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沙滚滚沙漠路

淡的茶语心情 : 脚踏实地,原汁原味!

浪迹天涯:545天在中国  (1997,2月 – 1998,7月)

第十五章 西游记(二) : 黄沙滚滚沙漠路

LM235_10

我们从库尔勒(那里盛产香梨与石油)乘长途客运卧铺车到喀什,开始了一个很艰辛、风尘仆仆的旅程,也是整个西域之旅最艰苦的一程。

在90年代,这段路程是没有高速公路,只有颠簸不平,迂回曲折的小村路,没有火车直达喀什,长途客运公车是唯一的交通工具。

长途客运卧铺客车是中国交通工具的一个特色,特别在火车不能到达的地方,便只能靠这些车辆来作客运和货运的用途。为了长途客人可以在车上睡觉,便设计了“双层卧铺客车”,有上下双层床位的布置,但卧铺客车的车内环境恶劣,空间狭小、通风不足、卫生条件差,危险性很大。

与沙尘共舞的40小时

我们乘坐的一架双层卧铺客车很残旧,车内只可以「安置」20多个乘客,除了司机的座位外,左右两旁和车尾都是上下层细小卧铺,两人睡在一起很迫窄;乘客是以床位计算,若是单独旅游,可能会被安排与一个陌生的异性同床,难免有体肤之亲啦!全车一共有五张上、下层卧铺,共十格,每格可睡两个人,车尾的一格可容纳三个人。上铺不能坐,一上床便要躺下来,因头部常会碰到车顶,幸好我们被安排在车尾下层的三人卧铺;每人派发一个塑胶袋来作鞋袋,才可以上床去,通道也只可容一人侧身走过,真的是寸步难行。

由吐鲁番到喀什的路途遥远,由几个司机轮班,日以继夜开车,穿梭不少小镇,又因沿途多处修路,交通挤逼,常常堵车;加以车子太残旧,轮胎接二连三的被路上石子刺破(爆呔),多次在三更半夜要赶车到小村落敲门找人修补轮胎,这样又耽延几小时;不幸的是这些轮胎补完又破,破完又补,本来是22小时的车程,结果要用上40小时才到达喀什,我们在车上度过差不多两天。感谢上帝的保守,没有发生交通意外,车上20多人都平安无恙。我当时真的少不更事,还觉得这种客运汽车很有趣,很有挑战性。

车厢里什么设备都没有,没有空调,没有洗手间,一上车我们便要躺下来,车子一停下,我们便要马上把握机会下车找天然洗手间,在荒山野岭里自行解决三急;在日间我们会在路边小食店的山丘后解决;在晚上我们便要摸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路边或屋旁都是临时如厕地,像个流浪客,四处为家;所走之路都是颠簸不平的,加上残旧不堪的车子,我们躺在车内真的不是滋味,骨头都快被颠散了,上层的乘客更不好受,头常碰撞车顶,所以都睡得不好,加上天气炎热,没有空调,为了让空气流通便要开车窗,但所经之地都是沙漠地,沙尘滚滚。在大热天气下穿着同一件衣服达40小时,没有梳洗的机会,更别说洗澡,且不断有沙尘飘到车内,床铺满布沙尘,我们头发也变灰,衣服上满是风沙尘土,有「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的感受,玉容消减,憔悴万分,衣衫褴褛,宛如乞丐,到达喀什时,第一时间便是找一间宾馆,马上来一个全身“大扫除” 呀!

在路途上的餐食,都是在路边的露天小餐馆自费解决,但幸好还有热食和西瓜解渴,在很不卫生的情况下,没有腹泻和生病真是值得感恩了。可幸沿途看见美丽的沙漠夕阳,偶尔也看到一两个诚心的穆斯林信徒在荒山野地,在鲜有人迹的地方朝向麦加的方向跪拜。

经过几十小时日炙风筛,风餐露宿和抗尘走俗,终于平平安安到达中国最西边的丝绸明珠–新疆的喀什。

时间静止在喀什

喀什,又名「玉市」或「绿色的琉璃瓦屋」,是中国最西端,一座以维吾尔族为主要居民的古老城市。喀什东面是大沙漠,南依昆仑山,西靠帕米尔高原,与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勒斯坦、阿富汗、印度接壤,北与新疆阿克苏地区相连。喀什,又称「瓜果之乡」,因气候和畅,四季分明,盛产甜瓜,西瓜,葡萄,石榴,无花果等水果,那里自然风光奇特,民族色彩浓郁,有说,“不到喀什就不算到过新疆”。

