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沙滾滾沙漠路

淡淡的茶語心情 : 腳踏實地,原汁原味!

浪跡天涯:545天在中國  (1997,2月 – 1998,7月)

第十五章 西遊記(二) : 黃沙滾滾沙漠路

LM235_10

我們從庫爾勒(那裡盛產香梨與石油)乘長途客運臥舖車到喀什,開始了一個很艱辛、風塵僕僕的旅程,也是整個西域之旅最艱苦的一程。

在90年代,這段路程是沒有高速公路,只有顛簸不平,迂迴曲折的小村路,沒有火車直達喀什,長途客運公車是唯一的交通工具。

長途客運臥鋪客車是中國交通工具的一個特色,特別在火車不能到達的地方,便只能靠這些車輛來作客運和貨運的用途。為了長途客人可以在車上睡覺,便設計了“雙層臥鋪客車”,有上下雙層床位的佈置,但臥鋪客車的車內環境惡劣,空間狹小、通風不足、衛生條件差,危險性很大。

與沙塵共舞的40小時

我們乘坐的一架雙層臥舖客車很殘舊,車內只可以「安置」20多個乘客,除了司機的座位外,左右兩旁和車尾都是上下層細小臥鋪,兩人睡在一起很迫窄;乘客是以床位計算,若是單獨旅遊,可能會被安排與一個陌生的異性同床,難免有體膚之親啦!全車一共有五張上、下層臥鋪,共十格,每格可睡兩個人,車尾的一格可容納三個人。上舖不能坐,一上床便要躺下來,因頭部常會碰到車頂,幸好我們被安排在車尾下層的三人臥舖;每人派發一個塑膠袋來作鞋袋,才可以上床去,通道也只可容一人側身走過,真的是寸步難行。

由吐魯番到喀什的路途遙遠,由幾個司機輪班,日以繼夜開車,穿梭不少小鎮,又因沿途多處修路,交通擠逼,常常堵車;加以車子太殘舊,輪胎接二連三的被路上石子刺破(爆呔),多次在三更半夜要趕車到小村落敲門找人修補輪胎,這樣又耽延幾小時;不幸的是這些輪胎補完又破,破完又補,本來是22小時的車程,結果要用上40小時才到達喀什,我們在車上度過差不多兩天。感謝上帝的保守,沒有發生交通意外,車上20多人都平安無恙。我當時真的少不更事,還覺得這種客運汽車很有趣,很有挑戰性。

車廂裡甚麼設備都沒有,沒有空調,沒有洗手間,一上車我們便要躺下來,車子一停下,我們便要馬上把握機會下車找天然洗手間,在荒山野嶺裡自行解決三急;在日間我們會在路邊小食店的山丘後解決;在晚上我們便要摸黑,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路邊或屋旁都是臨時如厠地,像個流浪客,四處為家;所走之路都是顛簸不平的,加上殘舊不堪的車子,我們躺在車內真的不是滋味,骨頭都快被顛散了,上層的乘客更不好受,頭常碰撞車頂,所以都睡得不好,加上天氣炎熱,沒有空調,為了讓空氣流通便要開車窗,但所經之地都是沙漠地,沙塵滾滾。在大熱天氣下穿著同一件衣服達40小時,沒有梳洗的機會,更別說洗澡,且不斷有沙塵飄到車內,床舖滿佈沙塵,我們頭髮也變灰,衣服上滿是風沙塵土,有「京洛多風塵,素衣化為緇」的感受,玉容消減,憔悴萬分,衣衫襤褸,宛如乞丐,到達喀什時,第一時間便是找一間賓館,馬上來一個全身“大掃除” 呀!

在路途上的餐食,都是在路邊的露天小餐館自費解決,但幸好還有熱食和西瓜解渴,在很不衛生的情況下,沒有腹瀉和生病真是值得感恩了。可幸沿途看見美麗的沙漠夕陽,偶爾也看到一兩個誠心的穆斯林信徒在荒山野地,在鮮有人蹟的地方朝向麥加的方向跪拜。

經過幾十小時日炙風篩,風餐露宿和抗塵走俗,終於平平安安到達中國最西邊的絲綢明珠–新疆的喀什。

時間靜止在喀什

喀什,又名「玉市」或「綠色的琉璃瓦屋」,是中國最西端,一座以維吾爾族為主要居民的古老城市。喀什東面是大沙漠,南依崑崙山,西靠帕米爾高原,與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勒斯坦、阿富汗、印度接壤,北與新疆阿克蘇地區相連。喀什,又稱「瓜果之鄉」,因氣候和暢,四季分明,盛產甜瓜,西瓜,葡萄,石榴,無花果等水果,那裡自然風光奇特,民族色彩濃鬱,有說,“不到喀什就不算到過新疆”。

