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愛最小的弟兄

LM239_06

 

電影《海王》為我們構建了一個亞特蘭蒂斯的海底世界,其中7個部落互相制衡,難以達到之前的大一統。不僅如此,陸地上與海底世界也產生了強烈的衝突。眼看著一場世界大戰即將爆發,愛好和平的人們此時就特別期待有這樣一位君王,他既能將海底世界和平地統一起來,又能與陸地世界和平共處,成為連接陸地和海洋的中介。

於是,海底的亞特蘭娜女王與陸地上燈塔守護人所生的亞瑟,擁有兩個國度的血統,天性善良正直,就自然地成了這個獨特的中介,成為人們所期盼歸來的海王。

君王審判

我們今天所處的世界和電影中的世界極其相似。我們都期盼著我們的大君王主耶穌——神和人的中保。當然,我們的大君王遠比這個虛擬的海王要大得多,因為他會將罪所帶來的所有的混亂、破碎、衝突都一一消除,帶來一個全新的國度。

《馬太福音》25章31到33節描述了一幅基督作王審判的畫面,這不是一個比喻,它是會真實發生的事。它揭示了令人吃驚的事實:審判與末世。這是每個人都將面對自己命運的時刻,但神審判的方式卻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耶穌要像預言所說的那樣審判萬國(參《以賽亞書》2:4,《彌迦書》4:3),萬國萬民都整整齊齊地聚集在他面前,等候著宣判。耶穌宣判時會一個個叫名字,張三綿羊,李四山羊。這要印證神會將羊群分別出來的預言(參《以西結書》34:17)。雖然山羊和綿羊在白天會在一起吃草,但巴勒斯坦的牧人通常會在晚上把山羊和綿羊分開,因為山羊禦寒能力較弱,晚上需要取暖。綿羊生性溫良,山羊生性好鬥。但從外表看,很難一眼從綿羊裡把山羊挑出來。

如何挑選

羊是如此,人更難分辨,而耶穌是怎麼挑選的呢?

首先,《馬太福音》最初的讀者,是那些恪守律法的猶太人。在當時,律法和傳統被極其重視。他們期待的審判場景可能會是這樣的:耶穌叫到某個人,拿出律法書,然後按著一條條律法看這個人行的怎樣,看他有沒有遵守逾越節、住棚節,有沒有持守聖潔的條例,等等。但出乎意料的是,耶穌並沒有拿出律法書,也沒有引出神學的教導,而是指出了幾個尋常的生活場景(參《馬太福音》25:34-40)。

門徒和猶太讀者一聽,心裡估計會想:什麼?這也太離譜了吧,服侍人怎麼能跟服侍主一樣呢?卑微的人怎麼能跟至高的主等同呢?神是至高的,聖潔的,毫無瑕疵的,是配得讚美和服侍的。而人卑微悖逆,自私污穢,服侍他們怎麼能跟服侍神相比呢?主怎麼能將自己與他們擺在一起呢?怎麼能將我們的整個命運與這些人緊緊拴在一起呢?

其實不只是門徒,我們也會覺得很吃驚。誰能想到這些簡單的行為卻有生死攸關的意義!卻能成為審判日決定去天堂還是地獄的標準!不是你的神學,不是你所屬的教會,不是你參與了多少教會活動,不是你奉獻了多少錢,甚至不是你每天是否讀經禱告,這些事很重要,但這些事情合起來最終結出的果實具有決定意義,我們生命的果子是最重要的。

信心之果

生命的果子是體現在行為中的信心。(參《雅各書》2:17))它是信心的果子。神告訴我們這些果子具體是什麼:給飢餓的人食物,給飢渴的人水,接待陌生的客旅,關心生病的人,拜訪在監牢裡的人,等等。這個清單很重要,因為在這短短的10節經文中,它重複出現了4次。

那些被我們當做是隨意的簡單的小事,例如在教會裡照顧孩子、做清潔、歡迎新人,在神眼中卻是寶貴的,給別人展示出他的愛和恩典。這些信心的果子會證明你是綿羊還是山羊。

耶穌說,“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參《馬太福音》25:40)他將自己與最小的弟兄等同起來。那麼誰又是最小的弟兄呢?或許我們首先會想到那些貧窮的,有需要的人,因為聖經多次強調福音是窮苦人的福音,神的心是朝向他們的。“上帝啊,你的恩惠是為困苦人預備的”(參《詩篇》68:10)。

