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臘月貨郎

 

LM239_17

記憶中的臘月是伴隨著貨郎鼓的咚咚聲走過的,貨郎鼓是鄉間貨郎招攬顧客用的手搖小鼓,它有一個手柄,鼓的兩側用紅線各系上一個小槌,貨郎鼓形如撥浪鼓,只是比撥浪鼓要大。貨郎走街串巷搖晃貨郎鼓,鼓聲渾厚,那是我童年最美妙的音律。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鄉間物資匱乏,大東西要到十幾里外的集市購買,小物件通常從貨郎手中購買。貨郎一根扁擔一隻鼓,兩隻篾籮挑天下,他們走四鄉、串八村,長年累月地穿梭於尋常巷陌,日曬雨淋,不辭勞苦,維持生計。別看貨郎做的是“一扁擔”買賣,“貨色”卻相當豐富,貨物有髮卡、頭飾、圍巾、手套、手帕、帽子、襪子、針頭線腦、皮筋、玻璃球、糖豆、火柴、鉛筆橡皮、魚鉤魚線、奶瓶奶嘴、仁丹丸、蛤蜊油、雪花膏、鑰匙鍊等等,形形色色,雞零狗碎,應有盡有。

臘月裡貨郎來得最勤,一是大家都在忙年,購物需求量大,貨郎的生意也好做些;二是平時人們都很吝嗇,辛苦了一年,手裡也有了點錢,臘月裡人們比平時要大方得多;三是人們過年殺豬殺雞殺鵝,會有些豬毛雞毛鵝毛,做掃除也會清出更多的廢品來,貨郎以物易物生意會不錯。

臘月家鄉已經飄起了雪花,貨郎踏雪而來。每當聽到貨郎鼓聲,鄉間的大姑娘、小媳婦、大叔大嬸、老婆婆、小孩子就會從四面八方過來把貨郎擔圍著水洩不通。孩子會拿出平時積攢的零花錢,吵吵嚷嚷要這要那,女孩大多買頭繩、髮卡、橡皮筋,男孩則買玻璃球、毽子、連環畫、乒乓球、鞭炮。家鄉的貨郎可以以物易物,小媳婦會把積攢的廢品比如破雨鞋、破布廢膠皮、空酒瓶、破茶壺拿來換一些針頭線腦、鈕扣蠟燭之類的日用品,大叔大嬸用雞蛋鴨蛋換一些急需的年貨,比如紅糖、花生、瓜子、菜籽油,也會扯上燈芯絨布,給家人做新年的衣裳。

打我記事起,每年臘月總有一位叫黃叔的人來我們村賣貨,他身板硬朗,一臉黝黑,村子裡的人都熟悉他。對我來說最垂涎的是黃叔貨筐里的麥芽糖,我一看見他來到鄉間就飛也似的跑回家,從床下拿出我積攢了一年的牙膏皮、塑料瓶等廢物,跟他交換麥芽糖。黃叔先對我的東西進行估價,然後拿出刀具,比劃著可以換取的糖塊大小,經過一番討價還價,雙方成交。黃叔於是用一個小榔頭輕敲幾下刀具,一塊麥芽糖便從糖餅中分離,我又要反悔,強詞奪理說他給的糖太小了,黃叔無奈,嘴裡念叨著“小屁孩”,還是又敲下了一塊給我。

往事還歷歷在目,童年裡每逢臘月我都會沉浸在貨郎鼓的誘惑中,幾十年過去了,鄉間再也聽不見幽幽的貨郎鼓聲,挑擔子的貨郎離我們漸行漸遠。如今臘月裡置身於琳瑯滿目的超市打年貨卻怎麼也找不到兒時在貨郎面前買東西的那一份滿足感和欣喜心了,我始終忘不了的,還是臘月裡那悠悠的貨郎鼓聲。

8 MM Park Pin q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