,就體會因信真理而得自由的美好。

自由是在怨恨時,有選擇饒恕的力量!瑪麗說那天槍擊案發生數小時後,一群阿米甚人走進她的院子。她害怕地呆在房子裡面,不敢出來,她的父親出去迎接他們。瑪麗只能小心謹慎地從窗戶往外看。

她看見這不可思議的一幕:一個灰白鬍子的阿米甚老人走到她父親面前,張開雙臂,像老朋友一樣擁抱、撫慰他。然後,兩個老人相擁而泣。

“悲傷與悲傷相遇。”站在窗後的瑪麗也哭了起來。這群阿米甚人來,只是想告訴瑪麗一家,他們原諒了兇手,並且問他們有沒有需要幫助的地方。

瑪麗想,一顆被擊碎的心裡怎能有這樣美好的禮物呢?作為受害人的家屬,不但在第一時間安慰兇手的家屬,而且也前往墓地去安葬兇手羅伯茨,他們甚至為瑪麗和她的孩子們禱告。

“他們的愛是豐富的,是無私的,是非凡的!”這些年,當媒體和大眾即幾乎忘卻這件事,可瑪麗卻仍在訴說這件事。她記念的不是失去,而是失而復得的生命;讓她找到這生命的,正是那盞閃耀在黑暗裡的恩典與饒恕之光。

(海外校園)

CJBC pingqinDentie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