餃子的記憶

LM237_21

 

我的故鄉在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小時候家裡不寬裕,母親總是把買來的肉肥瘦分開,瘦肉留著招待客人,肥肉放在鍋中煉油。煉油時待豬油出的差不多時把豬油渣撈出來,再跟酸菜、大蔥、姜放一起在案板上剁碎,鮮美的餃子餡就做好了。母親包餃子很麻利,不用多久熱氣騰騰的豬油渣酸菜餃子就能出鍋。不過這種餃子平常是沒有機會多吃的,只有過年才能敞開吃一次,我覺得特別美味。

上大學時班級為了增加凝聚力,偶爾也會搞一次聚會。記得我們班第一次組織活動是在一個小餐館裡,大家一起包餃子。班上很多人都不會包餃子,這些餃子下鍋後散開全爛掉了。我很會包餃子,我們那一組都吃到了我包的酸菜肉餡餃子。於是那次聚會我成了“搶手貨”,好多同學都拽著我去他們那個組包餃子,其中就有我一直暗戀的女孩莎莎。聚會我還喝了酒,俗話說酒壯慫人膽,我就當著全班同學面向莎莎表白了。在同學的起哄下我夾起碗裡自己親手包的餃子餵莎莎吃,一碗餃子下肚,我們確定了戀愛關係。

我讀大學的那個城市餃子館不多,這可苦了我這個北方人,後來多方尋覓總算找到了一家東北餃子館,每逢週末帶女友去吃東北餃子成了我大學戀愛的“保留節目”。韭菜雞蛋餃子、大蔥牛肉餃子、酸菜豬肉餃子、魚犮魚餃子、白菜餃子,個個皮薄餡多,一咬下去餃子裡的汁水外溢,肉香混合著面的筋道讓我們欲罷不能,怎麼吃也不厭。

有一年我帶女友回東北老家,當她看到家鄉人在冬日把包好的餃子“曬”在路邊,驚訝得目瞪口呆。她說只見過曬小麥、玉米、大豆、高粱等農作物,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在露天曬餃子。我告訴女友,我們東北人非常喜歡吃餃子,而且我們包餃子時一次會包很多,東北的天氣完全就是一個天然大冰箱,就可以把餃子直接放在地面上,一段時間後就會凍得很結實,這相當於把餃子放進了冷庫中進行冷凍,餃子凍結實之後然後再放在袋子裡面保存,想吃的時候就能隨時吃,如此一來用冰箱的電費都省了。

那年冬天母親在院子裡曬了一地餃子,夜裡起風下雪了,第二天早晨女友起床發現餃子被風吹得七零八落,很多還埋在了雪下面。於是我們拿著鏟子一邊鏟雪,一邊找餃子,院子裡充滿歡聲笑語。

青春時的歡笑聲似乎還在耳邊,時光卻無情地流逝,那個當年嬌小俏麗的女孩如今也做了母親。妻子雖不擅烹飪,但結婚後每年冬天她都會為我包餃子,經過多年歷練這個當初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女孩現在包的餃子總是讓人吃不膩,其味道已經能和母親做的媲美了。

那天我把母親從老家快遞過來的餃子和妻子做的餃子混在一起吃,口感上不分上下,我竟然分不清嘴裡的餃子到底出自誰手了。與妻子同在一個屋簷下,我被濃濃的愛包圍著,雖然與母親相隔千里,我也能感受到母親愛的陽光,這個世界,有愛的地方,就是人間天堂。

3 Padstow4 Syd Xuandaohu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