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流与逆流──

LM234_21

蒋雅淇活出盼望的人生

瞿海良

听完蒋雅淇的故事,第一个感觉是:「天啊!她是怎么『活过来』的?」

细细咀嚼她的故事,看着今天的蒋雅淇,让人赞叹:「她真的把基督徒的盼望『活出来』了!」

对蒋雅淇而言,能够活过来,已经是几近不可能的神迹。

初起

「我全身无力瘫坐在加护病房门前,不敢将妈妈中风的消息告诉爸爸,哥哥姊姊则还来不及帮忙;公司员工等我一声令下,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国外来的合作伙伴也在等我们回音……更重要的是,此时此刻母亲的生命好像掌握在我手中,做错任何一个决定,我都将成为家族的千古罪人。」

这段话分量之重,重逾千钧,尤其是「家族的千古罪人」这样的压力与沉痛,难以言说,更让蒋雅淇难以承受的是,当时她的公司正在进行一项大规模的跨国活动,如果无法如期举行,不仅数年心血毁于一旦,面临的损失更是难以估计。 「我无力地把头埋进十指间,痛苦地哭着,眼泪鼻涕齐流,我向主耶稣说:主啊,请祢帮助我,祢说祢是我们的山寨,是我们的避难所,但我现在脑中一片空白,心里无比混乱,无法做任何决定,什么事情都不想做,请祢帮助我,带领我吧!」

一张张让泪水浸湿的卫生纸堆得像座小山,她的眼睛哭到红肿,蒋雅淇一直祷告,一遍又一遍,重复又重复。她告诉我们:「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祷告中渐渐平静下来,从崩溃到啜泣,内心渐渐浮现〈耶利米书〉的一段话:『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霎时,我感觉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有天父爸爸陪在我身边。」

蒋雅淇肿着双眼擦掉眼泪,将眼前面临的事情一一条理就绪:安排手术、联系家人、公司新产品记者会等等。蒋雅淇语气平缓,充满感恩说道:「靠着祷告,我在最崩溃的时候获得平静;靠着祷告,上帝赐我智慧处理公司危机;靠着祷告,母亲化险为夷,挽回生命。我非常清楚知道,以前的我,绝不可能拥有平静的心度过所有危机,这一切是上帝改变了我,是上帝帮助了我,我百分之百确定。」

风暴

蒋雅淇不知道的是,母亲中风只是生命逆流中的一道支流,三年后,她将遭遇更凶猛,更狂暴的风雨。

先是蒋雅淇的先生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原以为只是一般过敏症状,但多次检查结果显示病情不简单,他们决定听从好友劝告,立刻转院深入检查。

「先生穿着白色袍子,我和护士两个人一前一后把他推往检查室,我一边听着轮子滚动的声音,脑中不断响起医生说的:『顺利的话,今天就可以判定究竟是什么病!』我们很期待最后的答案,却也很害怕听到的内容。」蒋雅淇追忆:「先生一向明快、镇定、自信,但在等待推进检查室前,也不禁微微颤抖。他小声在我耳边说:『老婆,帮我祷告好吗?』我闭上眼睛,深呼吸,握着他的双手,念出〈诗篇〉二十三篇。我请他感受绿色的草原,清澈溪水,暖风徐徐吹来,就好像慈爱的天父爸爸陪在身旁那样值得信赖、那样有安全感。」

祷告结束同时,检查室的门正好打开,蒋雅淇看着先生被推进去,答案终将揭晓。

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蒋雅淇是无比亮丽的人生胜利组,打开她的履历,不惊呼赞叹者希矣!但此时此刻,她感受到完全的无助,傲人的学习经历、叱咤商场的黄金法则、纵横媒体的快意,通通派不上用场;她只能默默等待检查结果,面对这种完全不知道方向、无法掌握未来的感觉,她揪心痛苦,几乎窒息。

检查结果出炉──竟是胰脏癌。 「我没有打麻药,整个人却比先生还昏沉,胰脏癌,是所有癌症中最凶猛的一种!也是最难发现的疾病。不但很难发现,而且因为不痛不痒,发现时通常已经是中后期了。」一般人很难体会蒋雅淇当时的感受,挚爱的先生在几天之内从生龙活虎的年轻企业家,成为罹癌的重症病人,在生死间徘徊挣扎。蒋雅淇夫妻听从医生建议,接受艰困的大手术。

其实,就在先生还没有接受体检与手术时,蒋雅淇还要照顾另一位病人──年迈的爸爸。 「爸爸八十八岁了,这个年纪因为感冒、肠胃不适等原因进出医院,其实是家常便饭,但这次他胃痛不止,情况越来越严重。但我当时实在分身乏术,没有办法两头跑,情急之下,我请家人把爸爸也送来同一间医院,我好同时照顾。」就这样,有几天的时间,同一个病房里,左边床睡着蒋雅淇的爸爸,右边床睡着先生。结婚十多年,这对翁婿第一次相处这么长时间,白天一起聊天,晚上睡觉也有伴。 「当时,他们两个人的病情都还不确定,病房不时还传出笑声。但没过多久,跟着先生确定是胰脏癌,爸爸的病理报告也出炉──肝癌末期,医生依照经验判定,最多剩下三到六个月的生命。」

别离

让我们回到文章初始,当时蒋雅淇面对母亲中风,但是母亲支撑三年后在睡梦中离世,比爸爸先走一步。举行母亲的告别式时,蒋雅淇的爸爸与先生仍在医院与病魔奋力对抗。事实上,在极短暂的时间里──大约半年,蒋雅淇生命中最亲的挚爱连续病倒,而且都是生死难测的险恶难关,遗憾的是,三位亲人也先后离开她了。

