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约旦游学团之启迪

LM240_08a

这个旅程对我和丈夫阿添来说,真是毕生难忘。我们能够置身信仰发源地,以前从《圣经》和讲道领受的事物都变得活灵活现。 12天行程紧凑,有些特别难忘的片段。

一行40人来自几间华基教会,在谢安国牧师和师母带领下,直飞以色列首都台拉维夫。在机上我心情澎湃,想快要踏足主耶稣生活过的地方,兴奋得不能入睡。下机踏在以色列土地时,很明白为何有人会亲吻圣土的举动。

首站是地中海旁的该撒利亚(Caesarea),这海港由大希律王所建,很有规模,海港旁设有大型露天剧院和引水道等,曾经非常风光。抵步时正借风雨交加,我们进入电影室避雨,也观看有关海港的历史短片。雨过天晴,海面仍然波涛汹涌,我想起先知约拿和使徒保罗曾先后在这附近上船或海上遇险的片段。行程从哈米吉多古迹、到大卫之城、到在停车场发掘出古时地下水道,我们多次随着水源走来走去,原来古时地下水道除了储藏后备食水,更是作战期间的军事要塞和避难所。

来到以色列北方的但(Dan)和祭坛遗迹,令我想到旧约的耶罗波安,他本是被神拣选成为北国以色列的首任君王,坐拥十个支派。惟他得位后不再倚靠神和先知的警告,为求自保,擅自改变敬拜体系,把但和伯特利取代耶路撒冷成为北国敬拜中心,变成人为的宗教,不久更沦为巴力偶像的祭坛,长远地「陷以色列人在罪中」。他和他的国丧失了耶和华的同在和祝福,不但令王位和性命不保,继位者也没有几个是好的,并经历多次王位篡夺;这一再提醒我们要慎防耶罗波安的罪。

LM240_08b但,亦是约旦河源头之一,沿河生长着不同的树木,导游指着一种看似小竹树的水生植物,说它是Reed;而在红海(Red Sea)附近亦有一个长满Reeds的Reed Sea,所以传说昔日摩西带领以色列民过红海,可能是Reed Sea 而非Red Sea。以色列人操希伯来语,难道希伯来语两者音调相同?无论如何,至今已无从稽考;惟以民的确走过红海,我们所信的神无所不能,在祂没有难成的事!

约旦河另一个源头是黑门山(Hermon),那是《诗篇》42篇描写的情景。我们没有去观看瀑布,到达潘尼亚斯(Panias)时,看到有水源从一个巨大的洞穴底涌出,急流而下。据知这洞穴曾成为异教崇拜的中心,从主前三世纪开始,便有人把牲口投入洞内献祭。原来在耶稣时期命名为该撒尼亚腓立比(Caesarea Philippi)的地方,曾因当地民众膜拜希腊神祇「潘」(Pan)而易名,在洞穴旁仍可见到异教庙宇和神龛的遗迹。在《马可福音》8章记载耶稣在前往这个地方的路上,曾询问门徒祂是谁?彼得回答:「是基督!」耶稣带门徒远道北上于此,在邪教之地宣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可想而知耶稣多爱顾失丧灵魂,定必曾在当地传道、医治和赶鬼。 (太16章、可9章)LM240_08c

谢牧师在八福山(Mount of Beatitudes)以国语短讲有关耶稣的登山宝训,刚巧有游客站在旁聆听,盼望福音种籽植入他们心田。主日的旅程在黄昏完成,借着时差,让我赶及收看城北华基教会在多伦多的网上直播,隔空参加崇拜后,才吃自助晚餐;饭后参加由谢牧师主领,在酒店举行的晚间崇拜,真是相得益彰。

登上尼波山(Mount Nibo)观看约旦河谷,是当年耶和华引领摩西远眺迦南美地之处。我们肉眼所见,尽是遍地黄沙和干旱山脊,想不到山脊背后另有景象。以色列科技发达、水利充足,连死海旁边也种满甜美的果实和椰枣。上帝的应许永不落空,这里真正是流奶与蜜之地!

LM240_09a有一天,我们从以色列过到约旦(Jordan)。可能伊斯兰国家鼓励生育,约旦的街道聚集不少儿童和青少年;又见两国人民生活水平和居住环境落差很大。来到久仰大名的世界七大奇景佩特拉(Petra),它是一个曾经被遗忘的古城,位于首都拉曼(Amman)以南一个峡谷据说是建于主前六世纪,整个古城几乎都在高耸的岩石上雕刻出来,入口是一条长约1.5公里称为蛇道的狭窄通道。当我们走到差不多是峡谷最窄处,忽然眼前一亮,见到日光下闪耀生辉的The Treasury,真是目定口呆、叹为观止,怪不得举世闻名啊!这里建有容纳超过二千人的露天剧场、浴室、墓窟等,全都凿石而出,引人入胜。原来《圣经》记载使徒保罗去过的阿拉伯,就是位于当时Nabataean Kingdom的北部,其首都就是佩特拉。

