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翠湖有個約會

LM238_07

冬天到了,來翠湖遊玩的人,也將漸漸多起來。過幾天我也準備到翠湖看看,到翠湖越冬的海鷗,是否已經到了。往年,海鷗大多是立冬前後到達,來年三月份離開。

翠湖算是昆明的小心髒了吧,因為它處於昆明市城中心,來往的閒人遊客很多。在這繁華喧囂的都市中,竟然有這麼一個淡雅明秀的去處,不能不說是上天對昆明的一份深情與眷顧。我去翠湖的次數,恐怕連自己都數不清,平常若沒事,星期天我都會去翠湖轉轉,湊溱熱鬧。畢竟這些年,玩的地方多了人都分散了,好像熱鬧的地方也少了,只有翠湖始終還保持一種熱度。

我還沒到昆明定居之前,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翠湖。我在普洱的時候,每次到昆明玩,往往會選擇在冬季。冬季的昆明,盤龍江,滇池,翠湖,好像有河水流動的地方,都有海鷗在飛翔。我去翠湖,一個是品味那裡的氣氛,另一個就是與海鷗約會。

清晨去翠湖,感覺翠湖猶如一位綽約多姿的少女,柔媚中不失一種淺淡的清純,婉約中不失一種特別的矜持。走在曲曲彎彎的湖中小徑,湖畔還可聞到一股純淨的馨香。滿湖的碧波在朦朧的清輝下,蕩漾著一種淡淡的靜謐,湖水中晃動著一波波清新的氣息。晨曦中那湖邊閃爍的燈火,倒映在水中,星星點點猶如落入湖中的星辰。翠湖,總有讓人心醉神迷的地方,讓你陶醉其中。

大約九點多鐘,陽光開始稀稀朗朗地映照湖面,這時海鷗開始飛臨湖面,一隻兩隻,三隻四隻,不一會便匯聚成好大一群。海鷗來了,來翠湖的遊人也開始漸漸多了起來。

到翠湖,我的心可以變得很柔很柔,因為我能與海鷗同戲。翠湖的海鷗與人很親密,你可以與它近距離接觸,它幾乎可以飛到你抬舉的手臂上。每次到翠湖,走在湖畔,我會撕下小片的麵包拿在手上,然後舉過頭頂。而海鷗呢,會從空中俯衝下來,在你的身旁翻飛然後啄食你手上的麵包,有次,一隻紅嘴鷗還停留在我舉起的手臂上不走,讓我激動了好半天。

平常海鷗多停留在水面上,偶爾游弋,偶爾低飛盤旋。假如有人在空中撒下一把揉碎的麵包,一群海鷗會哇哇叫著飛來搶食,搶食完了,又四散分開。一群群的海鷗會突然間“呼啦啦”地從湖中飛起,一群一群在空中盤旋,把湖面的天空都鋪白了,然後又相繼回落到湖面上。

初冬到初春,海鷗匯聚的時候,每逢週末,許多昆明人有個習慣,喜歡帶著孩子一起去翠湖遊玩。人潮如流時,人們拋灑鷗糧的那一瞬間,一群群海鷗騰空展翅飛向天空,整個翠湖的天空尤如朵朵白雲突然騰空而起,一條條白色的雲時急時緩,時聚時散,最後片刻間,便漸漸落入池中似白蓮一朵朵浮在湖面,扑騰騰的拍翅聲和鷗叫聲,和著遊客欣喜的歡呼聲,將人與海鷗的歡喜連成一片。

翠湖的海鷗,吸引了全國各地乃至海外聞訊趕來的攝影發燒友,他們成群結隊地從異地趕來,在湖邊、在小船上,擺開架勢用“長槍”“短炮” 聚焦鷗群,一輪又一輪地對著湖畔飛翔的海鷗狂拍。

翠湖有碧漪亭,阮堤、蘇堤等,飛簷碧瓦的亭閣遍布,待海鷗們吃飽喝足的時候,大都飛到樹頂或亭閣的屋頂上棲息了。這時人們便四散開來,在亭子間、空地上,身著民族盛裝的少男少女們,手拉手圍成一個圈,跳起了歡快的三跺腳。而許多的民間合唱團,各種各樣的演唱團體也開始上場演出,彈奏各種樂器的民間藝人,也開始溜溜手藝。一些上了年紀的閒人,慢悠悠東瞅瞅西看看。最招眼的,是那些打扮漂亮的小姑娘小媳婦,她們三五成群,遊走在各種熱鬧的場合中。

這個時候,翠湖的海鷗可不是主角了,而人則成了主角,剛才還吵吵嚷嚷的鷗們,都變成了虔誠的觀眾,悠閒平靜地立於屋頂樹間,氣定神閒地逡巡著熙熙攘攘的人群。

21 Renewa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