LM235_11我們在喀什市遊逛,那裡都是過著很原始的生活方式,俗稱“牛耕田,馬拉車”,隨處可見馬車,山騾拉的木頭車或“馬的”計程車。我們坐在“馬的”上,看到一幅很漂亮純樸的「喀什馬路圖」,只見小騾和小驢駄著貨物、男人坐在木頭車上、女人卻拉著小驢走路;也見穿著黑罩袍,披著黑面紗的穆斯林女人走在路上,她們除了眼睛外,其他身體的部份都是密封的,根本沒機會見到她們的「廬山真面目」;也有小牧童帶著一群群綿羊趕集;也有小販站在色彩繽紛的水果車旁;還有幾個戴著四楞小白帽子,穿著白長袍的回族老人在路旁閒話家常……這裡的人生活很輕鬆悠閒,無憂無慮的,很懂得享受生活。

我們繼續走到附近的大巴札(即市集),和著名的艾提尕爾清真寺,是喀什的心臟文化中心和民眾集合的地方。在清真寺兩旁,有兩條又長又斜的小街,路面高低不平,馬車、驢車是不能通行的,一條是手工藝品街,另一條是小食區,它們都是喀什千年的風情和血脈;路旁陳舊的店舖,一個挨一個,沒有門牌,它們灰頭土面的樣子,似乎幾百年都沒有變過,只見老人家懶洋洋的坐在自家的土陶店等候顧客,或搖搖擺擺的走到隔鄰店舖談天說地,也有許多喀什婦女在路旁靠縫製,出售小花帽子等旅遊飾品來增加收入。

當我們悠閒漫步的走馬看花時,發覺市集氣氛突然大變,只見一些男士拿著小地毯,匆匆忙忙離開店舖,陸陸續續走向廣場和清真寺,很快寺內就擠滿了人,地毯連著地毯,人挨著人,像士兵列隊一樣,整整齊齊的一行行跪下來,遲來沒有位置的人便只有跪在馬路上。清真寺的擴音器傳來一個蒼老的,像唱歌般的聲音,在不急不忙的節奏裡,讓人有安靜的感覺。那時大概是下午2時,喀什就在這一刻凝固了,停止了,全城只有一個中心,就是艾提尕爾清真寺。周圍的小商販,或小飯館的主人,此刻全都扔下生意,跪拜在街上,而店舖的門都是開著的,無人值守。人們(包括婦女)隨處隨地齊齊跪下來,叩頭,起身,跪下,叩頭,聽從著那聲音的指示,整個上半身都匍匐在地上,當額頭和土地接觸的時候,廣場上一片靜默,時間在這一刻靜止了,氣氛是很肅穆莊嚴的。

我們也不甘人後,走進清真寺湊熱鬧,但發覺寺內都是清一色男人,一個挨一個,真的座無虛「蓆」,我們不好意思,只能​​退到寺後面的入口處,與一位瞎眼的老婦為鄰,聽著「咕嚕咕嚕」不明其解的聲音,但看到的卻是很震撼的奇觀。

在喀什兩天匆匆而過,但印象深刻,喀什跟新疆其他地方不同,非常獨特。經過40小時的沙塵之旅,抵達喀什時,好像進入另一個世界,經過時光隧道倒流到古代一樣,街上都是馬車和驢車,喀什人穿著的都好像是古代服裝,所見的面孔都不是我們熟悉的華人面孔,是深邃眼睛,高鼻子的中東人,到處都是回教徒和清真寺…喀什這地方令我回味無窮。

喀什是這西遊記的最後一站,我們也累了,決定坐飛機回成都,結束這個很神奇的西域之旅!

令人嚮往的神秘西域

西遊記,絲綢之路或西域行的經歷是畢生難忘的,驚心動魄,卻是有驚無險。因為居無定所,食無定時,隨時休息,隨地小解,食物非常地方化,吃清真餐,手抓飯,蘭州麵,所以要很靈活變通,能夠隨遇而安,才可以真正享受箇中樂趣,才有那麼多刻骨銘心的經歷和回憶呢!

有一點震撼的感受,回教徒對阿拉的完全順從,一聽到清真寺的鐘聲會放下正在做的事,放下一切工作,馬上跪地朝拜,且是一天五次,365日都做的事,他們的自律、虔誠,誠心的擺上,是我們平凡人和很多信徒都望塵莫及的。

6 Zhang lao hu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