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中的安慰

LM237_18

——讀《詩篇》77篇

上帝啊,你的拯救在哪裡呢?你似乎沒有聽我們的禱告?

此時此刻,平安的問候是何等寶貴——最近瘟疫在全球大流行,每天的感染數字不斷上升。住在全世界最大重災區的美國,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從未經歷過這樣的災難。

過去的幾個月來,美國甚至全世界似乎都變了:許多人突然經歷了失業,社會經濟面臨蕭條;認識的人生病了,醫院裡充滿了病人,教會也關了門……每個人都只能留在家中隔離,天天看數字,心中充滿了懼怕、孤單、無助、焦慮,所承受的精神壓力是何等巨大。

1967年,美國心理學家(Thomas Holmes and Richard Rahe)曾公佈了一份人類壓力測試表的研究報告,它以生命改變單元(Life Change Unit,簡稱LCU)為計算,比如失去配偶LCU壓力是100 ,生病LCU壓力是53,失業LCU壓力是47,在家上班LCU壓力是20,甚至只呆在家中LCU也有25。

一般而言,一個人在一年之內,無法承受超過300LCU的心理壓力,然而在2020年的冬春,面對瘟疫的大流行,許多人煎熬於精神上、經濟上及心理上的壓力,是無法想像的。

面對天災人禍,我們可能會問:“上帝啊,為什麼?為什麼你許可這樣的災難發生?”

在困境中專注自己

《詩篇》77篇是一篇哀歌,作者亞薩顯然慘遭患難。但到底困擾他的是一場可怕的疾病,還是如瘟疫的災難?他並沒有提到心情如此悲痛的原因,只用了些字眼,比如煩躁、悲傷等等來描述。

每人遭遇痛苦的原因不同,但無論苦難具體是什麼,我們都可以在這首詩中找到認同;我們也會享有類似的經歷:從不肯受安慰到受安慰,從心境上不平安到平安,從哭泣到喜樂,從絕望到滿有盼望。

“我要向上帝發聲呼求;我向上帝發聲,他必留心聽我。我在患難之日尋求主,我在夜間不住地舉手禱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我想念上帝,就煩躁不安;我沉吟悲傷,心便發昏。你叫我不能閉眼。我煩亂不安,甚至不能說話。我追想古時之日,上古之年。我想起我夜間的歌曲,捫心自問,我心裡也仔細省察。”(《詩篇》77:1-6)

“我”在這段經文中出現了12次。顯然面對災難,詩人不是沒有禱告,但他最關注的是他自己——他的心完全被自己的感覺、環境所佔據。他悲傷、憂慮,因得不到安慰而煩躁不安。他不能閉眼——失眠了;他不能說話——禱告不下去了。

詩人不斷地訴說自己的苦況,要求上帝一定要改變這種環境,不僅是說明自己非常討厭、拒絕接受目前上帝所給予的逆境,而且也是在患難中,急於求上帝解決困境的真實寫照。只是,若僅僅停留在這樣的禱告中,只能使我們越祈求,心靈越枯乾。

同樣的,當我們面對全球的新冠肺炎肆虐,必然會盼望:上帝啊!你要止息這場瘟疫,你要醫冶這民,你要醫治這地……我們在患難之中尋求主,我們在夜間不住地舉手禱告。

但是,我們看到的是,患病的人數,依然每天不斷攀升;我們無法想像,如果未來確診人數繼續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增長,那將會是什麼景況?我們的心不免煩亂不安,正如詩人亞薩一樣。

上帝啊,你的拯救在哪裡呢?你似乎沒有聽我們的禱告?我們的內心充滿了巨大壓力。

在困惑中詢問上帝

對於禱告不蒙應允,詩人開始困惑於他所認識的上帝,他以3個“難道”提出了6個問題來詢問上帝:

“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嗎?難道他的慈愛永遠窮盡,他的應許世世廢棄嗎?難道上帝忘記開恩,因發怒就止住他的慈悲嗎?”(《詩篇》77:7 -9)

在全球疫情中,我們的心忍不住顫栗:上帝這回可真是發怒了,要藉著瘟疫審判全世界?當上帝發怒時,是否就表示將止住他的慈悲嗎?