回到以色列,昔日死守悬崖峭壁上马撒大 (Masada)的犹大民族,眼见罗马大军压境,大势已去,必会战死,妻子女儿想必难免被奸或被俘为奴。他们不甘受辱,宁可集体自杀,是一个悲壮的史实。现在以色列每有阅兵典礼也在这块巨石上进行,以烈士军魂壮大士气「马撒大永不再沦陷!」这个史实让我联想起一班无名基督徒,被伊斯兰ISIS俘掳和捆绑,跪着被斩首示众的场面;头可断、血可流,却誓死不肯否认耶稣是主,死得轰轰烈烈,深信在乐园必得神赐荣耀冠冕。 LM240_09b

以前对德国纳粹党如何逼害和屠杀犹太人时有所闻,直到置身耶路撒冷的大屠杀纪念馆(the Yad Vashem, the World Holocaust Remembrance Center),才真正感受其震撼性,慨叹人性丑恶。罪恶实在非常可怕,世人都因着始祖而来的罪性不能自拔,若没有神的怜悯和救赎,终局只有死路一条。

我在游学团中认识不少主内弟兄姊妹,沿途谈笑甚欢,加上谢牧师特意安排的分享时间、主日崇拜、领圣餐和多次公开齐唱诗歌赞美等,我们都有亲切的团契和分享。感谢主让我与一位姊妹特别投契,常结伴同行,相约到加利利湖边早祷和观日;还一起漫步祷告,为当地伊斯兰教徒和仍未信耶稣的犹太人祷告。当我们到达客西马尼园(Gethsemane),面对据说有几千年寿命的苍劲橄榄树特别感动,觉得它们曾陪伴耶稣在一起;其他地方则被镶嵌着马赛克图案的万国教堂占据了。回想耶稣多次唤醒门徒儆醒祷告,祂独自面对即将来临的苦难,我和姊妹都在祷告时哭了。

LM240_09c踏上主耶稣昔日背着十架走上各各他苦路(Via Dolorosa),见到放置路旁的两个十字架,团友纷纷仿效耶稣背十架拍照留念。其实这些十架较小较轻,方便游客背起。想到主耶稣满身鞭伤为世人背负十架走在路上,定必痛苦难当;为我们背负的罪债,更比千斤重,我们又岂能真正体验呢!能踏在祂为我受死前走过的路,是何等有福、何等与祂接近。途经一间肉店,导游嚷着我们往内观看一条挂起来的牛腿,原来犹太人的祖先雅各昔日与天使摔跤,得着祝福,取名以色列,但是雅各的腿从此瘸了。犹太人再不吃牲畜大腿窝的筋,以作纪念。

参观死海古卷博物馆(The Shrine of the Book),能一睹馆中央的「以赛亚书原装古卷」特别感动,并感谢神作事奇妙,让弥赛亚预言的确实应验得以完整存留至今。出馆时好想知道犹太人对这事的看法,特地询问信奉犹太教的导游;事实摆在眼前,古卷就在以色列国境昆兰出土。他却不为所动,就如许多犹太人一样,不相信耶稣就是弥赛亚。求神怜悯心硬不信的人。

客西马尼园旅程完毕,汽车驶往机场途中,我最后细看众山围绕耶路撒冷的景象。车上每间华基教会代表纷纷讲话,向牧师与师母、导游、司机等致谢;有弟兄高歌The Exodus Song,“This land is mine! God gave this land to me! This brave and ancient land to me! … to make this land our own, Until I die, this land is mine!”曲词慷慨激昂,正道出犹太人对神赐这应许地满有激荡情怀,如昔日战士,誓死保卫河山。谢牧师教导说,其实真正的应许地就在主耶稣基督里,我们能够真正得到安息,亦在主耶稣基督里面!

「主啊!愿快来!我切切盼望期待!等待再来时我数算自己的日子,求神给我得着智慧的心,为主颁布的大诫命和大使命尽上本份、为主发热发光,成为天父喜悦的儿女…Though I am just a man (woman), but when You’re by my side, with the help of God, I know I can be strong! 奉主耶稣基督圣名祈求,阿们。」

注:1.网上找到记录短片,记载《圣经》摩西带领犹太人过红海的准确性已被肯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SpoZ9JZNM0)

2.有关史实,参看网上短片The Siege of Masada(73A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1iPrDv8aBE&feature=share

3.网上有史学家指主后70年,罗马提多将军把耶路撒冷周围的树木砍伐净尽,所以这八株橄榄树是后来​​重新种植,惟亦有千年树龄。

4.以色列在1948年5月14日发表复国的独立宣言,亡国一千八百多年的犹太人竟然奇妙地复国。 1967年举世瞩目的六日战争,更让以色列收复一大片应许地,包括耶路撒冷整个旧城,再再是上帝的作为,证明祂的应许永不落空。 (转载自华基家讯)

15 Tai Fu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