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佛教徒,到基督徒

LM235_18

只要信耶穌,就能讓一切的罪孽消除,真有這麼簡單嗎?

我出生在佛教家庭,父母親篤信佛教,是虔誠的佛教徒。家中供有佛堂,每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禮佛,然後才做其他事。農曆初一、十五到廟裡去上香,積極參加各種法會活動、研習活動。小時候是看大人禮佛,稍大一些,父母帶領我做,甚至在飯桌上,父母談的也是佛教的種種。

慢慢皈依佛門

耳濡目染,我也慢慢融入了佛教,10歲時就開始讀佛經,似懂非懂。後來求教於師傅,慢慢地全面了解佛教的基本教義,認為佛教可以教化眾生,減少甚至杜絕犯罪,從而改良社會,提升人的生活品質。後來,為求精通於博深的佛理,我皈依佛門,受戒成了一位佛門入世弟子。

這樣,我就更加頻繁地出入寺廟,謙虛求教於師傅,供養法師,以求得在佛理上精通,在修業上圓滿。我的生活中,充滿著濃厚的佛教氛圍,接觸的差不多都是佛教圈的朋友,處事為人以佛教教義為原則,日常談論的也多是與佛教有關的話題,看任何問題都以佛為出發點。為求得上好福報,我立志一生以弘揚佛法為念。

有一段時間,我陶醉於自我的滿足中,感覺我真地跳出三界,看透紅塵,萬事萬物已無法攪動我靜若止水的心,我感覺到了普度勞苦大眾的境界了。

後來慢慢發現,佛教里法門萬千,莫衷一是。當時,我曾產生疑惑,但旋即被“天下唯佛”的念頭所沖散,我以為這就是佛法的廣大無邊,這就是法理的無限。為了達到我更好地業精於佛法,廣濟蒼生的願望,我痛下決心並付諸行動負笈東瀛,到日本讀佛學,為求通曉法理,達到我一生為佛的最高境界。

成為佛學講師

在日本的佛教學院,我刻苦研讀經書,與學院裡的教授、高僧大德深研佛經。2年中,我積累了精深的佛學思辨理論,開闊了佛學視野,為我日後成為講師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在此期間,我更深深地嘆服佛教佛理的博大精深——佛理一環扣一環的理論體系,經過千百年來的嬗變,已經成為無懈可擊的銅牆鐵壁。我也暗嘆我的前世因緣,讓我置身於這玄奧的佛法之中,並有份於弘法的偉大使命。我更加堅定地許願,如此大法,值得我一生儘自己綿薄之力,為佛鞠躬盡瘁,修得正果。

佛學院畢業後,我回到了台灣。2年多的深造加上多年熱心參與佛事,我成了一位佛教講師,在寺廟里為信徒講解佛經。我姐姐原來是佛教徒,但是不如我虔誠,嫁給我姐夫,姐夫是基督徒,引領我姐姐信了主。多年來,我姐姐一直為我的得救禱告,也不斷地傳福音給我,但都被我拒絕。我認為,高深的佛理可以涵蓋一切宗教,其他的宗教都遠不及佛法。

打開心靈缺口

有一天,我收到姐夫的Email,裡面有一節經文:“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上帝差祂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約翰福音》3:16-17)

這段經文讓我有些震撼,因為佛教是靠修行累積因緣果報,來對人的三世因果作定論。人們耗盡一生歷劫修行、做功德,最後仍然無法解脫罪孽,只寄希望來生有機會轉世為人持續修行。這樣的因果宿命不僅沒有盼望,反而有更深的迷思,因為人還會破戒犯罪,一切又會重來,永無止境,這也是我的經歷。如果真的修行好,修得一個大圓滿,那還是靠自己,是自我拯救。

我看到這段經文時,有些好奇,也有些對比。佛教是自己救自己,而基督教是上帝救人,根本上有差異。再者,罪從何來?生命的起源從哪裡開始?過去我很少思​​考此類問題。現在透過姐夫的郵件,我發現對付人的罪有了一種新的方式,只要信耶穌,就能讓一切的罪孽消除,真有這麼簡單嗎?

姐夫說,信耶穌不但可以罪得赦免,還能將重擔卸給上帝,由上帝來負擔。我心裡想:怎麼會有這樣的事呢?經過一段時間激烈的思考,我半推半就地答應相信上帝……就這樣,上帝藉著我的親人,為我封閉的思想打開了一個小小缺口,讓真光照射進來。

信主後,姐姐每天打長途電話和我一起禱告。如此,天父用他奇妙的方式引領我來信靠他。我的車上時常放一些佛教光盤,以備在開車時欣賞;姐姐也給我一個教會的光盤,但我只是放在車子裡,從來沒有聽過。有一次開車,我想听光盤,一連放了幾張佛教光盤,都不出聲音,我無奈只好播放教會光盤。上帝讓我被動地從這張光盤裡,聽了有關耶穌和福音的信息。

他已揀選了我

一次在佛學研習會上,當我站在台上開始講課時,我的聲音突然沙啞,只能發出氣息,而不能發出聲音,因此無法講課。我激動地含著淚下台,知道是上帝封住了我的口,用這種方式告訴我:他已經揀選了我。那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我膜拜了十多年的偶像鎖起來。從此我再沒有接觸與佛教有關的事宜。

回顧過去:我10歲開始誦經,18歲在廟裡受戒,21歲攻研佛學,25歲成為佛學講師。我發現所鑽研的佛理,都只是在道理上的,沒有真實的互動,更不用說有什麼回應的話了。所有這些高深莫測的大法,在上帝的奇異恩典中變得不堪一擊,我大半輩子構築的思想堡壘瞬間摧枯拉朽,連根拔起。當我親身經歷這位又真又活的上帝時,我立刻明白,這位自有永有的主,與我過去所信靠的自擁為上帝的受造物,二者之間真是有天壤之別。

信主之後的那段時間,我的心被主完全佔據。雖然生活中仍有許多難處,但我定睛仰望他時,心就很平安。上帝的愛吸引著我,我每天沉浸在主的愛里,每天向主呼求,求主饒恕我的罪,並加添我的力量,帶領我走在追尋真理的道路上。

生命被他改變

這幾年來,上帝用不同的方式改變我。首先,讓我看到自己是個不稱職的母親,我受原生家庭影響,不懂得怎樣表達愛,多年來忽略孩子的心靈,忽略孩子的成長,這份虧欠深深促使我在上帝面前認罪悔改,現在漸漸地學會釋放自己,和孩子之間也學會適度地表達自己的感情,個性及言語都變得柔和了。

原來,我的個性主觀又獨斷,因為工作的打擊,有時變得沒有信心,只有藉著禱告,才有安全感。漸漸地,我知道,我自以為的能力及小聰明若沒有從上帝來的祝福,一切都是枉然。

在一次次的學習中,我得到造就,漸漸學會凡事仰望上帝。一直以來,我是一個孤芳自賞、看重自己的人。只要我快樂,即使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我也要去追求,從不在乎別人的感受。上帝將我放在一個複雜的環境中,讓我學會追求與眾人和睦,要我不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參《腓立比書》2:4)。

雖然這期間,也經歷過傷心和失落,但上帝的安慰一直陪伴著我。我認識到要尊主為大,就要凡事存謙卑的心,看自己合乎中道,看別人比自己強,用屬天的眼光看待自己所處的境況。從佛教徒到基督徒,這生命的迴轉與更新,讓人不由驚嘆上帝自己的作為和奇妙的帶領。

(轉載自海外校園)

13 Dentiest14 Mel Bei hua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