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白露

外国的地名,鲜有译得好的,法国的“枫丹白露”可算得上一个。枫叶的红和露水的白并列在一起,古典而唯美,易让人联想到一枚沾露的枫叶,清雅之至。

白露时节,白昼尚热,水汽蒸发到空中,入夜遇冷便凝结成露,附着在花草枝叶上,晶莹剔透,煞是可爱。二十四节气里,笔者最喜爱的就是白露了。白露简洁却不简单。在笔者看来,白露就像一颗洁白圆润的珍珠混在节气堆里,低调却让人过目难忘。白露是秋天真正的大门,进了白露这扇门,暑气才算是彻彻底底地消散了,人们也才能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秋意。

秋意意味着诗意。

白露时节,天高云淡,秋风送爽,适合吟诗作赋。想像着旧时文人秋晨早起读书,身着一袭青衫,看到喜爱的句子定是沉迷其中,白露沾衣而不自知。彼时残月在上,风来了又去,雅致。

《诗经》中的名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传唱千年不衰。诗人寓情于物,一往情深,让人动容。那苍苍的芦苇和结霜的露水仿佛在替诗人诉说落寞。 “白露为霜”,一个“霜”字就让读者感觉到了阵阵寒意。古语有云:“白露勿露身”。意思是到了白露时节,凉气来临,人不能裸露身子。李白在《秋夕旅怀》中就说了:“芳草歇柔艳,白露催寒衣。”李白写“白露”的诗句不少,除此外,还有《早秋单父南楼酬窦公衡》中的“白露见日灭,红颜随霜凋。”这两句是此诗的开头,后两句是“别君若俯仰,春芳辞秋条。”意思是:露水被太阳一晒就消失了,红花遭霜打后就凋零了。时间飞快,与君离别后,仿佛俯仰之间,春花就变成了秋枝。短短四句,道尽了岁月的滋味,让人慨叹不已。再有“白云映水摇空城,白露垂珠滴秋月。”(《金陵城西楼月下吟》)不得不佩服大诗人的想像力和用字的巧妙。一个“摇”字让诗变得灵动万分,“空城”摇动,读者仿佛听到了声响。白露从秋月上垂直滴下来,画面感极强,真是绝美至极。相对来说,杜甫的“白露”诗要直白些,如千古名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月夜忆舍弟》)“从今晚开始,就到白露时节了,月亮还是故乡的明亮啊。”情感真挚且通俗易懂,更容易引起大众的思乡共鸣。杜甫的祖父杜审言有首《七夕》,其中两句“白露含明月,青霞断绛河”对仗极其工整。杜审言的五言律诗以“格律谨严”著称,真是诗如其名,但情感方面还是有所欠缺。大诗人白居易有名句“八月白露降,湖中水方老。”(《南湖晚秋》)这个“老”字用得极好,仿佛给予了湖水生命。节气到了白露,湖水开始老去,荷花也衰败了,这让读者萧瑟感顿生。

其实笔者最喜欢的还是“白露收残月,清风散晓霞”二句。这二句乃苏轼的朋友仲殊所作(出自《南柯子·十里青山远》)。仲殊是位僧人,本名张挥,是个大才子,连苏轼都夸他“能文善诗及歌词,皆操笔立成,不点窜一字”。但他年少时放荡不羁,差点被妻子毒死,后心灰意冷,出家为僧。笔者发现很多传世的古诗文,其作者都经历过人生的坎坷,笔者想,兴许正是因为这些坎坷,才造就了不朽。尤爱“白露收残月”这句,其一,白露的圆润和月亮的残缺对比强烈,让人印象深刻。其二,给人一种感觉:清晨的残月正慢慢消失,仿佛是被白露一点一点吸收了进去。细细品来,非常美妙。笔者想,或许只有经历丰富、看透尘世的人,才能发现如此精绝的自然之美吧。

清澈的白露里,是道不完的故事啊。

Syd Xuandaoh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