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非但沒有毀了我,反而給了我一個新的開始

LM237_20

我34歲的時候被診斷出患有鼻咽癌,一種鼻後頭頸部癌。但那天 讓我大吃一驚的是隨之而來的消息:我的癌症已經發展到第四期初級階段了。

那一年是2018年,在澳大利亞墨爾本完成了我的文憑課程後,我懷著複雜的心情回到馬來西亞。當我為自己在音頻工程和聲音製作(Audio Engineering and Sound Production)課程中獲得優異成績而欣喜若狂的同時,我也很難過,因為我不得不離開這個我已經漸漸愛上的地方。現在回想,那時開始,我生病的跡像已經開始顯現,但我並沒有太在意。

在去墨爾本之前,我注意到我的右耳被堵住了,好像耳朵裡有水一樣。但是在我去看過耳鼻喉科專家後,便不再那麼恐懼了,因為除了耳朵堵塞之外,沒有發現嚴重的問題。醫生建議我一個月後去複查,但由於我那周就要出國了,所以我決定不去了。

在墨爾本的9個月裡,癥狀一直持續。在我快要回來的時候,我感到頭痛和下巴疼痛,但阿司匹林似乎每次都能解決問題。雖然我的聽力受到了一些影響,但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疼痛,而且在我的聲音製作課程中,我仍然能做得很出色。

回到家後,我才決定徹底「修復」我的耳朵,這樣我就可以恢復聽力以便正常工作了。這一次,耳鼻喉科專家堅持要我做活檢,那時我和丈夫才意識到事情有多糟。

在我收到活檢結果和CT掃描報告的同一周,我被確診為鼻咽癌4A期,我們對這一消息感到難以置信,悲痛欲絕。

我必須要做三個療程的化療——每個療程需要住一個星期的醫院,接受24小時靜脈點滴注射。之後,除了周末,我需要接受35天的每日放療。除放療外,我每週需要進行一次腫瘤同步放化療,每次持續4個小時。長時間的等待,以及在醫院度過那麼多時間,讓我身心俱疲。

在這段時間裡,我的丈夫、家人和好朋友們都儘可能地支持我和為我禱告。這是我一生中面對的最艱難的一件事。

雖然每個癌症患者的經歷都不盡相同,但我們所經歷的副作用是相似的,比如脫髮、疲勞、口腔潰瘍、嘔吐、味覺喪失、食慾減退等等。因著放射治療,我得了口腔潰瘍,嚴重影響了我的下顎運動。我根本不能張嘴,這意味著我不能吃任何固體食物。我有四到五個月的時間只吃流質食物,每天喝六次配方奶粉。由於潰瘍,我一直感到口腔疼痛,無法入睡或休息。所以我不得不每天服用止痛藥來控制疼痛。

我覺得我撐不下去了。我無數次地祈求上帝,讓我從化療和放療的副作用中解脫出來。然而,每一次,上帝都藉著祂的話語、子民、某些事件和禱告提醒我,祂永遠與我同在,永不離棄我。每當我躺在床上接受放射治療時,上帝的話語都給我帶來安慰,那時我所能做的就是默想和在腦海中背誦祂的話。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23篇4節)

因著上帝的恩典,我得以渡過難關,漸漸從治療中康復了。儘管離我接受治療(從2018年10月到2019年3月)已經過去一年多了,我現在寫這篇文章時仍然覺得非常感動。

到今天為止,我的癌症已經治癒了一年多,我最近的一次CT報告沒有顯示出癌症的跡象。

許多人都無法相信我在癌症後的轉變,因為我現在已經恢復到正常的體重指數。有些人甚至懷疑當時我的癌症僅僅是在早期階段,因為我看起來並沒有骨瘦如柴或營養不良,頭髮也完全長癌症沒有毀了我的生活,反而給了我一個新的開始。我學會了重估生命中重要的事物,更加珍惜與愛人在一起的時光,因為生命短暫。在患癌症之前,我往往工作過度,但現在我把照顧我的身體作為我的首要任務。我學會了更加珍惜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甚至吃飯也讓我很開心,因為我有過一段時間沒法吃東西!我也學會了更有耐心和鼓勵別人。

當然,有些事情我仍在努力和適應,比如養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建立我的自信,安排定期的複查。我也一直在思考我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我的下一步行動是什麼?我的下一個任務是什麼?

雖然我可能沒有從上帝那裡得到所有的答案,但我想成為一個鼓勵者,並把我的故事分享給任何願意聆聽的人。我要鼓勵那些正處在恐懼中和正在經歷黑暗時期的人,要相信上帝,並知道在這場戰鬥中,你並不孤單。上帝的應許是可信的,祂給我們盼望。

回來了,我的皮膚也從放療的燒傷中完全癒合。這真是上帝在我生命中行的神跡。

(轉載自雅米)

5 Jia Mei6 Zhang lao hu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