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用「冷戰」對待丈夫時

LM235_16

翻譯:曉晴,中國

結婚後我才發現自己多麼善於冷戰。

最近,我們的家政管理員問可不可以在我們後院種些新鮮蔬菜,我和丈夫同意了。然而,由於我們都喜歡草坪而不是菜園,所以我們決定只種六個月。

但是,當我們開始可以吃到菜園的產出時,我便愛上了這個菜園。我意識到過去我們錯過了太多,也很高興能在省錢的同時擁有各種新鮮蔬菜,還可以在朋友來訪或拜訪朋友時送給他們。

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想法裡,忘記了一開始和丈夫的約定,只期待著買更多的種子來增加菜園裡蔬菜的品種。

分歧的根源

一個星期天,我母親來了。我帶她去看了菜園,告訴她我加種蔬菜的計劃,她聽了便跟我們一起激動起來。一回到房間,她就驚呼打造菜園是個多麼好的主意,我們應該繼續投入。

但我丈夫的直接回應就像是一盆冷水,「這個菜園我們只打算種幾個月就撤掉的。」

是的,那是我們的約定,但我的憤怒還是像熱熔岩一樣湧上心頭。

我心裡想,「難道他沒有看到這個菜園帶來的收穫麼?他不是也常常說這些蔬菜的味道很棒嗎?」。

他喋喋不休地談論著擁有菜園的好處卻又不想保留它,這讓我覺得他很虛偽。我一點也不開心。

我們家是如何成為冷戰戰場的

我還是沒法接受他的態度,並且開始反覆尋味他的話。我想表達自己的想法,分享為什麼我會改變主意。然而,儘管我禱告並練習瞭如何開啟這次對話,但每次要真正開始時,我都無法開口。衝突會消磨我的喜樂和力量,而我知道,毫無疑問,這次我們會產生衝突。

與此同時,我開始越來越疏遠我的丈夫,對他日漸冷漠。他發覺了我的反常行為,主動要求和我談談。但這讓我更加惱怒。我不喜歡在短時間內就分享自己的感受,寧願花時間來整理思緒。而且當我意識到我是那個「受委屈」的一方時,我就想自己主導談話。

所以,我沒有屈服,不斷地想讓丈夫明白我對他多麼生氣。我展現出了各種各樣的「作」:用單字回答他,不再說個不停,早上也不和他打招呼。我們的家成了冷戰的戰場!

用合上帝心意的方式回應衝突

最後,我的丈夫在恭敬方面超過了我(羅馬書12章10節),他找到我並為沒有聽取我對菜園的意見而道歉。他還為自己沒有快快地聽慢慢地說而道歉。他尋求和睦的謙卑戳破了我憤怒的泡泡,我也分享了為什麼想改變之前短期菜園的計劃。最終我們同意既然對後院還沒有明確的規劃,那麼可以重新考慮打造菜園。

這不是我第一次意識到在衝突中我不善溝通了,但這一次我發現了自己頑固的罪。與其讓我的情緒在家中製造一個充滿敵意的環境,我應該不惜一切代價同丈夫追求和睦。我在婚姻中沒有解決問題而是含怒到日落,給仇敵挑撥離間留下了破口。

情緒不應該左右我的行為:它們只是度量器,而不是指南。

例如,汽車的燃油表只顯示油箱中剩餘的油量,但不告訴駕駛員該怎麼做。而司機要利用這些信息來決定下一步:是否加油。

同樣,我的感覺只反應內心的狀態,並不支配我的行動。經歷恐懼、憤怒、惱怒和懷疑等情緒並不意味著我必須垂頭喪氣過一天。相反,當它們啟示我了解了自己的內心狀態時,我就可以冷靜地決定應該如何應對。

作為基督徒,聖經應該成為我下一步行動的指示。我可以通過禱告找出自己感受的根源,與信任的朋友分享感受、尋找新的視角,請別人為自己禱告,或者在上帝的引導下解決這些感受。在此次事件中,我應該主動向丈​​夫說明自己的感受。從一開始就表達出來——無論是寫出來(我個人覺得在發生衝突時寫出來更容易)或是直言不諱地表達出來——都是合上帝心意的回應。

我在罪中的回應——情感上疏遠丈夫,對他冷淡——遲遲不追求和睦——讓我更加知道自己多麼需要一位救主。我意識到只有基督能教導我們在受傷和憤怒的時候怎麼無私地去愛。

在十字架上,祂看著殺害自己的那些兇手,並沒有表現出痛苦和憤怒。祂請求上帝赦免他們的罪,即使祂是無辜的(路加福音23章34節)!作為信徒,有上帝的力量在我們身上做工,我們就可以正義地活出這種無私。

我正在以一顆悔改的心學習這些,好讓自己可以努力活出榮耀上帝的婚姻。人人都有過錯,只是罪在哪裡顯多,恩典、寬恕、憐憫和悔改就在那裡顯多(羅馬書5章20節)。

(轉自雅米)

12 Central Baptist11 Student Pasto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