LM235_11我们在喀什市游逛,那里都是过着很原始的生活方式,俗称“牛耕田,马拉车”,随处可见马车,山骡拉的木头车或“马的”计程车。我们坐在“马的”上,看到一幅很漂亮纯朴的「喀什马路图」,只见小骡和小驴駄着货物、男人坐在木头车上、女人却拉着小驴走路;也见穿着黑罩袍,披着黑面纱的穆斯林女人走在路上,她们除了眼睛外,其他身体的部份都是密封的,根本没机会见到她们的「庐山真面目」;也有小牧童带着一群群绵羊赶集;也有小贩站在色彩缤纷的水果车旁;还有几个戴着四楞小白帽子,穿着白长袍的回族老人在路旁闲话家常……这里的人生活很轻松悠闲,无忧无虑的,很懂得享受生活。

我们继续走到附近的大巴札(即市集),和著名的艾提尕尔清真寺,是喀什的心脏文化中心和民众集合的地方。在清真寺两旁,有两条又长又斜的小街,路面高低不平,马车、驴车是不能通行的,一条是手工艺品街,另一条是小食区,它们都是喀什千年的风情和血脉;路旁陈旧的店铺,一个挨一个,没有门牌,它们灰头土面的样子,似乎几百年都没有变过,只见老人家懒洋洋的坐在自家的土陶店等候顾客,或摇摇摆摆的走到隔邻店铺谈天说地,也有许多喀什妇女在路旁靠缝制,出售小花帽子等旅游饰品来增加收入。

当我们悠闲漫步的走马看花时,发觉市集气氛突然大变,只见一些男士拿着小地毯,匆匆忙忙离开店铺,陆陆续续走向广场和清真寺,很快寺内就挤满了人,地毯连着地毯,人挨着人,像士兵列队一样,整整齐齐的一行行跪下来,迟来没有位置的人便只有跪在马路上。清真寺的扩音器传来一个苍老的,像唱歌般的声音,在不急不忙的节奏里,让人有安静的感觉。那时大概是下午2时,喀什就在这一刻凝固了,停止了,全城只有一个中心,就是艾提尕尔清真寺。周围的小商贩,或小饭馆的主人,此刻全都扔下生意,跪拜在街上,而店铺的门都是开着的,无人值守。人们(包括妇女)随处​​随地齐齐跪下来,叩头,起身,跪下,叩头,听从着那声音的指示,整个上半身都匍匐在地上,当额头和土地接触的时候,广场上一片静默,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气氛是很肃穆庄严的。

我们也不甘人后,走进清真寺凑热闹,但发觉寺内都是清一色男人,一个挨一个,真的座无虚「席」,我们不好意思,只能​​​​退到寺后面的入口处,与一位瞎眼的老妇为邻​​,听着「咕噜咕噜」不明其解的声音,但看到的却是很震撼的奇观。

在喀什两天匆匆而过,但印象深刻,喀什跟新疆其他地方不同,非常独特。经过40小时的沙尘之旅,抵达喀什时,好像进入另一个世界,经过时光隧道倒流到古代一样,街上都是马车和驴车,喀什人穿着的都好像是古代服装,所见的面孔都不是我们熟悉的华人面孔,是深邃眼睛,高鼻子的中东人,到处都是回教徒和清真寺…喀什这地方令我回味无穷。

喀什是这西游记的最后一站,我们也累了,决定坐飞机回成都,结束这个很神奇的西域之旅!

令人向往的神秘西域

西游记,丝绸之路或西域行的经历是毕生难忘的,惊心动魄,却是有惊无险。因为居无定所,食无定时,随时休息,随地小解,食物非常地方化,吃清真餐,手抓饭,兰州面,所以要很灵活变通,能够随遇而安,才可以真正享受箇中乐趣,才有那么多刻骨铭心的经历和回忆呢!

有一点震撼的感受,回教徒对阿拉的完全顺从,一听到清真寺的钟声会放下正在做的事,放下一切工作,马上跪地朝拜,且是一天五次,365日都做的事,他们的自律、虔诚,诚心的摆上,是我们平凡人和很多信徒都望尘莫及的。

6 Zhang lao hui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