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上霜——那些在疫情中讓我驚訝的鄰舍

LM234_04a

自從公司應加州政府的“抗疫”要求暫時關門,我已經在家呆了兩個月了。

平時上班,生活過得非常匆忙,一眨眼一天過去了。現在時間寬裕,心情也放鬆,我們夫妻倆都是基督徒,遇事一般都抱著“聽天由主”的態度,所以就當是在家放長假。一天遛4次狗,趁機在附近逛逛,好好看看附近的街道、房屋、花園。又在手機上添加了一個名叫“鄰舍”(Next door)的App,關心一下平時沒空關心的這片社區,還真觀察到一些挺讓我感動的事。

生日快樂

有人在“鄰舍”App上發貼,說家裡的小孩過生日,因為要保持社交距離,不能開派對,也不能去飯店,孩子很失望。請大家在生日當天的某時某刻,開車經過某個門牌號碼時鳴笛,或喊上一句“某某某生日快樂!”讓孩子開心一下。

LM234_04b我就想,這種要求,無親無故的誰會搭理。沒想到,孩子生日那天,我們附近的那條小路居然堵車了!許多車緩緩經過,有人大聲按喇叭,有人大喊“生日快樂”,還有人把生日氣球留在了那家的籬笆內。小孩興奮地在院子裡向大家揮手。

之後還看到好幾次類似的要求,這好像變成了疫情期間小區孩子們過生日的標準慶祝模式。

陌生人的慷慨

疫情初期,有人試圖發國難財。我看到亞馬遜網站上20卷衛生紙賣到一百多美元,氣得在臉書上咬牙切齒地發了一小段,痛批那些倒賣抗疫物資的黑心商家。

雖然政府也在管這些事,一些網購平台也陸續取締了黑心商家的資格,“鄰舍”App上還是時不時有人登出買不到衛生紙、口罩、消毒液什麼的,想跟大家要。我就想,這哪能要得到!人家“自保”還來不及呢。沒想到,很快就有人免費地提供這些緊缺物資。

有心靈手巧的妹子自己做了各種漂亮口罩,請大家去她家拿。有人提出自己在家閒著也是閒著,如果有不方便出門、不能開車的老人需要買菜,他們隨時可以免費代勞。又有更多人把家裡不用的食物、衣服、家具、兒童用品都在自家草坪前晾了出來,讓大家隨便拿。

也可能以前沒空,現在有時間整理了,又考慮到有人在疫情期間失業,所以更加積極地分享物資,幫助有財務困難的人。

用心的問候

教會的義工朱迪開始給我打電話了。其實教會人多,我並不認識朱迪。因為教會聚會都停了,牧師怕我們呆在家裡孤單無聊,特別召集了義工給大家打電話,每週一次,聊一聊近況,了解一下各自的需要,互通有無,並一起禱告。

其實,我也沒那麼孤單無聊。我們家的房子已開始擴建,外面改造,裡面裝修。因為建築屬於民生必需的行業,不需要停工。我家每天都有工人進進出出,我還得隨時幫忙。每當朱迪打電話給我時,總是榔頭敲擊,電鑽齊鳴,特別吵的時候。

我就很想讓她別再打給我了,可是又不好意思在人家的熱心上澆冷水。想了半天,想到我有一個女朋友小敏,單身一人住,做老師的,現在學校關門,她絕對比我孤單。她也跟我說起過,疫情期間接到電話會特別高興。因為她的確覺得跟社會隔離了,需要跟人講講話。

但是小敏從未來過我們教會,不是我們的會友。我小心翼翼地跟朱迪提起,是否可以讓她打電話關心小敏。朱迪一口答應,還很主動地聯繫了小敏,同時也沒落下每周繼續給我打電話。我是平白無故地給她添了一份兒任務。她卻一點不介意,好像如果能在疫情期間做點什麼,不管對誰,只要能幫上忙,就是她的榮幸。