為什麼主耶穌的心首先朝向這些人?並不是說他們在救恩的事上比我們更有資格,因為我們都是因信稱義的罪人,而是說神的恩惠特別臨到他們。因為這些人生活在社會底層,是被欺壓,被剝削的,是違背神良善的心意的。神真正的心意是願萬人得救,明白真道,因為我們都是按著他的形象造的,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這個世界,不存在單個的完全依靠自己的基督徒。耶穌教導我們要“與喜樂的人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羅馬書》12:15)

加爾文甚至認為,新約的聖職“執事”純粹是為了關心照顧窮人和有需要的人設立的。其實,當我們真正給出我們的關心和憐憫的時候,我們才會發現自己的心是被打開的,被感恩充滿。特蕾莎修女說,如果我們嘗試向別人施與微小的愛的行為時,我們就會發現我們的心是打開的,而一旦我們的心打開了,神的愛和憐憫就會透過我們湧流而出,充滿身邊的人。

奇妙反轉

有一天下午,我從超市開車回來,在一個路口停了下來,看到街對面有一個人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站在街角,舉著homeless的牌子。他瑟瑟發抖著,雙手都凍得皸裂了。那天氣溫零下一度。這時候綠燈亮了,我下意識開了過去,眼睛卻還是透過後視鏡看著他。這時候聖靈提醒我後備箱有一雙手套。LM239_07

我在前面掉了頭,停下來,慢慢走向他,心裡想,我該說些什麼呢?哦,對了,我可以說上帝祝福你,讓他知道我給他手套是神的祝福。於是我很開心,像是給出一件禮物一樣,把手套遞給他,正在我要張口說這句讓我感覺很屬靈的話語時,他卻盯著我對我說了句,上帝祝福你。

我怔了一下,下意識地說了一句,謝謝。往回走時我想了下,不對啊,劇本不是這麼寫的啊,明明應該是我站在道德高處施加恩惠,怎麼他卻成了說這話的人,我卻說了謝謝。當我回到車上時,我瞬間明白了。

神其實通過他祝福了我,我才是受祝福的那一位。因為雖然是感恩節時期,我卻一直不覺得感恩,諸事纏身,多日陰鬱的天氣使我的靈性也很低落,我總渴望擁有更多,卻沒有發現我已經擁有了很多,而且已有的能祝福到他人。

神的工作是奇妙的,一雙對我來說額外的手套,正是一個處在寒冷裡的人所需要的。一句“上帝祝福你”的安慰正是靈性低落的人所需要的。記得一位牧師說過,當你的心裡匱乏時,你總會以匱乏的視角來看待所有的事情,總覺得不夠。當你的內心以神為滿足時,你總能發現自己有多麼蒙福,眼睛裡看到的都是恩典的豐富。正如朋霍費爾所說,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幾乎意識不到我們得到的比我們付出的要多得多,沒有這種感激之情,生活不會豐富。

最小弟兄

最小的弟兄不只是指這些有需要的窮人,底層人,更是指那些被忽略的,被輕視的,或被邊緣化的人。這可能是處在某些階段的任何人,因為人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

這可能指向家庭破碎的孩子,那些一直被社會所忽略的空巢老人,情感需求一直被剝奪的妻子,徘徊在自殺邊緣的抑鬱症患者,身邊沒有朋友的同學,醫院裡沒有人看望的孤寡老人,那些處於靈性低谷沒有人提供屬靈關懷的人,也可能是因為感覺不到連接而漸漸遠離教會的人……

面對這些,我們應該怎樣去做呢?耶穌為我們設立了榜樣。

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他名為“以馬內利”,神與我們同在。他不怕雙手沾滿污穢,與罪人牽手,撫摸瞎眼的、瘸腿的、癱瘓的、血漏的、被鬼附的、死去的,他進入稅吏的家,與他同坐,他歡迎孩童,扶起妓女,與寡婦論道,他憐憫貧窮人,與漁夫為伍。這是我們所熟悉的“以馬內利”,也是我們所期待的道成肉身,是住在我們中間的救主耶穌。這是我們覺得舒適的以馬內利,因為神的愛充滿了我們。

以馬內利還有一層意義,這是今天的經文所分享的。耶穌不僅這樣對我們,也希望我們能以這樣的方式對待他人,因為耶穌將自己與這些人對等起來。而這種“以馬內利”,是我們不想接受的,因為它帶來挑戰和責任。

我們服侍主就是要服侍人,我們通過服侍人來服侍主。主以貧窮的、受苦的、受傷的、下監的這些人的身份住在我們中間。你願意服侍主嗎?誰是你生命中最小的弟兄呢?

17 Mel a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