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想金陵桂花鴨

LM234_15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我家住在南京秦淮河南岸臨近烏衣巷的一個小庭院裡,我們院裡種著一棵桂花樹。桂花樹並不十分高大,橢圓形的葉子碧綠碧綠的,每到農曆秋八九月桂花就星星點燈般點綴在枝幹上,一團團,一簇簇,如同無數黃色的小珍珠,分外可人。濃濃的桂花香漫過小院初秋的每一個黎明和黃昏,品味著馥郁的芳香,那個時節,我還能嚐到母親做的美味桂花鴨。

桂花鴨算是家鄉的一種特產,久負盛名,其做法也並不復雜。母親先從桂花樹上採摘少許桂花,洗淨用沸水稍燙後撈起晾乾,用白糖醃製待用。母親又將一隻宰殺洗淨的鴨子內外用鹽擦勻,醃製三小時,再將其放入生薑、八角、陳皮、白醋、大蒜、料酒等熬製的滷水中,加入用糖醃製的桂花,旺火煮上一小時,撇去鍋中漂浮的調料和浮油,桂花鴨就做好了,鴨肉中會有桂花的香氣,鴨湯也很鮮美。每當這時我總是迫不急待地撕下一隻鴨腿往嘴里送,全然不顧燙嘴,皮白肉嫩、肥而不膩、香鮮味美的桂花鴨成了我那時難以忘記的一道佳餚。

父親愛吃桂花鴨,秋天用桂花鴨下酒對父親來說是一件愜意的事。父親在外操勞了一天,回家後他總會在院裡的桂花樹下擺一張方桌,一把木椅,這時母親就把一盤白嫩嫩、油光光的桂花鴨端到父親面前,父親心滿意足地呷一口二鍋頭,再來上幾片桂花鴨,悠悠地吟誦道:“八月桂花遍地香,獨占三秋壓眾芳。”

讀初中時一到秋天我就會出現口乾咽燥、咳嗽少痰、鼻塞乾痛等秋燥病症,到醫院看了效果也不大好,母親說醫生開的西藥對身體無益,治療秋燥症最好的辦法是飲食調理,鴨子性涼,桂花鴨有潤燥、清火的療效,對付秋燥最有用。那時家裡並不富裕,但每週母親都會為我做一隻桂花鴨,品嚐著母親做的美味,我秋燥的病症緩解了很多。

時間如流水般過去,後來我到外地求學並安了家,很多年都沒有吃桂花鴨了。聽母親說家鄉院裡那棵桂花樹每年秋天還在開花,小院裡依然是芳香四溢,她每年還會做桂花鴨,只是我不在她身邊,自己吃起來總覺得不那麼香,母親的話讓我傷感起來。

前幾天家鄉的一位親戚出差時途經我這裡,她捎來了母親親手做的桂花鴨,我大快朵頤,那股子鮮味和嫩勁兒難以割捨,桂花香溢滿了唇齒之間,我遙想故鄉,恍惚間又看見了在金陵城的小庭院裡桂花樹下獨坐的母親。

Central Baptist

Queensland  TB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