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非但没有毁了我,反而给了我一个新的开始

LM237_20

我34岁的时候被诊断出患有鼻咽癌,一种鼻后头颈部癌。但那天 让我大吃一惊的是随之而来的消息:我的癌症已经发展到第四期初级阶段了。

那一年是2018年,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完成了我的文凭课程后,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马来西亚。当我为自己在音频工程和声音制作(Audio Engineering and Sound Production)课程中获得优异成绩而欣喜若狂的同时,我也很难过,因为我不得不离开这个我已经渐渐爱上的地方。现在回想,那时开始,我生病的迹像已经开始显现,但我并没有太在意。

在去墨尔本之前,我注意到我的右耳被堵住了,好像耳朵里有水一样。但是在我去看过耳鼻喉科专家后,便不再那么恐惧了,因为除了耳朵堵塞之外,没有发现严重的问题。医生建议我一个月后去复查,但由于我那周就要出国了,所以我决定不去了。

在墨尔本的9个月里,症状一直持续。在我快要回来的时候,我感到头痛和下巴疼痛,但阿司匹林似乎每次都能解决问题。虽然我的听力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而且在我的声音制作课程中,我仍然能做得很出色。

回到家后,我才决定彻底「修复」我的耳朵,这样我就可以恢复听力以便正常工作了。这一次,耳鼻喉科专家坚持要我做活检,那时我和丈夫才意识到事情有多糟。

在我收到活检结果和CT扫描报告的同一周,我被确诊为鼻咽癌4A期,我们对这一消息感到难以置信,悲痛欲绝。

我必须要做三个疗程的化疗——每个疗程需要住一个星期的医院,接受24小时静脉点滴注射。之后,除了周末,我需要接受35天的每日放疗。除放疗外,我每周需要进行一次肿瘤同步放化疗,每次持续4个小时。长时间的等待,以及在医院度过那么多时间,让我身心俱疲。

在这段时间里,我的丈夫、家人和好朋友们都尽可能地支持我和为我祷告。这是我一生中面对的最艰难的一件事。

虽然每个癌症患者的经历都不尽相同,但我们所经历的副作用是相似的,比如脱发、疲劳、口腔溃疡、呕吐、味觉丧失、食欲减退等等。因着放射治疗,我得了口腔溃疡,严重影响了我的下颚运动。我根本不能张嘴,这意味着我不能吃任何固体食物。我有四到五个月的时间只吃流质食物,每天喝六次配方奶粉。由于溃疡,我一直感到口腔疼痛,无法入睡或休息。所以我不得不每天服用止痛药来控制疼痛。

我觉得我撑不下去了。我无数次地祈求上帝,让我从化疗和放疗的副作用中解脱出来。然而,每一次,上帝都借着祂的话语、子民、某些事件和祷告提醒我,祂永远与我同在,永不离弃我。每当我躺在床上接受放射治疗时,上帝的话语都给我带来安慰,那时我所能做的就是默想和在脑海中背诵祂的话。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篇23篇4节)

因着上帝的恩典,我得以渡过难关,渐渐从治疗中康复了。尽管离我接受治疗(从2018年10月到2019年3月)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我现在写这篇文章时仍然觉得非常感动。

到今天为止,我的癌症已经治愈了一年多,我最近的一次CT报告没有显示出癌症的迹象。

许多人都无法相信我在癌症后的转变,因为我现在已经恢复到正常的体重指数。有些人甚至怀疑当时我的癌症仅仅是在早期阶段,因为我看起来并没有骨瘦如柴或营养不良,头发也完全长癌症没有毁了我的生活,反而给了我一个新的开始。我学会了重估生命中重要的事物,更加珍惜与爱人在一起的时光,因为生命短暂。在患癌症之前,我往往工作过度,但现在我把照顾我的身体作为我的首要任务。我学会了更加珍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甚至吃饭也让我很开心,因为我有过一段时间没法吃东西!我也学会了更有耐心和鼓励别人。

当然,有些事情我仍在努力和适应,比如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建立我的自信,安排定期的复查。我也一直在思考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的下一步行动是什么?我的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虽然我可能没有从上帝那里得到所有的答案,但我想成为一个鼓励者,并把我的故事分享给任何愿意聆听的人。我要鼓励那些正处在恐惧中和正在经历黑暗时期的人,要相信上帝,并知道在这场战斗中,你并不孤单。上帝的应许是可信的,祂给我们盼望。

回来了,我的皮肤也从放疗的烧伤中完全愈合。这真是上帝在我生命中行的神迹。

(转载自雅米)
5 Jia Mei6 Zhang lao hui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