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約旦遊學團之啟迪

LM240_08a

這個旅程對我和丈夫阿添來說,真是畢生難忘。我們能夠置身信仰發源地,以前從《聖經》和講道領受的事物都變得活靈活現。12天行程緊湊,有些特別難忘的片段。

一行40人來自幾間華基教會,在謝安國牧師和師母帶領下,直飛以色列首都台拉維夫。在機上我心情澎湃,想快要踏足主耶穌生活過的地方,興奮得不能入睡。下機踏在以色列土地時,很明白為何有人會親吻聖土的舉動。

首站是地中海旁的該撒利亞(Caesarea),這海港由大希律王所建,很有規模,海港旁設有大型露天劇院和引水道等,曾經非常風光。抵步時正藉風雨交加,我們進入電影室避雨,也觀看有關海港的歷史短片。雨過天晴,海面仍然波濤洶湧,我想起先知約拿和使徒保羅曾先後在這附近上船或海上遇險的片段。行程從哈米吉多古蹟、到大衛之城、到在停車場發掘出古時地下水道,我們多次隨著水源走來走去,原來古時地下水道除了儲藏後備食水,更是作戰期間的軍事要塞和避難所。

來到以色列北方的但(Dan)和祭壇遺蹟,令我想到舊約的耶羅波安,他本是被神揀選成為北國以色列的首任君王,坐擁十個支派。惟他得位後不再倚靠神和先知的警告,為求自保,擅自改變敬拜體系,把但和伯特利取代耶路撒冷成為北國敬拜中心,變成人為的宗教,不久更淪為巴力偶像的祭壇,長遠地「陷以色列人在罪中」。他和他的國喪失了耶和華的同在和祝福,不但令王位和性命不保,繼位者也沒有幾個是好的,並經歷多次王位篡奪;這一再提醒我們要慎防耶羅波安的罪。

LM240_08b但,亦是約旦河源頭之一,沿河生長著不同的樹木,導遊指著一種看似小竹樹的水生植物,說它是Reed;而在紅海(Red Sea)附近亦有一個長滿Reeds的Reed Sea,所以傳說昔日摩西帶領以色列民過紅海,可能是Reed Sea 而非Red Sea。以色列人操希伯來語,難道希伯來語兩者音調相同?無論如何,至今已無從稽考;惟以民的確走過紅海,我們所信的神無所不能,在祂沒有難成的事!

約旦河另一個源頭是黑門山(Hermon),那是《詩篇》42篇描寫的情景。我們沒有去觀看瀑布,到達潘尼亞斯(Panias)時,看到有水源從一個巨大的洞穴底湧出,急流而下。據知這洞穴曾成為異教崇拜的中心,從主前三世紀開始,便有人把牲口投入洞內獻祭。原來在耶穌時期命名為該撒尼亞腓立比(Caesarea Philippi)的地方,曾因當地民眾膜拜希臘神祇「潘」(Pan)而易名,在洞穴旁仍可見到異教廟宇和神龕的遺跡。在《馬可福音》8章記載耶穌在前往這個地方的路上,曾詢問門徒祂是誰?彼得回答:「是基督!」耶穌帶門徒遠道北上於此,在邪教之地宣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可想而知耶穌多愛顧失喪靈魂,定必曾在當地傳道、醫治和趕鬼。(太16章、可9章)LM240_08c

謝牧師在八福山(Mount of Beatitudes)以國語短講有關耶穌的登山寶訓,剛巧有遊客站在旁聆聽,盼望福音種籽植入他們心田。主日的旅程在黃昏完成,藉著時差,讓我趕及收看城北華基教會在多倫多的網上直播,隔空參加崇拜後,才吃自助晚餐;飯後參加由謝牧師主領,在酒店舉行的晚間崇拜,真是相得益彰。

登上尼波山(Mount Nibo)觀看約旦河谷,是當年耶和華引領摩西遠眺迦南美地之處。我們肉眼所見,盡是遍地黃沙和乾旱山脊,想不到山脊背後另有景象。以色列科技發達、水利充足,連死海旁邊也種滿甜美的果實和椰棗。上帝的應許永不落空,這裡真正是流奶與蜜之地!

LM240_09a有一天,我們從以色列過到約旦(Jordan)。可能伊斯蘭國家鼓勵生育,約旦的街道聚集不少兒童和青少年;又見兩國人民生活水平和居住環境落差很大。來到久仰大名的世界七大奇景佩特拉(Petra),它是一個曾經被遺忘的古城,位於首都拉曼(Amman)以南一個峽谷據說是建於主前六世紀,整個古城幾乎都在高聳的岩石上雕刻出來,入口是一條長約1.5公里稱為蛇道的狹窄通道。當我們走到差不多是峽谷最窄處,忽然眼前一亮,見到日光下閃耀生輝的The Treasury,真是目定口呆、歎為觀止,怪不得舉世聞名啊!這裡建有容納超過二千人的露天劇場、浴室、墓窟等,全都鑿石而出,引人入勝。原來《聖經》記載使徒保羅去過的阿拉伯,就是位於當時Nabataean Kingdom的北部,其首都就是佩特拉。