教鄰人愛狗

美國人的愛管閒事,我是早有經歷。最初來美國,在紐約不認識路,我在地鐵站拿著地圖看來看去。一位已經進了車廂的老大爺特別返回站台,幫我看地圖,為我指路。公交車已經起步了,車上的乘客看到我在後面追車,會一起大聲叫司機停車,讓我趕上來。

LM234_05這類點滴小事不勝枚舉。只是在美國住久了,都習以為常了。直到近日遛狗,讓我再次更深地體會到他們的這種特質。

我那隻小狗是同事路邊撿的,家裡不能養,給了我。我養了沒多久,狗狗還沒受過什麼訓練,不大聽指揮。到了回家的時候不肯回,對著別的狗留在地上的幾顆“黃金”垂涎欲滴,戀戀不捨地聞來聞去。

我忍不住心生厭煩,牽著個狗繩拼命拽,想趕緊拽它離開。街上空無一人,沒想到被一位鄰居老太太從窗口看見了。她趕緊從屋裡跑出來,隔著六尺向我喊話:“你別拽牠呀,它還是個狗寶寶,會被拽傷的。它不肯走,你就等一等,或者把它抱起來嘛。你得把她當自己的孩子養,溫柔地對它,好不好?”把我說得臉都紅了。

我真是領教了,美國人真是愛得夠寬的。為了愛狗,而且還是人家的狗,都不怕把鄰居給得罪了。

內外不應有別

當然中國也有許多愛管閒事的好心人,美國也有許多只顧一己私利的人。但是我在中國和美國分別住了二十多年,總覺得在中國人的關係中,有著很明顯的內外有別的觀念。

越是親近的人,就越是掏心掏肺,兩肋插刀。在國內,哪怕走在街上,只要碰到熟人,立刻就能感受到彼此的關愛,噓寒問暖,熱情洋溢。但一轉身,就能冷若冰霜地面對陌生人,簡直就像川劇中的變臉。

“自己人”“自家人”,那可不是一個可以隨便給的稱謂,那簡直就是一種承諾,一個護身符。但對外人,不僅可以不管他的瓦上霜,而且要一致對外,防著外人。外人這個符號常常就跟敵人差不多。如果為了“家人”而戕害外人,保不齊還能獲得大眾的同情。

想一想,除了自己人,其他都是外人;到了外面,自己不也是別人的外人麼?活在外人當中,大多數時間被當作外人對待,我們的精神能不緊繃嗎?之所以我們那麼愛家,覺得家那麼溫暖,那麼安全,是不是因為一出家門就太冷,太危險了呢?

獻子救敵的父

對基督徒而言,內外有別的觀念應該隨著信主年日的漸長而逐漸模糊。耶穌說:“‘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兄弟?’……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參《馬太福音》12:48 -50)

不光耶穌打破了家人外人之間的分別,天父派他最愛的獨生子替與他為敵的世人受死,這件事本身就對我們日常處理人際關係的方式提出了挑戰。

照人的本能,只會讓敵人為兒子死,不會讓兒子為敵人死。只有那位無與倫比的上帝才會做出相反的選擇。關係中的親疏遠近永遠都存在,但上帝卻不偏待任何人(參《羅馬書》2:11),他愛每一個人,遠的近的,他都愛。上帝的愛長闊高深,無法測度。

疫情期間,我居然在這些平凡的普通人身上,瞥見了上帝一直擺在人心裡的那種善良、博愛和一視同仁。人家的小孩,人家的狗,人家教會的會友,素未謀面的鄰人,事不關己的路人,他都愛,他都溫柔對待。星星點點的愛心,因為別人的需要,而找到了出口。好像鏡子反射陽光,有時也會晃到眼睛。

如同一個提醒,讓我記得,有一個把我們當自家人的上帝。活在自家人當中,真好。

(轉載自海外校園)

Du ze hui y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