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梅恩采风

LM236_14a

◎ 莫特湾公园Mort_Bay_Park_Balmain

 

 

秀美的悉尼港(Sydney Harbour)一侧的巴尔梅恩(William Balmain)区,是一个多姿多彩的地方。

从Town乘巴士442,可直达巴尔梅恩。在达令街(Darling Rd)巴士站附近的小广场上,竖立着标志性建筑即巴尔梅恩战争纪念塔(Balme War Memorial)。在巴尔梅恩的达令角码头(Daring Point Pier)的公交车站边,有一块讲述巴尔梅恩历史发展的说明牌,叙述了那段史话:威廉‧巴尔梅恩(William Balmain),这位第一舰队的外科医生,于1800年被授予了城市西区的223公顷土地。这是菲利普(Philip)总督为感恩1790年在柯林斯海滩(Collins Beach)登陆后,被长矛所伤,而由巴尔梅恩治疗照顾,因而将这块土地赠予他,此地区故名曰巴尔梅恩。

LM236_14b

◎ 巴尔梅恩区标志性建筑物

朴素美的游泳池

在巴尔梅恩美丽的白马角(White Horse Point),有一个风光旎旖的埃尔肯顿公园(Elkington Park),而这个公园以有一个朴素美的游泳池而闻名。

沿着公园石阶路向海湾边走去,走过一段下坡台阶,透过高大的棕榈树,见一泓海水的、矩形的游泳池,这便是澳大利亚最古老的游泳池——道恩‧弗莱泽游泳池(Dawn Fraser Baths)。游泳池由詹姆斯‧雷诺兹(James Reynolds)于1882年建造。

游泳池四周是优雅的绿色和奶油色两层古典建筑,被木栅栏和甲板所包围,由巨大木桩支撑,位于港口上方,池三边是蔚蓝的海面。走进场内,看到的是正方形的游泳区,南侧弯曲紧靠海岸。在西南角,有一个楔形儿童游泳池。浴池的入口处有两座木结构建筑,包含男女更衣室和游泳池办公室。海边的建筑物是巴尔梅恩游泳俱乐部(Balmain Club)和观众分层看台。

总之,我看到的是同平时见到的游泳池一样,没有特殊的点缀,也无耀眼的装饰,一切都是那么朴实,那么自然。然而,在朴实中我看到了那朴素的美,这是一个利用海水潮汐涨落的咸水游泳池,三边是湛蓝的海水,海面上船帆点点,海边树茂花艳,大树树枝葡伏在地,草坪青翠。

游泳池的朴素之美,尤其表现在这里是以澳洲奇迹般获得1956年墨尔本、1960年罗马和1964年东京奥运会4枚金牌,4枚银牌,并保持世界纪录40年之久的传奇人物道恩‧弗莱泽命名的游泳池。她在这里学会了游泳,在8至13岁时曾与巴尔梅恩游泳俱乐部的游泳运动员一起在此游泳。该游泳池在1964年以她的名字命名(Dawn Fraser Baths)。在悉尼蜡像馆有她的蜡像,澳洲还发行过印有她的肖像的纪念邮票。

自然美的孔雀角

从巴尔梅恩码头(Balmain Pier),沿着海边石阶路走去,便进入伊洛拉保护区(Hlloura Reserve)。再向南走,看到的韦斯顿街2-8号(2-8 Weston Street),是建于1875年至1885年的芬威克船务公司的遗址(J. Fenwick&Co)。这幢建筑是十九世纪砂岩建筑群之一,呈长方形的两层砂岩建筑,质朴的砂砾砂岩饰面,棕红色的门和窗框,建筑位于海湾的悬崖上,东朝向海湾。其旁有铁锚遗物。此店是当时悉尼海港海上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建筑是由船长约翰贝尔(John Bell)于1840年购买,并在那里建造了一个石码头和船闸。贝尔于1847年去世,由他的儿子经营,直到1883年被卖给詹姆‧芬威克(James Fenwick)。

LM236_15a

◎ 芬威克船务公司遗址

由此沿着路边是澳洲木麻黄树、桉树和沼泽橡树的石阶路,来到一个偌大的绿茵草地上,靠岸的一边是悬崖峭壁,两边木麻黄树林立,其间竖立着一根原住民的标志牌,标明这里曾是原住民居住的区域。再前行,便来到穿越达令港的孔雀角(Peacock Point)景点。

