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惱的“群生活”

LM238_08

前些天我們銷售組的組長建了一個微信群,他把每一個組成員都拉進了群,我暗自神傷,自己的手腳又被微信捆綁了一圈。自從到公司上班後我被迫進的工作微信群已經有幾個了,比如公司群、部門群、客戶群,這些工作群模糊了工作與生活的時空界限,領導要求我們24小時在線,晚上或者雙休時從公司領導到部門領導都可能在微信群里布置工作,至於視頻總結會、討論會總在休息日開,現在連銷售組長也要覬覦我們的休息時間,現在我晚上不敢關機,休息時間也保持著工作狀態,生怕誤了上司的最新指示,真感到壓力山大。

從進家長群後我就覺得不太舒心,每天在群裡聆聽老師的指示、通過微信群打印孩子的學習資料、時不時給老師點贊,這些事雖然繁瑣,也是家長份內的事。我最怕的是孩子在學校表現不好,上星期我的孩子單元測驗沒考好,老師在群裡曬出了我孩子的試卷,幾個叉叉特別刺眼,前幾天我的孩子跟同桌在課間瘋鬧被老師抓住了,結果兩個人都在全班同學面前做了檢討,老師把孩子做檢討的視頻拍下來傳到了微信群裡,孩子的“負面新聞”讓我在群裡無地自容,等去學校接孩子時,我更是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同學微信群本是個溫馨的場所,可我發現現在的同學群越來越變味了,進群後總是接連蹦出十幾條消息,大多是同學發來的產品廣告,當年的同學不知怎麼紛紛當起了微商,開起了微店,買還是不買,這是個問題?如果硬著頭皮去買,覺得價格不合算且不實用,如果不買是駁人家的面子,沒把同窗情當回事,真讓人騎虎難下。

原以為在朋友群裡總有些可以說話的人,可進了朋友微信群被要求點贊、關注、投票、發紅包、寫評語、轉發之類的“任務”沒完沒了,想想我當初也曾請朋友為自己的攝影作品投過票,這網上的人情債終究是要還的,我哪位朋友也不能得罪,也只能有求必應,這樣的任務做多了,人又累又煩,自然少了朋友間交流的真誠和快樂。

最近還被一位陌生的美女網友拉進了炒股群,由於他推薦的股票漲得還不錯,自然群裡不少女粉絲向他獻飛吻,男粉絲也殷勤地獻花。正是出於對群主的景仰,我神差鬼使花了五千元買了群主推薦的一隻股票,結果那隻股票在我買後就一瀉千里,我鬱悶至極,忍不住在群裡向群主發了幾句牢騷,結果差點被群主粉絲的口水淹死,我一怒之下退了群,也再也不理那位害我不淺的女網友了。

父親生活閱歷豐富,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你就當花錢買個教訓吧!天上不會掉餡餅,以後記住不要跟陌生人說話,不要隨意進入陌生的群,群裡的生活並非都寫著精彩,反而是荊棘叢生,陷阱不少。”父親的話沒錯,雖然微信、QQ等網絡社交工具把人與人聯結在一起形成了虛擬的世界,也為人們的信息交流、溝通提供了方便,但我們無形中被微信綁架了生活,我開始用微信時是每隔幾小時就要拿起手機看看,生怕錯過了群裡的消息,去年開始是每一個小時看一次,現在幾分鐘就想看一下,如果沒拿著手機就會覺得全身不自在。這種對“群”的依賴,雖說是疼并快樂著,但終究疼大於快樂,其實看似微信群裡的好友越來越多,而真正的朋友還是原來那幾個,看似大家分享的內容越來越豐富,其實瀏覽之後大多成了過眼雲煙,我也知道從此離開微信群是不可能的,只希望它能給我的束縛越來越少,直至還原我本來的生活,那樣就最好。

17 Mel ad20 UAC a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