這些想法不奇怪,因為即使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他也痛苦地說:“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參《馬太福音》27:46)

正如亞薩在情緒理智上都跌到了谷底:3個“難道”是他在懷疑上帝、控訴上帝,他的思想淪陷了。然而他在人生的絕望中,“踩到”了上帝,因此開始了往上爬的生命轉折。

在追念中看見拯救

“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我要提說耶和華所行的,我要記念你古時的奇事;我也要思想你的經營,默念你的作為。”(《詩篇》77:10-12)

詩人在上述的思考中,作了很重要的決定:不再懦弱!他知道不應該懷疑上帝。既然上帝過去沒有丟棄他的子民,那麼就必定會再施恩。他不會忘記開恩,也不會因為發怒就止住他的恩典。

詩人承認:“這是我的懦弱”。因此,“我要記念”“我要思想”——過去懷疑上帝,現在觸摸到上帝,“我便說,至高者的右手把我的愁苦改變了”(參《詩篇》77:10,RSV譯本)。他的情緒產生了很大的不同,從挫折和愁苦中轉為讚美和快樂。

的確,我們要想超越苦難所帶來的憂鬱,就要思想上帝的大能,思想上帝在過去對他兒女和歷史中的作為,這將給我們帶來極大的安慰。當我們遇到的困境就好像以色列人出埃及:前有紅海,後有追兵,在看不見出路時,需要從歷史中認識上帝的拯救。

上帝可曾有哪一次在拯救行動中失敗過呢?沒有,一次也沒有!

詩人回顧過去,才能剛強壯膽地活在當下;他本來關注於自己,隨後選擇注目上帝,就反轉了失望與憂慮,並能帶著盼望與安慰迎接未來。但回想從前,如何能實際地成為現今的幫助,特別是我們正處於災難的時候呢?詩人在這篇詩中給了我們一個具體的例子。

在仰望中聚焦引導

“上帝啊,諸水見你,一見就都驚惶,深淵也都戰抖。雲中倒出水來,天空發出響聲,你的箭也飛行四方……你曾藉摩西和亞倫的手引導你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詩篇》77:16-17、20)

亞薩回想以色列人出埃及過紅海的歷史。將這事件看成是上帝與海洋之間的爭戰:上帝擊潰大水,為以色列民開路,帶他們走過“死蔭的幽谷”,以色列民一個也沒有失落,然而下到海中法老的全軍,連一個也沒有剩下。

在以色列人看來注定要被毀滅的處境中,上帝卻分開了紅海,使以色列人脫離困境,驚喜交加。一想到當年這樁神蹟,亞薩心裡就有力量。即使山窮水盡,看似無路可走,亞薩相信只要上帝願意,上帝能夠持續拯救他的子民。

其實《詩篇》77篇的內容都是在默想,回顧過去:從焦慮到疑問,然後看見上帝的救贖與引導。

顯然,同樣的歷史、同樣的一群人,當我們的眼光轉而專注在上帝時,就可以從上帝救恩的角度來解讀歷史,因而獲得信心與安慰,思想超越自我的狹隘,被上帝所引導。當我們管理我們的思想,從上帝的角度來看事物時,會發現原來上帝在每一件事上都已經工作了,並且有奇妙的恩典為我們預備。最大的安慰:在災難中,上帝仍然與我們同在。

這篇詩沒有提到結局,我們不知道上帝到底有沒有解決亞薩所面臨的困難,但這已不重要,因為亞薩得了安慰,知道上帝的手始終帶領他。當我們處在災難風暴中心時,這篇詩可以成為我們的安慰,幫助我們能經歷到上帝的同在。

LM237_19

在災難中榮神益人

但是,處在災難中,除了禱告外,上帝還要我們做什麼呢?

在任何艱難時刻,都需要有非常多的基督徒好像好撒瑪利亞人一般,把食物、愛心、安慰,帶給教會和社區中需要的人們。可能一通安慰鼓勵的電話,你就能幫助一個靈魂不再把眼光專注在自己的困難上,而注目在上帝的身上。

此外,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還有什麼可能是上帝的心意?最近美國麥克拉夫林及聯盟(McLaughlin and Associates)民調公司進行了一次全國性的獨家民意測驗,顯示有44.3%的人——幾乎是每2人中就有1人認為,這是喚醒美國人要回歸上帝的信仰的一個警訊,或許這將導緻美國再一次的大覺醒運動。

4月10日陳恩藩牧師(Francis Chan)在直播中也說,這將是一個“悔改的強有力時刻”;這可能是萬物終結的開始,上帝正在做我們一生中從未見過的事情,就好像領我們進入了一個新的季節。

如果這些都是對的,我們不要懼怕,應當悔改,親近上帝,明白他的心意,求他帶領我們走在他的旨意裡。唯有註目上帝,我們才能站在屬靈的高處,認識上帝的作為。如此,我們將不會被環境所影響,行出上帝要我們做的事。願那賜永遠安慰並美好盼望的上帝,常與我們同在。

8 MM Park Pin q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