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特森灣畔采風

LM240_12a

◎ 麥考瑞燈塔特寫

──南角·斷崖·燈塔素描

 

到悉尼東郊華特森灣(Watsons Bay),就會感受到濃郁的南太平洋海洋文化。

我從環形碼頭(Circular Quay)乘渡輪,滿目的海角、斷崖和燈塔的景緻,秀美誘人。

渡輪在華特森灣小碼頭停泊,華特森灣又稱屈臣氏灣,是以澳大利亞皇家海軍艦艇(HMAS)的一位軍官羅伯特‧華特森(Robert Watson)命名。華特森灣是在悉尼港與太平洋相連的狹窄海口之南,其突出的海岬稱之南角(South Point),與入海口對岸的北角(North Point)遙遙相望。岩石海岸有陡峭的斷崖,還有著名的麥考瑞燈塔(Macquarie Lighthouse)。華特森灣寧靜幽雅,海面帆船點點,海岸棕櫚樹婆娑。

走出小碼頭,是一個花艷草碧的羅賓遜公園(Robertson Park),公園前邊是海灣,東面是南角公園(South Head Park),西面是斷崖公園(Gap Park)。

LM240_12b

◎ 南角霍恩拜燈塔素描

由華特森灣小碼頭,沿著海灘東側海灘邊的石砌道走去,在一處上坡岩石處,見一南角公園的標牌。由此,走上高坡,在枝葉婆娑的棕櫚樹旁,有一座老砲台,砲台上有一門老炮。站在砲台旁,可一覽海灣勝景。南角公園就是從這裡的一個小亭子為起點,沿著海灣畔岩石層的石砌小道兩側的景緻,一側是浩瀚的大海,海面浪濤翻滾,一側是綠樹和綠草地。小道崎嶇而迂迴,小道盡頭是南角,由遠處看南角,好似一道石徹的岩石海角。南角處的岩石上,矗立著紅白條相間顏色的霍恩比燈塔(Hornby Lighthouse),高9米,是建築師亞歷山大·道森(Alexander Dawson)設計的。海角上有一處守島人的住屋,是座砂岩小屋。霍恩比燈塔離麥考瑞燈塔2公里,是觀賞悉尼到霍巴特帆船賽的最佳地點。海角有幾處老砲台。海角上海闊天空,風大浪急,站在海角的風口處,舉目能看到港外的秀麗景色,海浪拍打礁石,浪花飛濺;帆船點點,迎風斗浪,坐在海角的岩石上,觀海景賞燈塔,頗有天涯海角之感。

LM240_13b

◎ 南角砲台

LM240_12c

◎ 斷崖 路標

羅賓遜公園的另一側,則是斷崖公園,也叫峭壁公園或裂縫公園。斷崖公園是沿著海灣的懸崖峭壁,沿著岩石路,崎嶇山路,便可來到斷崖。站在斷崖,向崖下望去,浪花撲打礁石,激起千層浪。向西望去,是懸崖峭壁,層巒茂樹。南斷崖處有當年海難中商船鄧巴號(Duncan Dunbar)生鏽的錨,這場海難發生在1857年8月20日夜晚,當時風雨大作,從英格蘭開往悉尼的商船鄧巴號船長,誤認為華特森灣的岩石峽溝處,是傑克遜灣口,將船駛向岩石,導致63名乘客和58名船員共121人遇難,損失貨物167噸。只有一名船員詹姆士·約翰遜(James Johnson)在碰撞的震動下被拋在懸崖峭壁上,他竭盡全力爬到安全的地方後才被人發現,後來他成為霍恩比燈塔的第一任守塔人。斷崖處石碑鐫刻著當年這裡發生的那場海難。再往南是信號站,從1848年起這裡就起著引導航船進出悉尼港的作用。

LM240_13a

◎ 華特森灣景緻

一座潔白秀美的燈塔,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從斷崖公園信號站,沿著華特森灣邊崎嶇小路走去,舉目就看到那座在崖頂綠地和風

LM240_13c

◎ 南角一景

口的鄧巴角上,高矗著一座白色的燈塔,這是被稱為悉尼第一導航燈塔的麥考瑞燈塔(Macquarie Lighthouse)。其外形為圓柱形,建築材料為沙岩石,塔前標牌上寫著高26米,海拔105米。燈塔東邊一望無邊的大海,是南太平洋的古航道。早在1791年時,人們在華特森灣上,用旗幟懸掛在岸邊作為導航的信號,1793年時人們用木材架起一個三角架在上面燒煤,以火為導航的信號。直到1818年時新南威爾士總督拉克蘭•麥考瑞(Lachlan Macquarie)下令在華特森灣修建導航燈塔,一位來自英國囚犯建築師法蘭西斯•格林韋(Francis Greenway)設計出澳大利亞歷史上的第一座燈塔。這座燈塔就地取材的沙石岩,大約經歷60多年後,經海風海水的侵蝕風化了。1883年建築設計師詹姆斯‧巴內特(James Barnet)按照原樣重新設計了燈塔,憑藉其當時領先的技術,顯示出燈塔的無限魅力。

站在華特森灣畔憑望,左手懸崖,右手浪花,觀南角,登斷崖,賞燈塔,不僅觀賞到南太平洋的奇異海洋景緻,也讓人感受到南太平洋海洋文化的特色。

14 Renewal17 Mel a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