孔雀角(Peacock Point),显示着自然之美,这里拥有丰富的原生植被和砂岩悬崖,俯瞰悉尼海港。站在海角,举目望去,碧水蓝天,海景秀美,岸边绿草茂树,海面船帆点点。海角顶端,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铁锚。孔雀角是以约翰‧詹金斯‧孔雀(John Jenkins Peacock)船长的名字命的。他在1836年购买了这块土地。孔雀是一名囚犯的儿子,后来成为商人和船主。

站在海角,可以清晰的看到对面悉尼大铁桥海湾畔的希克森大街(Hickson Street),那沃尔森湾(Watsons Bay)上的一排古色古香长形大骨架型的建筑,被誉为“海湾上的艺术天堂”的三个艺术建筑:希克森大街4号5号码头之间的悉尼戏剧公司(Sydney Theatre Company)、2号3号码头之间的13A和23号的8号9号码头之间的哈塞尔(Hazel)。

LM236_14c

◎ 巴尔梅恩钟楼

典雅美的老建筑

行走在巴尔梅恩街区,不时会看到典雅庄美的老建筑。

从基林街(Killeen street)顺着蜿蜓的下坡,穿过尤恩顿公园(Union Park),下坡的拐角处便是绿树拥抱的汉普顿故居(Hampton House)。这个典雅壮美的房屋,是维多利亚时代早期巴尔梅恩半岛上为数不多的海洋别墅之一。由商人爱德华‧亨特(Edward Hunter)于1847年建造的。两层楼,三面环绕着宽阔的砂岩阳台。主入口门是一个双六层门,上面有一个阁楼,雪松制作的楼梯,后面是厨房、洗衣房和浴室。一楼由五间卧室,所有客房均配有壁炉。汉普顿别墅与许多著名的殖民地人物有关,最著名的是亨利‧帕克斯(Henry Parkes)爵士,他在1888年至1892年,担任新州州长期间曾住在这里。

在布雷克街(Blake Street)1号,粗壮的橡树下,坐落着建于1854年至1872年的依韦斯顿(Ewenton House),也称为布莱克谷(Black Valley)。这座建筑具有意大利古典和乡村风格,高大的铸铁大门,东面三层和四层的砂岩建筑。其特色是包括第三层凸窗,装饰木质阳台和拱形窗户。两层大型建筑,拥有许多不拘一格的特色,如凸窗和阳台。采用高品质的石材建造,第一层和第二层设有小型窄拱形双悬窗。阳台延伸到地下室。从房子的东侧可以俯瞰依韦斯顿公园(Ewenton Park),并可以通过树枝看到海港,营造着美妙的景观。

我从巴尔梅恩码头(Balmain Pier),沿着上坡路,来到达令街(Darling Rd)117号,这里是前新州长内维尔‧兰(Neville Lang)童年的故居,是一个维多利亚式的联排的二层住屋,前门窄窄的,有带着铁艺的阳台,典雅古朴,整洁明亮,门上的匾牌,介绍了这里曾经的主人。内维尔‧兰在1976年至1986年期间担任州长,是担任时间最长的州长,曾在法律、环境和文化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

在这条街上,我还看到了港景酒店(The Shipwright’s Arms),它的前身是海豚酒店(Dolphin Hotel),为巴尔梅恩最早的酒店之一,由船长约翰‧贝尔(John Bell)于1841年建造的。 1844年,它被命名为海豚酒店,后来租给了威廉‧沃克(William·Ke),于1846年更名为港景酒店(The Shipwright’s Arms)。该酒店是巴尔梅恩主要通道中的第一座建筑,曾是当年船工喜欢光顾的地方。

LM236_15b

◎ 巴尔梅恩医院主楼Balmain_Hospital_c.1885

在展位街(Booth Street),还有建于1880年的巴尔梅恩医院(Balme Hospital)主楼,是一幢三层楼的英式和荷兰式风格建筑,其特点是对称的立面,红砖,彩绘石或灰泥装饰,黑色屋顶上面有医院名称和开始日期。二十世纪晚期的铝制框架玻璃,镶嵌在精雕细琢的砖拱门中。内部的建筑构件显示出从十九世纪中后期到联邦时期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的风格。

 

 

 

 

 

9 Queensland  TBC5 Jia Mei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