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真正的美麗”

LM235_03

 

上星期四10月8日揭曉了2020年度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是美國女詩人露易絲‧格麗克(Louise Gluc),她出生於1943年,成長在一個匈牙利裔猶太人家庭中,曾經出版多集詩作,也曾獲得了各種詩歌獎項。據瑞典學院公佈此次穫選理由是:「以她精準的詩意語言,營造出樸素之美,藉個體的存在顯明了普世的意義。」(for her unmistakable poetic voice that with austere beauty makes individual existence universal) 。

“樸素之美”與“普世的意義”,合而為一是否可以理解為“真正的美麗”含義?或者我們再列舉一些藝術創作例子來說:在墨爾本街頭有個巨大的城市藝術雕塑,名為“沉沒的國家圖書館”,是個石塑建築殘柱的一角,還留有Library的字跡。它可能是在提醒“人類文明和歷史中沉澱下來的經典、知識和思想,讓你形成某種體系,塑造觀念,學會獨立思考,從而真正理解時代與世界相處的鑰匙”,它也代表了這個城市深厚的文化底蘊。特別是在今天時代巨變,知識像碎片樣爆炸淹沒就更具有普世的意義。又例如在悉尼Bondi Beach,轟立一個“天國的階梯”,後來被放入紐西蘭Christchurch Botanic Gardens的湖水之中,天梯與倒影更增神秘美感。外型簡單樸素如同永無止境向上攀升的天梯。給人留下許多想像的空間。可能有人視為那代表世界權位的高點,需要付出各種艱苦的努力,需要一步步攀登。也可以把它想像是通往天堂的信仰之路,是人生之路。當你臨近到終點會有怎樣的感受?怎樣行動的選擇?回答可以有許多不同,最終都要落點到普世的基本問題,如:愛、恨、善良、罪惡、生命、死亡……等在這些問題上找到正確的觀點,那就距離“真正美麗”的人生不遠了。

在我人生將近九十個年頭中,從年青到年老,一直都在追尋“美” 的境界,美的感動與心悸。特別是在文學和藝術領域中未曾放棄過。人生只是在不同階段,所追尋的美麗內涵和標準不盡相同,都會受到歷史時代背景、社會環境、文化素養和宗教信仰多方面的影響,而不斷修正對“真正美麗”的理解。

例如少年青春時代,對美麗追求非常迫切。注意力也都直觀地集中在外表的容顏、衣著裝扮和時髦玩藝的追求上。衣物很少是穿用破爛而棄,只因款式過時而丟棄。生活上追求活力的自由奔放,對音樂、舞蹈、運動、滑冰、滑雪都在追求美的姿式和運動中感受的快感。對於一個青少年這些都是很自然而無可非異的。在這段時期往往是人生的關鍵時刻,需要有正確的指導。

踏入青年成人時期,就有些不同了。從外表追逐漸深探到內涵,擇選終身伴侶就不能只看外表了。更注重的是品格和才華;是否善良有責任心;是否願意為對方付出;雙方是否有一致共同興趣和共同追求的目標等等。

當組織了家庭之後,追求目標大多數是專注在事業上的開展,追求職業技能上的完美;家庭孩童的教養;待人接物是否合情合理。特別是追求各方面人際關係中的融合。然而在現實社會中,到處是污穢,人性中的自私、自利、貪婪、紛爭、嫉妒……都給“美善”的追求蒙上陰影。在成人的世界中,無論是文化界、商界、政界、學界……各領域中都存在你虞我詐,相互爭鬥、撕裂、攻擊十分殘酷。以致影響到我們的第二代、第三代無法正常健康地成長。

臨到暮年,退休賦閒,可以過“與世無爭”的生活了。往往又有許多家庭成員之間的磨擦、紛爭。當年齡漸老,一切都在退化中,記憶明顯下降,思維緩慢遲鈍,眼、耳、手、腿都有毛病,不能自由行動,心律跳動時快時慢,血壓高低難以控制,此時心知肚明距離癡呆和死亡,也只一步之遙。面對生活現實,如何追求美麗人生?

在人生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困難和需要,如何應對可以有自已的選擇,如何做出正確的選擇,就要用智慧。智慧從哪來?是從上帝那裡來。當你知道神怎樣創造世界、創造人,人又怎樣犯罪,為甚麼會有死亡?上帝用什麼方法拯救我們?……這些問題弄清楚了,就有普世的意義,就有智慧做出正確的選擇。閱讀查考聖經,是入門的一把鑰匙。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約3:16 )

認識耶穌基督,順服在基督的安排裡,凡事仰望交託,將人性中最樸實的美麗—-愛心與善良,分享給你周邊的人,持守在真道上,過簡單聖潔的生活,以內心的平安喜樂,從容見証基督永生之應許,是人一生“真正美麗”的道路。

19 Trave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