即使最强悍的人、最坚定的信仰,面临这样的苦难,崩溃也是极为正常。母亲的告别式当天,医生告诉蒋雅淇,先生的癌细胞已经转移。 「这位医生就是两个月前告诉我,爸爸罹患肝癌、只剩三个月生命的医生,我想他也很为难,面对一个刚刚失去母亲,马上又要失去爸爸的弱女子,现在又要宣判先生、也是三个孩子爸爸的病情。我强忍着泪水问他:『还有多少生命期限?』他回答:『嗯……大概三到六个月吧!』」

↑2020年,蒋雅淇出版《看见百分之一的希望》。

蒋雅淇崩溃了,冲出病房,跑向走廊无人的尽头,蹲在角落,捶着墙壁狂哭起来。 「太过分了,上帝祢太过分了!」抵挡不住猛烈的愤怒,蒋雅淇火力全开对上帝抱怨。 「妈妈、爸爸、然后即将是先生,我一生中相处最久、最重要、最亲近的三个家人,就这样一一消失眼前,而且是这么短的时间。」那一天是蒋雅淇一生情绪起伏最剧烈的一天,但她依然要扮演温柔的角色,继续微笑,继续陪伴。她精疲力尽回到家,等孩子入睡后,关上房门、走进浴室,再关上一道玻璃门,把水龙头开到最大,让三层防护掩盖自己的嚎啕哭声,她不敢让孩子听见坚强的妈妈如此放肆大哭。 「猛烈的水柱中,我瘫坐在地上跟上帝吵架:主耶稣,要我怎么接受最养身、最健康、最优秀的先生会有这样的人生?我还这么年轻,像是寡妇的样子吗?还有,主耶稣祢挑错人了吧,关家是四代基督徒耶!祢不是说祢是听祷告的神吗?我们的祷告祢听见了吗?上帝,祢确定吗?祢太无情,也太不公平了吧!」

真爱

回想那无比黑暗的半年,蒋雅淇说:「若不是天父爸爸、教会和小组的弟兄姊妹支持,我不可能熬过来。」当先生和父亲罹癌消息在小组传出,从牧师到小组无数关怀涌进。 「大家的关怀不是只有一天,小组弟兄姊妹轮班探视,固定并持续陪先生读圣经,让他在不能吃喝的五十天里,还是有从上帝而来的平静安稳!我就是这样载满上帝的应许、牧师的祝福、小组成员的鼓励,即使晚上精疲力尽,隔天早上又靠着从上帝而来的力量,迎接完全无法预期的挑战。」

2020年,蒋雅淇出版《看见百分之一的希望》,她在序文写道:「每当有人问我,为什么你们遭遇苦难,但全家总是看来喜乐?我会回答他们:因为我们被上帝的爱充满,所以不怕困难;因为我们的人生由上帝带领,所以充满信心;因为自己受到信仰太多的帮助,所以也想要分享给需要帮助的人,即使只有一个也好。」

诗歌〈你若不压橄榄成渣〉第一段说道:「祢若不压橄榄成渣,它就不能成油;祢若不投葡萄入酢,它就不能变成酒;祢若不炼哪哒成膏,它就不流芬芳;主,我这人是否也要受祢许可的创伤?」许多人在幽暗深谷中都会问:「主,我这人是否也要受祢许可的创伤?」其实,答案就在副歌:「每次的打击,都是真利益;如果祢收去的东西,祢以自己来代替。」上帝从未说天色常蓝、玫瑰不谢,但是祂所收去的,祂用自己来代替。人生的顺流逆流中,我们拥有什么、失去什么,都在上帝手中,祂破碎我们,让我们一无所有,只因为,祂爱我们,要把自己给我们。

说起蒋雅淇如何认识上帝,是自她嫁为人妇开始。 「小时候我经常拿香拜拜,总觉得理所当然,可是拜拜从来没有让我觉得平安,顶多只有『心安』。做新闻工作时我到处算命,算到自认为可以出一本算命大全。算来算去,变成一种依赖,没算的不敢做,算得不好的更不敢动。总之,拜拜和算命都没有带给我来自心底的平安喜乐。」蒋雅淇虽然语气诙谐,但拜拜与算命却是她生命里根深蒂固的习惯。而她进入婚姻后,一切开始改变。

「公公婆婆家是四代基督徒,常常听婆婆说,公公的爸爸,也就是老爷爷,每天清晨起床祷告,手上总有好长的一张单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名字和事情,光是为家人、朋友『代祷』,就会花两、三个小时。刚开始,我很不明白祷告有什么用?总觉得那是老人家清晨睡不着的活动。」如此理解祷告,相信也是很多不了解基督信仰者的误解,但是蒋雅淇感受到公公、婆婆真实的平安与喜乐,更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爱。 「刚结婚时,每次见面婆婆总是对我说:『雅淇啊,我每天都有为你祷告。』刚开始,我实在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要为我祷告?大概因为我是新进门的媳妇,要对我好一点。我什至幼稚地想,这是基督徒问候人的『开场白』吗?每天为我祷告?真的不用啦,我很好。」

但在夫家充满喜乐平安的信仰氛围中,蒋雅淇行之有年的「习惯」逐渐消失。她很清楚自己的转变:「看着公公婆婆因着上帝的爱,总是散发喜乐、温暖与智慧的光芒,结婚六年后我也受洗,受洗前我读了不少圣经,学习到一些人生智慧,更重要的是,我『让爱充满』,整个人因此大转变。」

Trave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