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感染新冠病毒,祂的恩典還夠嗎?

LM239_20

這一切得從我和男友發生的一場爭執講起。

他全然不顧新冠肺炎疫情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在密閉的體育館與朋友踢五人制足球——而且不戴口罩!我對他如此不負責任的行為感到非常氣憤,因而決定整整兩週時間不跟他見面。

這一決定看似不近人情,但我有我的苦衷:我擔心男友會因此染上病毒,然後將病毒傳給我,這樣就可能會威脅到我父親的身體健康。這段時間,我一直非常擔心他會染上新冠病毒。他是一名醫生,並且同時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一旦染上病毒,後果將不堪設想。我害怕他遭遇不測。

十天過去了,沒有出現任何跡象和症狀。可就在我和男友重聚之日即將到來的時候,早上醒來時我感到自己發燒了,眼睛也火辣辣地痛。

我測量了體溫,37.5度。我立刻服下幾粒必理通(Panadols),希望體溫能降下來了。好在藥起作用了,燒退了 。

但是緩解只是暫時的。第二天我又發燒了,這次我的體溫達到38度。我難受得要命,根本無法集中精力完成那天上午的網課。我的嗅覺和味覺也漸漸喪失,連母親做的我最愛吃的燉牛肉也品嚐不出滋味。

我開始感到恐懼,突然想起我母親三天前出現和我一樣的症狀。我倆不會感染了新冠病毒吧?但這不可能啊!自從疫情爆發以來,除了家人外,我只見過男友。我母親和弟弟也沒有見過任何外人。唯一一個走出家門的是去上班的父親。而我知道他向來嚴格遵守各項防疫程序,盡可能採取一切預防措施:戴防護面罩、口罩、洗手,並且常常用酒精消毒。所以說,我們怎麼可能感染新冠病毒呢?

但是為了以防萬一,我父母決定我們一起去附近的醫院進行新冠病毒拭子測試。我表面上盡力保持鎮靜,可是內心卻十分害怕。醫務人員用拭子在我們的喉嚨和鼻腔內採取樣本, 雖然並不很疼,但那種刺癢的感覺讓我的鼻子一酸流下眼淚。但這點不舒服,與整夜急切等待測試結果相比,簡直不值一提。

第二天,我們拿到結果時像被閃電擊中。我父母和我的測試結果都是陽性。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接一個的問題迅速佔據了我的大腦:“上帝啊,我該怎麼辦?我會失去父親嗎?我母親怎麼辦?我弟弟是否也會被我們傳染上了?

我母親嚎啕大哭。當她得知我父親這段時間曾與一位當時還無症狀的新冠病人接觸過時,母親陷入驚恐和懊惱,她開始怪罪起父親,指責他害得我們感染了病毒。大家一時腦子一片空白,不知所措。長話短說,最後我和父母還有弟弟都入院接受治療,他在我們拿到結果後的第二天測試也呈陽性。

起初我頗感憤怒。不單是因為我染上了新冠病毒,而是覺得整件事太不公平。我不去瀏覽社交媒體,因為我不想看到朋友們大秀特秀他們的幸福照,他們不是在聚會就是在購物中心閒逛,居然什麼事都沒有!而我卻如此倒霉——儘管我嚴格遵守各項防疫措施,呆在家中不出門,不停地給物品和房間消毒,此時我卻身染病毒不得不呆在醫院的隔離病房裡。

當我們全家困在醫院可怕的隔離病房時,上帝提醒我們忘記了一項重要的“防疫措施”,那就是親近上帝,向祂禱告!這可是我們該做的頭等大事啊,卻被我們完全拋在了腦後。

新冠肺炎爆發後的這幾個月,忙碌的生活侵占了我們全家人一起禱告的時間。而以前這是我們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也是夜晚休息之前的最後一件事。忙碌的時間表使我們迷失,我們忘記向上帝禱告並親近祂。

即使我們沒有全心依靠上帝,祂卻依舊行在我們前面,為我們預備一切。感謝上帝讓我們在醫療資源如此短缺的情況下能夠及時入院治療,而且把我們一家人安排在一間病房。

感謝親人和朋友們在我們治療期間的代禱及鼓勵,他們的愛心和體貼深深地打動我們。許多親戚朋友輪流來看望我們,帶來我們所需用的一切,當然少不了美味的食物。

最重要的也是我們最感恩的是,儘管我們十分擔心父親的情況,但他沒有被病毒擊倒。 CT掃描發現新冠病毒已經感染了父親的肺部,仍需要做各方面的治療,但迄今為止他恢復得很好,已經能夠進行日常活動了。

病毒突如其來,讓我們忘記親近仰望上帝,但我們仍能感受到祂的美善和憐憫,祂一直在我們身邊與我們同在。上帝奇妙地把我們全家在醫院隔離病房的時間變成了一次難得的家庭退休會,讓久違的家庭祭壇得以重建。

現在我們已經出院兩週了,生活又恢復了正常。這一次的經歷讓我們認識到我們生活的每一個方面都需要依靠上帝。因此我們恢復了每天一起早晚禱告的做法。由於不知疫情何時才能結束,因此禱告時也為我們關心的親戚朋友和同事守望代禱。

親愛的朋友們,在我們繼續與疫情鬥爭的過程中,不僅要保持警醒遵守各項防疫措施,而且千萬不要忘記每天親近上帝。不管發生什麼樣的狀況,要記住,耶和華是我們的上帝,“祂必在你前面行,祂必與你同在,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 ”(申命記31章8節)。

(雅米)

 

3 Padsto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