回到以色列,昔日死守懸崖峭壁上馬撒大 (Masada)的猶大民族,眼見羅馬大軍壓境,大勢已去,必會戰死,妻子女兒想必難免被姦或被俘為奴。他們不甘受辱,寧可集體自殺,是一個悲壯的史實。現在以色列每有閱兵典禮也在這塊巨石上進行,以烈士軍魂壯大士氣「馬撒大永不再淪陷!」這個史實讓我聯想起一班無名基督徒,被伊斯蘭ISIS俘擄和捆綁,跪著被斬首示眾的場面;頭可斷、血可流,卻誓死不肯否認耶穌是主,死得轟轟烈烈,深信在樂園必得神賜榮耀冠冕。LM240_09b

以前對德國納粹黨如何逼害和屠殺猶太人時有所聞,直到置身耶路撒冷的大屠殺紀念館(the Yad Vashem, the World Holocaust Remembrance Center),才真正感受其震撼性,慨歎人性醜惡。罪惡實在非常可怕,世人都因著始祖而來的罪性不能自拔,若沒有神的憐憫和救贖,終局只有死路一條。

我在遊學團中認識不少主內弟兄姊妹,沿途談笑甚歡,加上謝牧師特意安排的分享時間、主日崇拜、領聖餐和多次公開齊唱詩歌讚美等,我們都有親切的團契和分享。感謝主讓我與一位姊妹特別投契,常結伴同行,相約到加利利湖邊早禱和觀日;還一起漫步禱告,為當地伊斯蘭教徒和仍未信耶穌的猶太人禱告。當我們到達客西馬尼園(Gethsemane),面對據說有幾千年壽命的蒼勁橄欖樹特別感動,覺得它們曾陪伴耶穌在一起;其他地方則被鑲嵌著馬賽克圖案的萬國教堂佔據了。回想耶穌多次喚醒門徒儆醒禱告,祂獨自面對即將來臨的苦難,我和姊妹都在禱告時哭了。

LM240_09c踏上主耶穌昔日背著十架走上各各他苦路(Via Dolorosa),見到放置路旁的兩個十字架,團友紛紛仿效耶穌背十架拍照留念。其實這些十架較小較輕,方便遊客背起。想到主耶穌滿身鞭傷為世人背負十架走在路上,定必痛苦難當;為我們背負的罪債,更比千斤重,我們又豈能真正體驗呢!能踏在祂為我受死前走過的路,是何等有福、何等與祂接近。途經一間肉店,導遊嚷著我們往內觀看一條掛起來的牛腿,原來猶太人的祖先雅各昔日與天使摔跤,得著祝福,取名以色列,但是雅各的腿從此瘸了。猶太人再不吃牲畜大腿窩的筋,以作紀念。

參觀死海古卷博物館(The Shrine of the Book),能一睹館中央的「以賽亞書原裝古卷」特別感動,並感謝神作事奇妙,讓彌賽亞預言的確實應驗得以完整存留至今。出館時好想知道猶太人對這事的看法,特地詢問信奉猶太教的導遊;事實擺在眼前,古卷就在以色列國境昆蘭出土。他卻不為所動,就如許多猶太人一樣,不相信耶穌就是彌賽亞。求神憐憫心硬不信的人。

客西馬尼園旅程完畢,汽車駛往機場途中,我最後細看眾山圍繞耶路撒冷的景象。車上每間華基教會代表紛紛講話,向牧師與師母、導遊、司機等致謝;有弟兄高歌The Exodus Song,“This land is mine! God gave this land to me! This brave and ancient land to me! … to make this land our own, Until I die, this land is mine!”曲詞慷慨激昂,正道出猶太人對神賜這應許地滿有激盪情懷,如昔日戰士,誓死保衛河山。謝牧師教導說,其實真正的應許地就在主耶穌基督裡,我們能夠真正得到安息,亦在主耶穌基督裡面!

「主啊!願快來!我切切盼望期待!等待再來時我數算自己的日子,求神給我得著智慧的心,為主頒佈的大誡命和大使命盡上本份、為主發熱發光,成為天父喜悅的兒女…Though I am just a man (woman), but when You’re by my side, with the help of God, I know I can be strong! 奉主耶穌基督聖名祈求,阿們。」

注:1.網上找到記錄短片,記載《聖經》摩西帶領猶太人過紅海的準確性已被肯定。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SpoZ9JZNM0)

2.有關史實,參看網上短片The Siege of Masada(73A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1iPrDv8aBE&feature=share

3.網上有史學家指主後70年,羅馬提多將軍把耶路撒冷周圍的樹木砍伐淨盡,所以這八株橄欖樹是後來重新種植,惟亦有千年樹齡。

4.以色列在1948年5月14日發表復國的獨立宣言,亡國一千八百多年的猶太人竟然奇妙地復國。1967年舉世矚目的六日戰爭,更讓以色列收復一大片應許地,包括耶路撒冷整個舊城,再再是上帝的作為,證明祂的應許永不落空。(轉載自華基家訊)

15 Tai F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