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儿女何等​​有福

 

LM233_20

我有五个舅舅,每个舅舅都视我为宝。

2019年一月底,得知我的四舅荣祥身患癌症已进入晚期,医生告知生命最多只有三个月。所有亲戚都痛心无比。

期间,每天通过视频安慰在深圳照顾我爸的妈妈。妈妈特别牵挂自己的弟弟,可是她一个人带着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根本无法回苏州探望。我跟妈妈说,四月底我回国,届时一定替她回苏州探望四舅。期间,每天都有来自苏州的消息,随着四舅第二次入院,被告知,我可能见不到四舅了。那段时间,几乎每个晚上,当我在湖边散步时都会和舅舅舅妈们通话,了解情况,然后就是泪水洗面,回到家里我就尽量掩饰,不让家人担心。但是始终逃不过先生Jimmy的眼睛。我说想改机票,早点回去。他安慰我说:“你放心,我有信心,你一定能见到舅舅最后一面。”虽然他是信心满怀,可我依然踌躇满志、夜不成寐。之前完成了“癌症病人临终关怀”的课程,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在舅舅病榻前照顾他啊!

终于等到了可以回国的日子。 Jimmy说他要陪我一起回苏州探望舅舅,可是我希望他可以多点时间留在广州陪伴自己的父母。他坚持,我更坚持,因为我想他把这仅有的三个星期回国的假期用于陪伴父母。我们俩互相坚持着……

最后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电话给92岁、82岁的公婆,问他们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去苏州,这样Jimmy可以陪他们在苏州游玩,我就可以去医院陪伴我四舅。感谢主!当我提出这个想法时,我公婆满口答应愿意与我们同行。感恩!

5月5日,我们一行四人来到苏州。当天下午就和Jimmy去医院探望。看到病榻上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的四舅,我泪水夺眶而出,但我依然深深感恩,神让我见到了我的四舅!接下来的几天,我要向他传福音,让他在生命终结前领受这上好的福份。那天临别时,我们在病床前拉着他的手一起为他祷告。原谅我,还没有勇气,一见面就向他传福音。

第二天,我去医院时,舅舅的血糖降到很低,他一直在昏睡,我找不到时机,向他传福音。

第三天,我开始发高烧,躺在床上,不敢去医院,担心把病毒传染给舅舅。

第四天,高烧40度,不得已去了医院挂水,并紧急联系牧师,请他为我祷告。

第五天,依然在医院挂水。

我知道,我们越是执着向舅舅传福音,魔鬼的攻击就越厉害,因为撒旦的名字本身就是拦阻,他在竭力拦阻我们……

晚上我给舅妈打电话,告诉她,明天我们要回广州了,早上我会戴上口罩去医院跟他们道别。第六天,5月10日,中午我们就要回广州了。

早上五点多我和Jimmy不约而同醒来,稍加洗漱,就去了医院。

医院里还一片漆黑,走进病房,看见舅舅已经起来,准备坐上轮椅。我们推着他,去了过道聊天。我跟舅舅说,“舅舅,你知道我是基督徒哦?”舅舅说“我知道。佛教在求,为的是自己求,而基督教是拯救灵魂,信耶稣好!”我脱口而出“舅舅,你愿意信耶稣吗?”舅舅立刻回答我“我愿意!“此刻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但这已不是悲伤的眼泪,是喜乐的眼泪。我知道,神已拣选了我的舅舅,我们在地上暂别,有一天,我们一定可以在永生的天国相聚。我满心感恩!

我们拉着舅舅、舅妈的手,带领他们决志祷告,并合影留念。这时候我们发现舅舅的眼睛里开始发光,那是无比喜乐,是充满盼望的眼光!感谢主!

回深圳一周,四舅安息主怀。家人按照基督教仪式,举行了追思会。 “荣耀归主,祥和平安”。原来舅舅的名字里早已有神的祝福!为四舅在最后日子得到救恩而感恩。感谢主!

也许你会觉得跟家人传福音很难,但真的不用担心,因为神在作工,我们只是被祂使用的一个卑微的器皿。大胆地去传!通过这件事,我坚信,我的家人得救的人数会越来越多!感谢主!

Central Bapti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