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可以收穫的莊稼

LM237_16

萵筍青菜瓢兒白,黃瓜茄子四季豆,小麥玉米白紅薯,每一株莊稼在三爺的眼裡都是可以收穫的。

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用錯的腦。牛兒坡,山山水水,田裡地裡,坡上坡下,那土質就適應莊稼生長。種呀苗呀桿的,播下去種下去栽下去,不用化肥,就用當地收集的農家肥。草木灰、地角皮、糞清水,施上過一兩回,那一株株的莊稼就奔著陽光和雨露,忘了命地生長。清晨時分,坐在田邊地角,都能聽見莊稼拔節的聲音。莊稼就喜歡農家肥。化肥對莊稼生長來得快,能“拔苗助長”,也容易板土,施多了破壞土質,還可能造成環境污染,不好,鄉下人一般不輕易施。農家肥好呀,房前屋後,牲口棚裡,莊稼地邊,都是好收集的料。農家肥改良土壤,只花力氣不花錢,對莊稼的品質和口感都能提升一個台階。農家肥施下去,那些圓的長的紅紅綠綠的莊稼掛著露珠子順風順水就長成了希望。

三爺說,沒有長不成的莊稼。三爺對每一株莊稼都是懷著十二分的希望。旺苗弱苗,肥苗瘦苗,大苗小苗,在三爺的手裡都是能長成莊稼能長成收穫的苗。穀種幾時泡著該催芽了,小麥玉米該幾時下地了,黃瓜南瓜四季豆幾時該捏糞球了。三爺不看日曆,就在門前的小溪邊走一走,在山坡上看一看,摸著指拇一算,是時候了。三爺是村里的“萬年曆”,四時八節,該播該種,雁飛雁回,村里人就看著三爺的一舉一動。三爺在地邊捏一把土放在手裡,一鬆手,土全掉在地上,說了一聲,是時候栽紅薯藤了。一個村子,坡上坎下都忙著栽紅薯藤。三爺說該是收穀子的時候了,沒有人忙著去白合場趕鄉場的。你要是忙著趕鄉場,說不定三五幾天時節錯過,幾場秋雨下來,你那黃金乾色的穀子就爛在田裡了,白幹了一季,讓人心痛。

三爺種莊稼那是有一手的。田每年要三犁三翻,土要挖得深才易走根,糞清水要勤施多放才不燒苗。這些,在三爺嘴裡都是背得溜溜熟的。還有那花謝花開蜂來蝶去水漲水清,在三爺眼裡,那都是季節變化的信號,也是莊稼生長的規律。燕子崖的燕子回來了,門前的桃花水翻黃了,村子口的老井起青苔絲了,三爺看得一清二楚,他能把這些事和農家事聯繫得密密的。莊稼人就得懂莊稼事。這些都是靠經驗和記憶留存的活兒。一株莊稼在三爺的眼裡,那就是一次生命生長的完美過程。

白合場離村子五里地。白合場逢農曆三六九趕鄉場。天剛麻麻亮的時候,三爺和老伴兒就起了床,摸著光走進莊稼地。茄子黃瓜豆豇什麼的,一個一個,一捆一捆,收拾好小心地放在菜筐子裡。每逢趕場天,三爺挑著兩竹筐新鮮的蔬菜,沿著村子口的青石板大路直奔白合場。白合場,熱鬧,收菜的賣菜的炒菜的,人山人海,人來人往,人頭閃動。三爺不去菜市場賣菜。三爺的菜挑子,那都是人家指定要了的。王二娘的豆花館,劉大才的餐廳,下十字口馬三爺的河鮮魚店子,三爺走幾步一處幾大把幾大捆的,轉眼就賣了。賣完了菜,三爺不急著回家,就在王二娘的豆花館落腳。

三爺一腳走進王二娘的豆花館,老闆娘心裡是明白的。一盤豬頭肉,一碗水豆花,三兩老白乾,東西端上桌,那就是三爺獨有的時光了。三爺不坐前堂也不坐雅間,就坐二樓窗台處那個鄰街的位置。那位置好呀。王二娘豆花館位置高,二樓的位置更高。一眼望去,白合場前前後後兩條街面上,每一個人都看得眼睜睜的,熟人還是陌生人,一下子就照進心裡了。一口老燒酒下去,一筷子嫩豆花,再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心裡雲裡霧裡地過著,那日子,比白合場場口上那老井裡的水還甜。三爺的葉子煙桿煙雲起處,也許,在他心裡每一株莊稼那都是有味道的。

三爺最遠就去過白合場。不不不,三爺還去過大山外當過長工呢。那長工當得?大年三十老闆都不發一分工錢。老闆一家在正屋大堂裡吃著雞鴨,香飄四溢。三爺在側屋樓下地樓子屋裡喝著照得見人影子的稀飯。外面大雪紛紛,半夜裡,肚皮餓得實在難受,三爺翻身起床,工錢都不要了,翻山越嶺對直往家裡走。大新年的,一腳走進家門,還是老伴兒端上來一大碗熱乎乎的青菜湯讓他感動了好些年。青菜湯好呀,那是自己家的,那是莊稼最好的味道了。從此,白合場是三爺去過的最遠的地方。

青菜白菜蘿蔔菜,番茄刀豆水白菜,苞谷粑蕎麥粑黃糕粑,那都是一株株莊稼的收穫。山是自己的,地是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只要付出了汗水,每一株莊稼都是可以收穫的。

牛兒坡,每次在莊稼地里幹累了腰桿酸了手腳不靈活了,三爺就坐在坡上的牛背石上,看看天空和雲朵,看看西山東山的陽光和雨露,也看看家裡房樑上的炊煙。看到家裡房樑上的炊煙冒直冒團時,三爺心裡一美,知道,那該是回家吃飯的時候了。

一坡一地莊稼,一株株朝著陽光生長的生命,三爺把三個娃送進了城裡的學校,那可是二三十里地界最響亮的事兒。也許,三個娃就是三爺手裡最漂亮的莊稼。

LM237_17

娃啊,你不是讀書那塊料,也不一定要死讀書呀,能學門吃飯的手藝,那也不是什麼壞事兒。你看那莊稼地裡,有掛果的,有結籽的,有成團的,有牽藤,有直接就可以吃的。每一株莊稼都各有各的形狀,各有各的好處,各有各的精華,何必要一條道走到黑呢。三爺一個莊稼漢子,早些年,就只在村子口的學堂裡上個半年“雞婆學”私塾,有時說起話來,還真有著讓人值得一悟的道理。

莊稼,每一株莊稼都是可以收穫的。

9 Queensland  TBC10 Auto 1driv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