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的记忆

LM237_21

 

我的故乡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小时候家里不宽裕,母亲总是把买来的肉肥瘦分开,瘦肉留着招待客人,肥肉放在锅中炼油。炼油时待猪油出的差不多时把猪油渣捞出来,再跟酸菜、大葱、姜放一起在案板上剁碎,鲜美的饺子馅就做好了。母亲包饺子很麻利,不用多久热气腾腾的猪油渣酸菜饺子就能出锅。不过这种饺子平常是没有机会多吃的,只有过年才能敞开吃一次,我觉得特别美味。

上大学时班级为了增加凝聚力,偶尔也会搞一次聚会。记得我们班第一次组织活动是在一个小餐馆里,大家一起包饺子。班上很多人都不会包饺子,这些饺子下锅后散开全烂掉了。我很会包饺子,我们那一组都吃到了我包的酸菜肉馅饺子。于是那次聚会我成了“抢手货”,好多同学都拽着我去他们那个组包饺子,其中就有我一直暗恋的女孩莎莎。聚会我还喝了酒,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我就当着全班同学面向莎莎表白了。在同学的起哄下我夹起碗里自己亲手包的饺子喂莎莎吃,一碗饺子下肚,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

我读大学的那个城市饺子馆不多,这可苦了我这个北方人,后来多方寻觅总算找到了一家东北饺子馆,每逢周末带女友去吃东北饺子成了我大学恋爱的“保留节目” 。韭菜鸡蛋饺子、大葱牛肉饺子、酸菜猪肉饺子、鱼犮鱼饺子、白菜饺子,个个皮薄馅多,一咬下去饺子里的汁水外溢,肉香混合着面的筋道让我们欲罢不能,怎么吃也不厌。

有一年我带女友回东北老家,当她看到家乡人在冬日把包好的饺子“晒”在路边,惊讶得目瞪口呆。她说只见过晒小麦、玉米、大豆、高粱等农作物,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在露天晒饺子。我告诉女友,我们东北人非常喜欢吃饺子,而且我们包饺子时一次会包很多,东北的天气完全就是一个天然大冰箱,就可以把饺子直接放在地面上,一段时间后就会冻得很结实,这相当于把饺子放进了冷库中进行冷冻,饺子冻结实之后然后再放在袋子里面保存,想吃的时候就能随时吃,如此一来用冰箱的电费都省了。

那年冬天母亲在院子里晒了一地饺子,夜里起风下雪了,第二天早晨女友起床发现饺子被风吹得七零八落,很多还埋在了雪下面。于是我们拿着铲子一边铲雪,一边找饺子,院子里充满欢声笑语。

青春时的欢笑声似乎还在耳边,时光却无情地流逝,那个当年娇小俏丽的女孩如今也做了母亲。妻子虽不擅烹饪,但结婚后每年冬天她都会为我包饺子,经过多年历练这个当初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孩现在包的饺子总是让人吃不腻,其味道已经能和母亲做的媲美了。

那天我把母亲从老家快递过来的饺子和妻子做的饺子混在一起吃,口感上不分上下,我竟然分不清嘴里的饺子到底出自谁手了。与妻子同在一个屋檐下,我被浓浓的爱包围着,虽然与母亲相隔千里,我也能感受到母亲爱的阳光,这个世界,有爱的地方,就是人间天堂。
3 Padstow4 Syd Xuandaohui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