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恼的“群生活”

LM238_08

前些天我们销售组的组长建了一个微信群,他把每一个组成员都拉进了群,我暗自神伤,自己的手脚又被微信捆绑了一圈。自从到公司上班后我被迫进的工作微信群已经有几个了,比如公司群、部门群、客户群,这些工作群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时空界限,领导要求我们24小时在线,晚上或者双休时从公司领导到部门领导都可能在微信群里布置工作,至于视频总结会、讨论会总在休息日开,现在连销售组长也要觊觎我们的休息时间,现在我晚上不敢关机,休息时间也保持着工作状态,生怕误了上司的最新指示,真感到压力山大。

从进家长群后我就觉得不太舒心,每天在群里聆听老师的指示、通过微信群打印孩子的学习资料、时不时给老师点赞,这些事虽然繁琐,也是家长份内的事。我最怕的是孩子在学校表现不好,上星期我的孩子单元测验没考好,老师在群里晒出了我孩子的试卷,几个叉叉特别刺眼,前几天我的孩子跟同桌在课间疯闹被老师抓住了,结果两个人都在全班同学面前做了检讨,老师把孩子做检讨的视频拍下来传到了微信群里,孩子的“负面新闻”让我在群里无地自容,等去学校接孩子时,我更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同学微信群本是个温馨的场所,可我发现现在的同学群越来越变味了,进群后总是接连蹦出十几条消息,大多是同学发来的产品广告,当年的同学不知怎么纷纷当起了微商,开起了微店,买还是不买,这是个问题?如果硬着头皮去买,觉得价格不合算且不实用,如果不买是驳人家的面子,没把同窗情当回事,真让人骑虎难下。

原以为在朋友群里总有些可以说话的人,可进了朋友微信群被要求点赞、关注、投票、发红包、写评语、转发之类的“任务”没完没了,想想我当初也曾请朋友为自己的摄影作品投过票,这网上的人情债终究是要还的,我哪位朋友也不能得罪,也只能有求必应,这样的任务做多了,人又累又烦,自然少了朋友间交流的真诚和快乐。

最近还被一位陌生的美女网友拉进了炒股群,由于他推荐的股票涨得还不错,自然群里不少女粉丝向他献飞吻,男粉丝也殷勤地献花。正是出于对群主的景仰,我神差鬼使花了五千元买了群主推荐的一只股票,结果那只股票在我买后就一泻千里,我郁闷至极,忍不住在群里向群主发了几句牢骚,结果差点被群主粉丝的口水淹死,我一怒之下退了群,也再也不理那位害我不浅的女网友了。

父亲生活阅历丰富,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天上不会掉馅饼,以后记住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不要随意进入陌生的群,群里的生活并非都写着精彩,反而是荆棘丛生,陷阱不少。”父亲的话没错,虽然微信、QQ等网络社交工具把人与人联结在一起形成了虚拟的世界,也为人们的信息交流、沟通提供了方便,但我们无形中被微信绑架了生活,我开始用微信时是每隔几小时就要拿起手机看看,生怕错过了群里的消息,去年开始是每一个小时看一次,现在几分钟就想看一下,如果没拿着手机就会觉得全身不自在。这种对“群”的依赖,虽说是疼并快乐着,但终究疼大于快乐,其实看似微信群里的好友越来越多,而真正的朋友还是原来那几个,看似大家分享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其实浏览之后大多成了过眼云烟,我也知道从此离开微信群是不可能的,只希望它能给我的束缚越来越少,直至还原我本来的生活,那样就最好。

17 Mel ad20 UAC a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